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綁定天才就變強 起點-第一百零六章   藏罡入竅,一擊必殺!【第一更,求月票!】

綁定天才就變強
小說推薦綁定天才就變強绑定天才就变强
异族天才俊杰来挑战,方浪还真的不知道。
小院内开启了静心术阵,隔绝了一切声音,除非方浪自动结束修行,否则,外面就算闹翻天,他也不晓得。
而剑蜀宗有规定,在剑阁弟子开启静心术阵修行的过程中,不得打断,否则便是坏了规矩。
毕竟,对于黄极剑阁的弟子而言,静心术阵的开启,就相当于是在闭关苦修。
万一正修行到关键时候,被打断了,坏了机缘,岂不是非常糟糕,故而有此规定。
所以,第七九九席位小院内的方浪,对于预剑峰上那吼的辣么大声的异族天才俊杰并未有任何的回应。
此时此刻的方浪,不眠不休连续修行了十一日。
术修,武修,剑修,三修皆拥有了特定的功法,竟是让方浪浑身都起劲,修行起来,就跟永动机似的,一点都不知道疲惫。
那种感觉,很奇妙。
灵念疲惫了,通过冥想恢复过来,肉身疲惫了,通过气血搬运,又重新生龙活虎。
十一日时间,方浪周围铺满了一堆灵晶残骸,那都是被他吸干的灵晶。
甚至,系统还界定,使用静心术阵所消耗的灵晶,都归入系统经验值内,这对于方浪而言,算是个好消息。
尽管静心术阵吸收灵晶速度太慢了,一晚上才三颗,不过,聊胜于无吧。
方浪开启四羁绊状态,灵念负荷极其沉重,但是在新得到的功法的帮助下,方浪灵念承受力强大许多,而他也是肆无忌惮,不知疲倦的开始凝练剑气。
终于,在第十一日清晨,屋外飘雪之际。
方浪丹田气旋猛地一震,随后方浪浑身的剑气似是融会贯通,于身体经脉中不断奔流,汇聚成一,渐渐的在方浪的丹田气旋内化作一抹实质性的光芒。
小院内,以方浪的丹田为中心,似乎有亮光璀璨而夺目!
剑气化罡!
紧闭眼眸的方浪骤然睁开眼!
似是划破黑夜的流星,一闪而过了光辉,一口浊气自方浪口中吐出。
三品剑罡,成!
一品剑徒修灵气,二品剑师则修剑气,三品剑罡,则是剑气化罡,于肉身窍**藏剑罡。
这是剑修职业的前三品的修行总纲。
其中三段剑罡乃是名副其实的打基础的过程,因为剑罡境界塑造的基础,差异十分巨大,这差异主要是体现在功法上。
黄阶功法极限藏罡只可藏七十二窍,玄阶功法极限藏罡便只有一百八十窍,地阶功法却是能够达到二百七十窍!
而更高的天阶,在大唐天下极少出现的天阶功法,据说剑罡境,可藏罡三百六十窍!
要知道罡气藏的越多,说明剑修的爆发越持久,那是一种质变!
之前方浪和赵宇战斗,赵宇藏罡三十六窍,剑气剑罡绵绵不绝,方浪若是继续消耗下去,他绝对是剑气最先枯竭。
所以,方浪甩出小禁咒术,一波流结束再说。
比持久,方浪只是个剑师,还真比不得赵宇。
轰!
方浪丹田中,剑罡成型。
伴随着嗡吟,身侧藏于剑匣中的三柄剑,纷纷受到牵引似的,呼啸而来。
悬浮在方浪的身边,吞吐着从方浪身躯中逸散而出的剑罡!
方浪运转《万剑经》,四羁绊状态此时此刻全部为剑道修行而服务。
四道身影于方浪身侧盘坐,隐隐有无形的气机牵引和刺激,让方浪意识变得无比的清晰。
随着功法运转到极致,方浪的身体之上,竟是有一个有一个光点开始变得璀璨!
密密麻麻分布方浪的浑身上下。
若是细细数来,足足有三百六十个!
剑罡开窍三百六!
很快,光点归于平静,方浪丹田气旋中的一缕剑罡则是飞速涌入手臂的一颗窍穴中,逐渐的将其填塞满,剑罡藏于窍穴之内,让方浪气息愈发的深邃!
