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三百六十七章:風紀委員看書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货安全吗?”
“安全,就在我身上。”
“来的时候有人跟踪你吗?”
“没有,不可能有人能跟踪我。”
废弃的教室里,两个男人分别隔着三米远站立着,神情都有些严肃,怀里似乎揣着东西,眼睛时不时看向紧闭的教室大门。
“按照之前的价格算?”
“不,涨价了,现在的价格需要上涨三分之一。”
“三分之一?你为什么不去抢!你们狮心会的还有没有些道德准则了?”听到这个消息后,右侧的买家男人眉毛陡然飞了起来,看向另一方一脸难以置信。
“去你的,别扯上社团,要是扯这个我根本就不可能同意跟你线下交易!上个月自由一日过后我们学生会跟你们狮心会关系有多紧张你又不是不知道!”左侧的卖家男人咒骂着说。
“溢价三分之一你这就是在明抢。”
“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的情况?风纪委员会查得厉害,新上任了一个…学生里的狠茬子,抓人跟抓鸡一样,像我们这种踩着红线的违禁交易已经不知道抓了多少起了!”
“狠茬子?能狠到你溢价三分之一?你编的吧?”买家明显不信,“抓这么多人,那家伙不怕得罪太多人在学校里混不下去吗?”
“他可不怕得罪人。”卖家郁闷地说,“之前我们会里的炼金部部长想卖点炼金子弹给那些科研疯子回血都被逮到了。”
“没抵抗?像这种事情跑了不就好了?抓不到就没证据,没证据就当不存在了!”买家对此表示将信将疑,虽然他之前的确听说过学校里警告了几个倒霉学生,好像就是因为类似的事情。
“抵抗了啊,怎么没抵抗,之前风纪委员会里的人都是一些软柿子,随便丢个烟雾弹大家就闪人了,但新来的这个有点狠啊…我们部长当时想上去说几句让对方卖自己个面子,还没走几步就被打飞了三颗牙齿,在场所有人枪都没摸出来就被暴打了一顿。”
“我靠…什么人这么狠?”
“…你别管什么人这么狠了,东西你要不要吧?”卖家有些焦急,“最近出事情的兄弟太多了,我都是顶住很大的压力才敢出来跟你交易的,光是在英灵殿广场那边我就专门喂了一早上的鸽子,再绕了三圈路才敢拐到这儿来的。”
“溢价三分之一太多了!我的预算不够!”
“你预算多少?”
“三万。”
“不够,按照国际走私的行情来算,三万最多买五克钚,我这里可是有十克…我还是很好奇你买这玩意儿来干什么,造核弹的话这点似乎杯水车薪吧?”
“做实验,我们想试试辐射元素能不能降低小白鼠受到龙血侵蚀的程度,原理是辐射裂解龙血细胞,再利用龙血的重组性质维生,从而…”
“别跟我解释这么多,你们要作死是你们的事情,我只管卖东西。反正想也又是毕业论文那一套,想学分想疯了的人不差你们一个。”买家嘟哝道,“我最多卖你五克,你爱要不要。”
“我全要了!”买家一咬牙,“但剩下五克得分期,我可以把我的学生证抵押给你。”
“行…但得十二期内还款完毕。”
“没问题,毕业论文搞定之后自然有人会跟投我们的项目,到时候绝对第一时间清掉欠款。”
“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买家精神头上来了,感觉交易步入了正轨。
两个男人分别伸手摸入了怀里,一个拿钱,一个拿密封好的交易品,可这时两人脸色都忽然变了,因为他们都摸了个空。
“东西呢?”两人异口同声地说,然后又怒然盯向对方,“你偷我东西!你个狮心会(学生会)的混蛋!”
就在两人准备撸袖子开干的时候,一个手机铃声忽然在教室里响了起来,打断了他们的思路。
两人对视一眼,买家扬眉古怪地说,“你带手机了?”
“怎么可能带,诺玛能通过手机监控我们的实时地址,这可是会留证的蠢操作。”反侦察意识特别强悍的卖家下意识说。
“那是谁带了手机?”
两人同时扭头寻找铃声的方向,忽然扭头就发现废弃教室的角落里竟不知何时坐着一个穿着卡塞尔学院校服的男孩,正摸着怀里的手机出来盯着屏幕看。
在他面前满是灰尘的桌上摆着一个银色富有科技质感的金属罐子和几大沓绿油油的美钞——那正是他们不知如何遗失的东西!
