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第五十二章 淨念讀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猎人公会二楼,门口有四名武装人员守卫的会长办公室内。
来自北街的爆炸声后,许立言拿起叮铃乱响的黑色电话,听着手下向自己汇报无人机监控到的情况。
他还没来得及下达命令,南街城门处就爆发了一阵激烈的枪响。
这让他本能就皱起了眉头,有了不好的预感。
许立言耐心等待了一阵,电话那头终于更换了一名人员,把荒野流浪者们制造骚乱,即将冲入城中的突发事件报告了上来。
“这就是‘神父’想要的局面?”许立言自语之中,挂掉电话,重新拨号,接通了城防军最高长官。
他表情冷酷地吩咐道:
“立刻集结主力,把冲进来的荒野流浪者全部推出去,不要在意会死多少人。”
下达了这个命令后,他又给执掌城主卫队的心腹打去了电话:
“把人手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带着重武器去第一医院,协助欧迪克解决‘神父’,一部分在楼下集结,护送我返回城主府。”
城主府有永固工事,有地下掩体,比猎人公会这栋旧楼安全不知道多少倍。
而且,若骚乱变得更加严重,“神父”又逃出了包围圈,局势在短时间内没法得到控制,那他还能在城主卫队的保护下,从相对安全、距离更近的北城门离开,返回自家庄园,或直接投奔别的城市。
有条不紊地安排好这些事情,许立言站起身来,带着那名浑身上下都被罩袍和兜帽遮掩住的随从走向了门口。
外面那四名武装人员立刻散开,各就各位,戒备不同方向的可能袭击。
就在这时,许立言突然感觉左手手背一阵发痒。
他下意识探出右掌,在左手手背上抓了几下。
那瘙痒不仅没有解除,反而更加严重了。
许立言心中一急,愈发用力。
他的手背上顿时凸显出一道道红色的抓痕。
几乎是同时,他的背部,他的胸前,他的大腿,他的脸庞,他所有被衣服遮掩或未被遮掩的地方,都有无法忍受的瘙痒出现。
他越挠越是痒,越痒越想挠,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就有了一万只蚂蚁在身上爬过的感觉,恨不得把衣服全部脱光,痛痛快快地挠一阵。
不仅是他,那四名武装人员也出现了类似的反应,而且已经到了握不住枪,只想挠痒的程度。
当,当,当,那一把把金属枪械落到地上,弹了几下。
唯一没有动作的是那名被带兜帽罩袍完全笼罩住的神秘人。
“咦……”一道略显惊讶的声音从走廊另外一端的某个房间内响起。
然后,一个人走了出来。
这是一名女性,她有一头金色的长发和一双浅蓝的眼眸,皮肤较为粗糙,脸上毛孔略大,看起来很有味道。
她是本地猎人公会的副会长,克里斯汀娜!
“你竟然不觉得痒?”她看着许立言那个异常神秘的随从,好奇问道。
她说话的同时,靠近会长办公室的那座楼梯内,有三个人从上面下来。
他们有的拿着手枪,有的端着“短脖子”冲锋枪,目光同时锁定了正疯狂挠痒的许立言。
这三人之中,一位是女性,身高1米65的样子,长了张娃娃脸,两位是男性,一个阳刚英挺,一个饱经风霜。
他们正是之前失踪的那支“旧调小组”的剩余三名成员:
魏钰,卢继奇,云贺!
就在这个时候,那名穿着带兜帽长袍的神秘人斜走一步,挡在了许立言和后面三个袭击者之间。
火熱都市言情 長夜餘火 txt-第五十二章 淨念鑒賞
当当当的声音里,那神秘人的身体被大量子弹打得火星四溅,但却只有衣物受损,没留下半滴血液。
刷地一下,那神秘人扯掉了自己的长袍,露出一具纯粹由黑色金属骨架组成的高大躯体和各种看起来就充满威慑力的机械组件。
他单手一竖,不慌不忙地宣了声佛号:
“南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贫僧已经没有这方面的感觉。
“虽然还是觉得痒,但完全能够忍耐,就像是在直面一场幻觉。”
这回答的是克里斯汀娜刚才那个问题。
他果然是一名机械僧侣,生活在这片荒原的机械僧侣。
克里斯汀娜眉毛一挑:
“那么换一种呢?
