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第三百九十一章 爲本將卸甲相伴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那么李琮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重玄门外,由燕四还有燕五,带领着金吾卫,手持弓箭,对准着自己。
使得李琮连忙勒马,不敢踏出一步。
随着城门开的越来越大,身后跟着的银甲将士,与百十甲士纷纷停住动作,望着城外,面色一片死灰。
“奉大将军之令,在此恭候尔等多时!”燕四燕五踏马其出,盯着止步不前的李琮大喝。
当燕四从唐王府踏出,直奔大明宫时,在半路接到李易的将令,让他去通传燕五,让其带金吾卫速去重玄门拦敌。
燕四虽然不知将令之意,但却毫不迟疑的策马狂奔。
辛亏李易此前又拖延不少时间,否则燕四与燕五不一定能绕到重玄门,在此堵截李琮。
“李易!!”李琮闻言,回头不甘的大吼。
可是眼前的一幕,让李琮瞳孔猛缩。
只见三千甲士皆喋血,横七竖八的躺在血泊之中,保留着数十名甲士,在无尽的恐惧中,向着他退来。
两千西凉铁骑已经收回马槊,手持环首刀,战马踏进,猩红着眼眸,步步逼来。
“裂!”也就在此时,一声沉喝响起。
两千西凉铁骑纷纷勒马止步,向着两边退让,留出一条通道,侧头目视通道尽头。
见此,李易拿捏着缰绳,踏马缓缓走进。
铁蹄每一次踏响地面,震慑着李琮与剩余甲士的心灵,仿佛在他们的心脏上踏行。
“李易,父皇他不会放过你,你快醒醒吧!!”李琮双眸血丝弥补,浓郁的绝望在内心升腾,无力的嘶吼。
看上去很是凄然。
“我是我,你是你,怎可同论?”李易踏行到西凉铁骑之前,停住战马,平静的看着李琮。
“是啊,你与本王不同。”李琮似乎听懂了李易的话,瞬间回悟过来,面容浮现嗤笑。
不知嗤笑李隆基,还是在嗤笑李易。
“不是本将阻你登位之路,而是你命中注定与龙位无缘,不然你怎会在狩猎是被猴抓破面容?”
“容颜并不是否定你的能力,而是在告诫你,提示你。可惜你却被野心与嫉妒迷住内心,看不清自己的路。”李易意有所指,抬头望望天空,小脸露出深思。
“尽管如此,本王还是不甘心!”李琮听的似懂非懂,怨怒之气消散,苦笑道,“命运弄人,既然天已定,又何苦让我成为皇子,还是父皇最大的子嗣。”
“若是我为平民,我能长命百岁,生活的非常有乐趣。”
“不。”李易摇头否定道,“你非民,安知民之苦。人生从来不是无忧无虑,酸甜苦辣调出人间百味,希望你下一世能体会一下。”
“来吧。”李琮爽朗的大笑,仰起头颅大喊道,“父皇,你的心是真的狠,这世间,我唯有对你有恨!!”
“杀。”李易轻吐一字,调转马头回踏。
身后响起李琮的闷哼声。
而李琮临死的吼声,也传到李隆基耳中,使得李隆基猛的睁开眼眸,闪出一道难过之色。
自己的亲儿子身死,李隆基怎能无动于衷?
可他是皇帝,他不能有太多的情绪,只能让自己心狠,只能让已经变得冷漠。
到此时,他的心或许变成了真的铁石。
他救不了李琮,也不能救,也不会救。
李琮必死。
难过之色,一闪而逝。
李隆基握拳开口道,“庆王李琮为救朕之疾,思劳成疾而逝,朕心甚痛。特追谥庆王李琮为靖德太子,以太子之格,原葬于渭水之南细柳原。”
说完,李隆基又沉声喝道,“今日之事,只是各位的一场梦,若有丝毫风声泄露出去,株连九族!!”
“我等谨遵圣命。”在场的所有人,纷纷下拜在地,面色惶恐不安。
唯有李易与西凉铁骑未拜,坐马盯着李隆基,开口道,“陛下,靖德太子病逝,我也该给你一个交代。”
说着,李易取下自己的头盔,露出里面的白发,被一根破旧的红绳,随意的绑扎。
在白发露出,随风飘荡的那一刻,李易猛然喝道,“许诸典韦听令,为本将卸甲!”
“西凉铁骑听令,传告天下,本将所部麾下,割甲藏兵,退守边疆耕田牧马!”
轰!
两道将令下达,不下余十级地动,震撼着在场所有人的心。
优美都市小说 大唐:八歲大將軍 可愛嫩哈哥-第三百九十一章 爲本將卸甲展示
精品都市异能 大唐:八歲大將軍-第三百九十一章 爲本將卸甲相伴
李隆基瞳孔猛缩,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李易给的交代居然是自我卸甲,不仅是如此,他所部将士尽皆卸甲。
非常不錯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起點-第三百九十一章 爲本將卸甲
一时间让李隆基脑子有些懵。
身旁的高力士与杨玉环更是惊骇,纷纷目瞪口呆的盯着李易。
除此之外。
哗!
其余的不良人,宫女太监,十二卫将士,全部跪伏在地。
精华言情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討論-第三百九十一章 爲本將卸甲讀書
“末将遵命。”
“吾等遵命。”
许诸与典韦齐喝,神色悲凉。
同时策马来到李易身前,接过头盔,开始给李易卸甲。
非常不錯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線上看-第三百九十一章 爲本將卸甲展示
取掉披风,解开战甲之间的铁扣,典韦缓缓的将李易的黑色战甲脱离,露出李易所穿的白衣。
可当战甲完全脱离时,众人只见李易胳膊血迹斑斑,胸前也有血迹侵染,明眼人都知道,那是未好的伤口在溢血。
在看看那道小小的身影,众人双眸发热。
微润。
同时,两千西凉铁骑右手住握环首刀,伸出左手,扯起一片战甲裙边,猛的割裂。
“撕拉!”的一声,两千西凉铁骑拿着战甲残片,扔在地面。
“铿锵!”快速的收刀于鞘,深藏兵锋,又拿出装干粮的布袋,将马槊套住,无将令不可出鞘,无将令不可亮锋。
此时李易一身白衣,策马踏行。
这一刻,他与李隆基无任何关系。
“末将恭送唐王殿下。”除李隆基三人以外,不良帅袁乘风单膝跪地,朗声大喝。
也带动着十二卫与其他人,皆是纷纷怒喝道,“吾等恭送唐王殿下。”
“我本一孩童,应当无忧无虑过活。我本一布衣,应当自由自在……”李易朗声吟唱,踏马出了重玄门,消失在所有人的眼眸中。
“朕错了吗?”李隆基看着西凉铁骑缓缓撤离,向着身边的高力士与杨玉环,还有不良帅袁乘风问道。
“陛下无错。”三人皆低头回应。
“是啊,朕是皇帝,朕无错。”李隆基浑浊的眸子变得复杂,内心反复念叨他无错。
“陛下,如今唐王卸甲,命其麾下将士割袍藏兵,耕田牧马,将令如山。必须尽快安排人去镇守大食,明州,突厥之地。”袁乘风面色苍白的提醒李隆基,他此刻才明白,李易卸甲之后的后果。
“父皇……”可不等李隆基回神,太子李亨策马奔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