买家和卖家同时扭头看向教室的大门,却发现门依旧是紧闭的,根本没有打开过的迹象。他们又瞬间盯向那个拿着手机的穿着校服的男孩,发现对方臂膀上绑着一个红色的袖章,上面印着‘judgement’的单词。
在英文里,这个单词的意思是‘审判’。
…风纪委员会的人。
“接个电话。”
林年随口说了一句后,按下手机屏幕放到了耳边,视线直接挪开到了窗外,无视了讲台上的两人。
“怎么了?哦…今天下午?我还以为是明天…没事,有空。现在在处理一些事情,马上就搞定了…我会到的,你先处理好那边的事情吧,别出什么岔子…”
在寂静的教室里只能听见林年接电话的声音,另外两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些,只等到电话挂断了,林年才抬头重新把视线放回了他们身上。
“兄弟,做人留一线,我们是社团的人,你如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卖家正想提起气魄硬气地说几句劝退的话挽留局面,但一旁的买家却主动靠近他扯了扯他的衣服,示意他看仔细一些。
卖家愣了一下,重新盯住那个风纪委员的脸,莫名感觉有些熟悉,在脑袋忽然过电联想到什么后,表情瞬间就像吃了屎一样难受。
我草?见鬼了?
“不继续说了?”座位上,放下手机的林年看着买家问,“我还期待着你能多一个贿赂风纪委员的罪名出来,这样我抓你们的功绩还能算高一些。”
“…为什么你会来做这个?”卖家脸色瞬间变了,尽管他是大三的学长,但盯着这个大一的学弟却像是见了鬼一样。
“自己去风纪委员会报道,或者我送你们去风纪委员会报道。”林年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摸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下午我还要去狮心会一趟,不能在这儿耽搁太长时间了。”
“不至于,兄弟,我犯事儿了没必要找我们社团麻烦吧?”卖家脸色更难看了。
“谁说关你的事情?”林年瞥了他一眼,“下午狮心会新会长上任特别邀请我去参加换任仪式…你这个狮心会的成员不知道这件事吗?”
“当然知道…”卖家吞了口口水,更加确定面前人的身份了,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兄弟,你不上课的吗?大一课挺多的嘛。”
“是蛮多的,但我上半年旁听的时候就已经提前把课程学完了,最近在考虑学大二的课程,但得提前通过诺玛的考试…你们是大三的吧?”林年瞥了买家和卖家一眼,“不好好上课在这儿玩什么黑道交易?”
“大四…在准备毕业论文。”买家吞了口口水,“那个…我跟我们社团主席蛮熟的。”
卖家大惊失色扭头看向买家寻思能加入两大社团,大家好歹都是‘B’级以上的精英混血种,遇见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同仇敌忾勇斗恶龙吗?怎么你一个照面就拉关系认怂了?
“恺撒?你跟他熟关我什么事情?”林年说,“能让你少掉一颗牙吗?不见得吧,前段时间自由一日的时候你们主席也掉了两颗。”
“没得聊?”两个男人似乎是认命了,面色终于缓缓沉下去了。
‘S’级出了名的不好说话,几乎没人能跟他攀关系,没想到新仍风纪委员居然是这个硬茬,难怪那些遭了罪的学长学姐们宁愿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吞,也不敢曝光抓他们的那个风纪委员。
“没的聊,我赶时间,要跑的话就跑,要打的话也可以直接来。”林年躺坐在椅子上扭头看着窗外的金秋时节笼罩在蒙蒙金华中的学院,“别求饶也别抱怨,好歹都是两大社团的,说出去丢人。”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然后猛地后一个冲向了教室窗户,一个冲向了门口。
他们选择逃。
一脚踹开教室门的买家抬头就看见走廊上林年好整以暇地在那儿站着等他,他眼睛都瞪圆了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出来的,一咬牙抬起拳头…然后下巴就挨了一脚,整个人飞了起来撞到门框上震碎了玻璃摔倒在地上躺平了。
学生会自诩精英的‘A’级混血种连蹦跶都没蹦跶一下就躺平了,可能是对方并非战斗类学员的缘故?谁又知道换战斗专精的人到这儿来又能坚持几个回合呢?
而这时教室里也响起了玻璃破碎的声音,卖家已经跳窗了,不亏是狮心会的成员,逃跑都逃得那么野性。这里是三楼,下面是草坪,直接跳下去还不至于骨折,只要卸力翻滚到位,顶多软组织挫伤修养个几天就没事了。
在学生会的买家遭到狙击时,卖家已经撞破玻璃飞出去了,他大喜过望之下低头看向楼下的草坪…然后就发现楼底下林年正提着装金属罐子和美钞的口袋在那儿抬手遮着阳光望着他,在那身边的地上还躺着不省人事脑袋冒血的买家。
“我…干!”这位的大三学长在空中张牙舞爪了起来,眼睛都憋金了,还在空中就被林年飞一脚踹在胸口横飞了出去在草坪上滚了几个圈儿撞到了一棵歪脖子树,震得梧桐叶纷纷落下盖住了翻白眼的脸。
林年走了过去,伸手摸了一下脖颈,确定没嗝屁后,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教授吗?对,又抓到了两个…没死,为什么会这么问?具体地址我会让诺玛发你的,我就不在这儿等你们了,我下午还有事。”
“对…就是狮心会的事情。”林年拿着手机抬头看了一眼诺顿馆的方向,在群秋之中,巨大的建筑冒出了尖儿来顶着水蓝的天,“也不是决心加入狮心会的意思…我总得去一趟,毕竟是好朋友上任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