超棒的都市小說 《嶽州紀事》-歲月無聲總無情分享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周末,宁致远相约李响私聚,祝贺升任长宁市住建局长。上前一周,市住建局长突然因为脑梗住院,主动辞去职务。市委正准备动议李响到县区任副书记,临时决定让其接任市住建局党组书记、局长。
坐在酒楼茶室,宁致远与李响、周涟漪正在唠嗑。宁致远隐隐感到,周涟漪发挥了关键性作用,不由得露出怪异的微笑。周涟漪娇嗔道,别用你那怀疑眼光看着我,跟我没关系。宁致远狡黠地说,此地无银三百两哪!李响嘿嘿地笑着,满眼柔情地看了一眼周涟漪。
这时,市政F副秘书长施晚晴推门走进来,脱下长大衣,笑着说,哟喂,你们三位都到了啊,我还以为自己来得最早呢!宁致远止不住又开始油嘴滑舌,说,晚晴姐,你进来就脱衣服,几个意思啊?施晚晴白了他一眼,微嗔道,你一天就知道耍嘴巴皮,调戏起姐姐来了!
李响哈哈笑着说,致远对晚晴妹妹一往情深哪!周涟漪嘻嘻笑着,一把拉过晚晴坐在一张沙发上,亲昵地说,晚晴姐,别理这两个坏人。施晚晴白了一眼宁致远说,就是。
宁致远看了看时间,说道,许凡两口子还可以呢,竟然比领导来得还晚,年轻人不讲政治啊!李响笑着说,对了,赵东在不在呢?把王慧一起喊过来吧。宁致远哎呀一声,说道,我还忘记了呢,他小子应该在长宁的。说完,拨通了电话,让他和王慧赶快过来。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嶽州紀事 txt-歲月無聲總無情讀書
半小时后,简云天带着女朋友小范走进来。宁致远作了介绍,小范怯生生地喊,局长好。李响一怔,问道,你认识我啊?简云天回答道,报告李局长,小范在市住建局规划科工作呢。李响啊了一声,笑着回道,不好意思哈,我才到任一周,本单位很多同志都还不认识呢!
宁致远笑着说,响局长,官僚了哈!小范着急地摆手说,不不,不是,是我没主动向局长汇报工作。周涟漪爱怜地招手说,小范,过来坐,你别掺和他们说话。小范乖乖地走过去,挨着两位姐姐坐下。
宁致远嘿嘿地笑着说,云天,你联系一下你表姐和赵东局长夫妇二人,只差他们三人了。简云天赶紧答应,马上拿出电话出去了。
不一会儿,简云天带着三人走进来。寒暄之后,宁致远对酒楼服务员说,上菜吧。然后,招呼着大家入桌。
宁致远坐在主位,举起酒杯说,今天就一个主题,祝贺李响局长荣升,今晚大家尽情地喝,响局长不喝醉,就说明我们感情不到位,大家说是不是?来,干杯!
酒局一开始就迅速升温,李响开始一杯一杯地喝起祝贺酒,不一会儿脸就通红起来。见宁致远止不住偷笑,周涟漪十分着急,对施晚晴嚷道,姐,你收拾一下致远嘛,越来越坏了呢!施晚晴嘻嘻笑着说,我可不是他的对手,这小子一肚子花花肠子,只有两个人可以收拾他,一个是戴看兰,一个是兰心月!
王慧插话说,还有一个。周涟漪赶紧问,谁啊?王慧瞟了一眼宁致远,幽幽说,京都的。施晚晴问,罗婉君啊?估计悬哦!王慧笑嘻嘻地说,不是,我同学!李响拍了一下操了个大红脸的宁致远说,你小子也有今天,哈哈!
宁致远懒得理这几个女人,分别带着赵东夫妇和简云天夫妇向李响敬酒。
最后,他一本正经地问,刚才我带赵东与云天两夫妇敬了酒,现在我是分别带两位女士敬酒还是带两位一起呢?施晚晴嚷道,你小子就是一个嘴巴,我和简安你都惹不起!
宁致远被呛了一顿,毫不尴尬,戏谑道,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两位女士就是你和简安?周涟漪脸色更加红嫩起来,恶狠狠地说,你小子是不是的?看我们三个怎么收拾你!