“愿你的欲望都得满足。”
下一秒,许立言和他的五名保镖发现体表的瘙痒在逐渐减弱,而那名机械僧侣闪烁红光的眼眸突然大亮,接近鲜血。
“**爆发?你果然是一名觉醒者,信仰执岁曼陀罗的觉醒者。”那名机械僧侣自言自语了一句,接着双手合十,平静说道,“女施主,贫僧不是净法师弟他们,还能勉强控制得住自己。”
他说话的时候,许立言和那五名保镖已各找地方躲避,与魏钰、卢继奇、云贺他们展开了枪战。
这机械僧侣位于枪战的核心地带,被一枚枚流弹击中,却屹立不倒,仿佛只是遇到了一场暴雨。
克里斯汀娜按住自己的胯部,微微鞠躬道:
“但看得出来,你也有受到影响。”
她脸上笑容浮起,却又显得颇为神圣: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第五十二章 淨念熱推
“曼陀罗在你我心中。”
“施主,世事皆虚幻,欲望亦如是。你沉迷于肉身带来的快感,必会被它束缚,变为尘世间一只母兽。”那机械僧侣的电子合成音竟带出了几分慈悲的感觉。
他再次合十双手,庄严说道:
“六道轮回,畜生道。”
这机械僧侣话音刚落,克里斯汀娜就看见了数不清的野兽虚影。
这有狼,有虎,有鬣狗,有野猪,全部都用绿油油的眼睛看着她。
这样的注视下,克里斯汀娜的自我认知突然出现了变化。
她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也变成了一匹狼,覆盖着灰黑色的粗毛,垂下了点缀枯草般的尾巴。
她有些惊慌,有些茫然,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却只发出了兽类的声音:、
“嗷呜……”
在许立言看来,克里斯汀娜和另外三名袭击者突兀又诡异地趴到了地上,四肢撑地,发出“嗷呜”的叫声。
他们的眼睛里似乎都失去了智慧的光芒。
“哈哈……”许立言忍不住笑了一声,走出躲避处,有些后怕又有些亢奋地说道,“你们不会以为我只有一些普通的保镖,纯靠从公会请来的‘高级猎人’帮忙吧?要不是有净念大师,我又怎么可能提前知道有人要刺杀我?”
许立言的五名保镖本能侧头,望向了那名机械僧侣。
净念虽然没穿僧袍,披袈裟,裸露着金属骨架和重火力构成的身体,但还是保持着高僧的做派,平和说了一句:
“贫僧照见自我,获得的最重要神通是:
“预知。”
他话音刚落,南街位置的枪声忽然变得模糊,整栋大楼随之摇晃起来,瞬间支离破碎,如同一场迷梦。
许立言猛地打了个寒颤,发现自己还在会长办公室内,刚刚放下电话。
“禅师,刚才……”许立言急促侧头,望向罩着带兜帽长袍的机械僧侣净念。
没等他说完,净念点了点头:
“贫僧也被拖入了一场幻境,和克里斯汀娜施主较量了一下。
“这很像执岁末人所在领域的某个能力。”
“末人……这不是‘反智教’信仰的执岁吗?‘神父’?他不是应该在第一医院吗?他们还来了别的觉醒者?”许立言又惊又怒,站了起来,“目前没法确定克里斯汀娜有没有问题,幻境之中,她的表现像是‘欲望至圣’教会的,如果她确实参与了,那说明‘最初城’那边有人想我死!”
净念低宣了一声佛号:
“许施主,还是尽快离开这里,返回府中。”
刚才那么一场共同的幻境,让他的身份彻底暴露,能力也展现了两个。
这让他“预知”到了强烈的危机。
“好!”许立言拔出自己的手枪,走向了门口。
外面五个保镖立刻围了过来,就像是一面面人肉盾牌。
他们都做好了用自己的身体挡子弹的准备。
只要城主不死,他们的家人必然能得到最妥善的照顾。
“接下来,最高警戒状态。”许立言吩咐了一句。
“是,城主!”其中一名保镖回答道。
他旋即补了一句:
“我们刚才也被拖入了那个幻境,知道发生了什么。”
许立言望向这名保镖,发现他看起来很疲惫,黑眼圈相当重,一双眸子倒是颇为深邃。
“嗯。”许立言点了下头,“等这件事情彻底结束,我不会吝啬奖赏!”
这时,净念眼中的红光突然变得浓郁。
他的辅助芯片告诉他:
之前在外面的保镖只有四个。
而他的意识相信:
保镖的总数是五人,现在没有任何问题!
“不好……”净念情绪一沉,立刻就要无差别地使用影响范围最大的“畜生道”。
就在这个时候,那五名保镖同时抬起了手里的枪,瞄准了许立言。
他们之中有四个的眼神略显木然和呆滞,仿佛面对的不是城主,而是有生死大仇的敌人。
没有半点耽搁,也没有任何犹豫,他们纷纷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五把枪的枪口内喷出了火星,多枚子弹倾泻往许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