而方浪丹田中的剑意种子一颤,冥冥中有股奇特的意蕴扩散开来。
仿佛剑意种子要开花似的,不过,终究还是差了些,故而止住。
但是,方浪感觉自己的剑气剑罡似乎蕴含着一股模糊的“意”。
让方浪对剑的感悟愈发的深刻,仿佛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能化作犀利无比的剑。
这种一闪而逝的感觉,让方浪感觉极远,又似是极近。
方浪只知道,抓住这感觉,对他绝对有好处!
他必须得努力,万分努力的抓住!
“系统!使用顿悟卡!”
方浪咬牙。
“叮,顿悟卡已使用,持续时间一个时辰。”
“祝您顿悟愉快。”
系统提示弹出。
霎时,方浪感觉自己仿佛坠入了星辰的海洋,那模糊的一缕“意”,骤然清晰,似是被他以粗暴无比的方式,扯去了神秘的面纱。
方浪在顿悟卡的努力帮助之下,恍然大悟,这是万剑剑意的第一个阶段,体剑入门!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討論-第一百零六章   藏罡入竅,一擊必殺!【第一更,求月票!】分享
他如今只是触摸到了“体剑”门槛,距离真正凝塑体剑层次的剑意,尚有一段距离!
徐徐睁眼,方浪周身的气息开始逐渐的收敛,平息。
十一日的努力苦修,终于有所收获!
……
……
预剑峰上,大雪飘扬。
整个大坪被覆盖了厚厚的一层白雪,随着一声吼,震落了些许覆盖在峰顶树木上的雪花。
预剑峰上,内宗的白袍弟子们林立,眉头紧皱,盯着那些嚣张跋扈,气息强大,却血气森森的一位位异族天才俊杰。
“咦?怎么……没有回应?这位今科状元是不是怕了?是个怂蛋?”
那位披裘衣,戴貂帽的异族天才咧嘴笑了起来。
周围,一位位或男或女的异族天才俊杰们亦是流露出笑声,笑声中饱含着不少的嗤声与讥讽。
对于方浪,这些异族天才俊杰们岂会不熟悉?
那一篇策论,引得大唐天下,朝堂内外皆是震动,更是传至了边塞,引得无数异族大将震怒非凡。
这些异族天才俊杰的父辈们都是对此破口大骂,甚至有强者直接抽刀恨不得飞越千万里,砍了这狗屁连篇的新科状元!
纯血异族与唐人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
不过,纯血异族服的是大唐天下高坐庙堂的那位深不可测的唐皇。
可不是区区一个只会在纸上卖弄文章的新科状元!
因而,剑蜀宗成为了各族天才俊杰们的首选,不为别的,为的就是搞一搞那新科状元!
至少,要让他在剑蜀宗内的修行,不得安生!
阿思隼,宋仲成,哥舒月华……
一位位大唐天下声名如雷的异族大将子嗣,皆是选择了剑蜀宗!
当然,这些成名大将的子嗣们并未出手,只是派遣一人先喊话试探一下方浪的深浅罢了。
预剑峰上,伴随着嗤笑之声。
赵大刚,薛颖还有柳泷泷三人走了出来。
“一来就打算挑战方师弟?”
“先不说方师弟开启了院子的静心术阵,此刻听不到你们喊话,就算听得到,你们刚来就想挑战,配么?”
赵大刚被方浪打服了,此刻拎着重剑,冷冷开口。
火熱都市异能 綁定天才就變強 起點-第一百零六章   藏罡入竅,一擊必殺!【第一更,求月票!】閲讀
薛颖抱着剑盒,柳泷泷身材高挑亦是冷眼旁观。
“先赢了我们再说吧,否则,别去丢人现眼。”
柳泷泷说道。
他们站出来了,虽然败给了方浪他们,但是作为剑蜀宗弟子,亦是看不过异族俊杰们的猖狂。
尽管他们连剑阁弟子都不是,但是,他们并不怯懦,血犹未冷!