宁致远赶紧举手投降,拱手说,不敢不敢,一个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一个宣传部副部长,一个副秘书长,天啦,人家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况且现在还是三个豪华女人,岳州话说,耗子R猫,简直不想命活了哦!我单独敬响娃的酒得了!
人氣連載小說 嶽州紀事 ptt-歲月無聲總無情讀書
李响哈哈笑着,与宁致远喝了一个满杯,放下杯子说,致远就是这张嘴,饭局绝对不冷清,而且特别有女人缘!王慧接话说,就是,他就是个楚(处)留香!宁致远故意瞪了她一眼,撇嘴道,我想啊,可惜流水无情哪,唉……饭桌上顿时响起一片笑声!
酒到中局,宁致远感觉有些头晕,但准确地发现简安今晚没咋说话,始终保持矜持的微笑,看着大家热闹,仿佛置身事外,遂提杯过去,诚挚地说,简安,单独敬你一杯,因为戴姐。简安赶紧站起来,笑着说,嗯,你是师兄,我敬你!
喝完一杯,宁致远又替她升好酒,说,再敬你一杯,因为云天,感谢你推荐了一位优秀的兄弟。简安招招手,简云天赶紧端上酒杯跑过来,三人一起喝酒。
余下时间,大家各自聊天喝酒。宁致远也没再到处喝酒,坐在位置上小声地与李响说话,不时喝一杯。期间,重点提起了赵东的事情。李响点点头,说,放心吧,过段时间我就找组织部的。
散场后,见李响走路歪歪斜斜的样子,宁致远心里乐开了花,看着周涟漪投过来的那恶狠狠目光,狡黠地眨眨眼,说,我就喜欢你那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周涟漪跺跺脚,扶着李响上车,挥手而去。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嶽州紀事 昨夜蒹葭-歲月無聲總無情讀書
施晚晴站在树荫下,看着宁致远将大家送走后,才袅袅地走过来说,前面就是公园,陪我走走吧,有些话我想对你说。宁致远俯身对驾驶室的司机范岗说,你等我会儿。说完,陪着施晚晴向公园走去。
黝黑的公园里,参天大树依稀可见,微弱的路灯光映着路边花草,别有一番风情。两人沿着小径缓缓地走。施晚晴叹息一声说,致远,我可能要去丘川省政F了。宁致远问,处长?施晚晴点点头,理了理长发,幽幽地说,我还是不适合基层,太复杂了。宁致远微笑着说,去省上好啊,待遇各方面都更好的。施晚晴说,或许吧。然后停住脚步,转头看着他,轻声说,岳州还有个事情,你要注意一下,县政F动用过社保资金。啊?宁致远大惊失色,脑子里嗡嗡作响。
这时,施晚晴电话响起来,说了句,我马上回办公室。然后挂了电话说,有急事,我得回去加班,岳州的事情你要赶紧补上那个窟窿,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宁致远沉重地点点头,折转身与施晚晴一起回返。
送走施晚晴,才发现赵东两口在车边等着。宁致远疑问道,你们不是走了吗?赵东回道,王慧有事给你说,我们又转来了。宁致远疑惑地看着王慧,刚想张嘴询问,便听王慧说,旁边来,我有两个事情给你说。
走到公园门口一旁,王慧小声说,一是换届在即,你已经进入方案,目前是两个位置,一个是万湖县长,一个是岳州副书记。宁致远问,张昆不是才来不久么?王慧微笑说,这不是你关心的问题,第二个事情是,小菲最近跟我联系十分紧密,有空你去京都看看她母女俩吧。宁致远沉声道,上次我去学习见到小菲了,但很匆忙,然后她便出差去了。王慧幽幽叹息道,你不该见到她,你打乱了她平静地生活,既然现在见了,就要负责到底。
宁致远惊愕地问,我没做啥子呀?夜色中王慧大眼闪光,幽幽地说,嫣然为什么姓余?嫣然为什么长得像你?说完,踩着高跟鞋走开了,留下宁致远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此时的宁致远呆立原地,脑子里迅速回放与余小菲交往和见到嫣然的点点滴滴。岁月无声,但也无情,留给这一代人的总是太多的意外,也是最终的宿命。
宁致远缓身坐在石阶上,摸出香烟,默默地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