……
……
剑蜀宗上空。
朝小剑以及诸多宗门长老悬浮着,眉头紧皱,盯着预剑峰上所即将爆发的争锋。
异族俊杰们入宗,和宗门弟子之间迟早会爆发争锋,他们早有预料,却是不曾想,这爆发来的如此之快。
“阿思荦山之子,宋仙芝之子,还有哥舒太行之女……”
“都是在边塞战场厮杀出来的狠角色。”
“他们二品境的时候,就各自被扔入了妖阙之中扛着压力求生,若是玄极以上弟子对上他们应该没问题,但是,黄极剑阁弟子大多都不曾入妖阙杀敌,所以,怕是会吃大亏。”
一位又一位长老凝重无比。
朝小剑则是双手抱胸,脚尖踩着一粒冰雪,安静的眺望着。
这些异族天才俊杰们,大抵目标都是冲着方浪来的。
“这是压力,亦是动力……”
朝小剑呢喃,方浪能够拔走掌门师姐的剑,绝对不凡,或许继承了掌门师姐的意志,未来的剑蜀宗,或许得靠方浪。
……
……
异族强者所在的院落上空。
阿思远等异族强者皆是横眉冷对悬空而立,眺望着预剑峰上的战斗。
一位位异族强者神色气息浮沉,荡碎周围的大雪。
“打!狠狠的打!打出我等的气势来!”
“就算入了宗门,吾族弟子依旧是最强!”
“吾等各族弟子,五岁便上马习箭,七岁便敢搏杀野兽,十岁入军杀敌……与这些活在风花雪月的宗门弟子比起来,可强太多了!”
“让这些软绵绵的宗门弟子,感受噩梦!”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綁定天才就變強 ptt-第一百零六章   藏罡入竅,一擊必殺!【第一更,求月票!】相伴
异族强者们兴奋无比。
异族善战,喜战,若是能够看到自家俊杰,血虐唐人宗门天才,那更是舒爽和期待!
哪怕是一直沉稳的带队统领阿思远亦是有几分激动。
战吧!
吾族的幼狮们!
……
……
院落的静心术阵终于停止。
方浪走出了院子,伸了个懒腰。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方浪一怔,打开了门,却发现门扉外,老姜戴着面纱,气质若冰山的伫立着。
“你终于结束修行了。”
姜灵珑道。
她伸出手指了指外面:“异族天才俊杰们入宗,指名道姓的挑战你。”
“有把握吗?”
姜灵珑道。
方浪闻言,眉头不由一簇,转头看向了隔着茫茫云海的预剑峰。
方浪没有说什么,关上门扉,扫了老姜一眼。
“把握?”
随后,方浪匣中黑曜剑出鞘,肺腑中一口剑罡喷薄,黑曜剑飞驰而出,方浪亦是贴着飞驰的黑曜剑,御剑而起,撕裂漫天飞雪,冲天而起。
这就是把握。
姜灵珑面纱被劲风吹拂的飘荡,她眼眸精亮如画。
看着吞吐一口罡气的方浪,眼眸逐渐弯成月牙。
剑修……三品了啊。
……
……
预剑峰上!
大雪纷飞,簌簌呜咽。
殷红的血,染红了铺洒着地面的白雪,融化了不少雪。
赵大刚浑身染血倒在地上,一柄长矛贯穿他的肩部,将他钉在了雪地中。
柳泷泷的剑扎在雪地,整个人被砸落原地,艰难的欲要爬起。
薛颖面色惨白,口鼻在不住的溢血。
那位披裘衣的异族少年,则是掐着她的脖颈,盒中小剑散落了满地。
“太弱了。”
“若是在军中,你们已经死了七八回了。”
“废物。”
披裘衣男子将薛颖一抛,臂膀甩出,薛颖直接被甩的砸落雪地,在雪地中拉扯出很远,嗤笑之声回荡在峰顶,似是撞碎了几片飘落的雪花。
周围不少弟子面色难看,咬着牙,便欲要拔剑冲上去,哪怕明知自己实力不行也不怕。
异族俊杰们彼此之间的配合太强了!
井然有序,军纪严明般,赵大刚,薛颖队伍根本不是对手,被纯粹戏耍血虐!
赵宇从远处飘来,握着剑,俊朗的脸上,冷若冰霜。
虽然被方浪和姜灵珑接连揍了一顿,但他依旧潇洒,甚至他还有些庆幸。
幸而如今的预剑峰中,还有一位他这曾经的黄极剑阁弟子。
尽管赵宇知道,他出来可能又得挨一顿揍。
但是,他无惧!
此时,只有他能站出来!
这些异族俊杰们来势汹汹,赵大刚他们都敢站出来,他为何不敢?
“诸位,过分了。”
赵宇剑锋斜指雪地,窍穴中剑罡喷薄,于漫天飞雪中扬起下巴,淡淡道。
披裘衣,戴貂帽的异族少年咧嘴:“终于出来个像样的。”
两方剑拔弩张,不过战斗尚未爆发。
漫天风雪骤然一震。
远处云海,笼罩于茫茫飞雪中的黄极剑阁中。
有声音激荡而来。
“赵师兄,这是我的恩怨。”
云海中,方浪周身黑曜剑呼啸,他青衣飞扬,竟是以一口剑罡,御剑而出,踏云海而立,如谪仙临尘。
“他们要找的,是我。”
“黄极剑阁八百席,方浪。”
“尔等,来战。”
方浪的声音激荡而来,震碎无数雪花。
他的视线看到了被钉在雪地中的赵大刚,还有重伤的柳泷泷和薛颖,脸色愈发的冷寂了下来。
预剑峰上,赵宇扭头,不少内宗弟子亦是欣喜而又担忧的望了过来。
异族天才俊杰人群中,一位长相极其俊美的男子眉毛一挑,他是宋仙芝之子,宋仲成。
“初入三品剑罡,罡气未定。”
“新科状元,不过如此。”
“屈河,去。”
那位披裘衣,戴貂帽的少年,顿时咧嘴,瞬间舍弃了赵宇,在预剑峰中开始狂奔,地面素雪飞扬。
嘭!
狂猛的气血喷涌,令飞雪消融,少年腰间一柄藏于皮鞘中的弯剑抽出,竟是在白茫茫的雪天中,化作一道血色长龙似的!
他一跃而起,剑罡喷薄,更是裹挟着无与伦比的强横杀气!
“新科状元?!”
“我打的就是新科状元!”
这股气势,这股杀气,这股悍然!
令预剑峰上诸多内宗弟子皆是变了脸色!
黄极剑阁上,一位位驭剑而起,注视这一战的诸多剑阁师兄师姐们亦是凝重。
这是位狠角色!
姜灵珑握着季雪,面纱飞扬,淡淡的看着。
云海似是被撕裂,异族少年屈河落在了浮空岛上,无数雪花被踩爆!
他手中的弯剑抡起,踏着雪,令无数的雪泥卷起。
他俯身前冲,剑罡喷薄,他的剑……是血色的!
方浪踏云海而来,落在浮空岛。
面对凶悍犹如拼命搏命般的屈河。
抬起了手。
一阵风吹来,吹起方浪的青衣和乌发。
下一瞬,方浪身上剑罡暴涌,气势暴涨!
手掌猛地一攥!
毫无保留,一出手便是杀招!
切换四羁绊状态!
灵念波动!
无数的飘落的雪被炸碎,方浪匣中归元剑一阵颤抖,下一刻,“咻”的一声,飙射出鞘!
瞬间冲入了云天,漫入茫茫白雪之中!
屈河不断的俯冲,俯冲,嘴角咧开,他终于要成为第一个撕烂这个该死的新科状元那张臭嘴的族中子弟!
咻!
雪泥,血气,杀机!
连绵一线。
屈河逼近方浪七丈,五丈,三丈!
一跃而起,脚掌蹬起千堆雪!
化作一道血龙手持弯剑,直逼方浪。
然而。
方浪淡淡盯着。
两指并合成剑指,轻轻往下一划。
轻描淡写,如泼墨一笔丹青。
下一瞬!
预剑峰上,异族俊杰们纷纷色变!
却见!
大雪遮蔽的天穹之上,一道雷光似从九天倾泻而落!
快!极致的快!
四羁绊状态!
小禁咒术!
一切快的无与伦比!
快到那屈河意识反应过来,身体却做不出任何应对!
噗嗤!
那位异族少年屈河距离方浪尚有两寸之距,便蓦地被剑雷贯穿,被闪烁着无尽雷弧的归元剑给直接钉在了地上,漫入满地白雪中。
地面震颤,瞬间凹陷炸裂出一个深坑。
无数雷弧在窜动间,击碎一粒粒纷扬的雪尘。
这一刻。
黄极剑阁和预剑峰皆是陷入寂静。
只剩云海翻涌,大雪纷飞的声音。
PS:又猛又长的老李,周一,求新鲜的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