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白骨大聖 愛下-第334章 上半身推薦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接下来的两天。
晋安他们一直在赶路。
有木鸢的天上便利就是好,一路上不再发愁找不到神殿休息。
还因为找到神殿的概率大了,连带着奇花异果都发现了好几次,比如有草莓,有梨子。
而削剑这些日子在遗迹里的遭遇,晋安和老道士也都了解到。
削剑的运气是五脏道观三人里最好的。
他被怪雾卷入遗迹,随机到的第一座神殿,就得到了一件特殊的神性宝物。
那是一只像石头灰色的酒葫芦。
这酒葫芦每天会吸收空气中的水分与生机勃勃灵气,酿成一种阳酒,这阳酒沾了神性后,可是大补之物,削剑就是靠的这阳酒,安然无恙活了十多天。
削剑一开始也看到了那位紫气东来的古躯前辈,他跟老道士一开始的打算一样,古躯前辈那么超圣,晋安和老道士也都注意到,只要跟着古躯前辈方向走,五脏道观师徒三人肯定有重聚的那天。
听到削剑一进遗迹就得到如此神异酒葫芦,晋安和老道士都是露出羡慕的目光。
这一天,天际尽头的通天神山,不再是遥不可及,而是宏大无边,壮阔到极致的神山。
随着夜幕降临,不再适合赶路,三人打算先找一处地方休息一晚,等养精蓄锐好后,明天就能抵达神山山脚下了。
而随着飞临神山,遇到还完好神殿的次数越来越多,神殿、神宫也一个比一个大,就连头顶的雨势也更加大了,简直如瀑布倾泻,暴雨轰鸣如雷。
这次他们借宿的地方,并不是神殿,也并不是遗址基石,而是一棵已经枯死了的参天古木。
那古木大若建木,树皮结实如虬龙攀附,高近百丈,耸入云霄,古意惊天。但本应绝世惊人的巨大树冠,犹如受到天穹镇压,树身断裂,枯死,像是被硬生生抹去了最生机蓬勃的树冠,只剩下了光秃秃断口。
此棵神木已死。
当人站在巨木下,一种扼腕叹息的悲沧祭奠心境,在心中生起。
在神木脚下,有一处树洞。
神木巨大得惊世,古意苍天,即便是树洞也是高大如门庭,连木鸢也可以容纳。
这枯死神木内别有洞天,居然自成一方小世界,内部空间足够比拟一座小神殿了。
晋安三人都被眼前这棵神木震撼到,所以打算今晚就在树洞里过夜,想要看看这神木究竟有什么神异地方,即便死后千年,依旧迄立千年不倒,即便生机全无,依旧有浅淡神辉在雨幕里溢散。
不过,树洞里的空间虽大,但内部简单得一目了然。
找遍树洞每个角落,三人都没发现此神木到底有什么神异地方,即便有神异,估计也早被比他们先一步到达的人给捷足先登吧。
俗话说得好,天大地大吃饱饭最大。
找了一圈都没发现神木的神异处,三人也有些饿了,于是围坐成一圈先解决了肚皮问题。
自从找到削剑后,晋安和老道士就惦记上了削剑那只会自己酿造阳酒的酒葫芦。
在这湿气寒重,大雨绵绵的雨天里,再没有比喝一口酒暖身子祛老寒腿更有滋有味的了。
尤其这阳酒还是大补之物。
不过这酒葫芦每天酿造的酒液并不多,三人一人喝一口就没了。
喝完一口酒,手脚暖烘烘,气海穴里像是升起一团小太阳般遍体暖和,舒服得就连每一个毛孔都溢散出百花酒香,呵,老道士舒服得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这酒葫芦的确是个好宝贝,以后要是酒虫上来,连去酒家打酒水的钱都免了。”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这酒葫芦每天酿的酒太不经喝了,才三口酒。如果想盛满这一葫芦酒,没个三月五月估计绝没希望。”
老道士惋惜说道。
“这酒葫芦酿酒那么慢,实在让人心痒痒,你们说,老道我把三阳酒倒入这宝贝酒葫芦里,会不会加快酿酒速度?”
“可惜了这次来得太突然,没有带来三阳酒,三阳酒可是个好东西。”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白骨大聖 ptt-第334章 上半身鑒賞
连晋安也不得不承认。
削剑这次得了个好宝贝。
这酒喝多了。
不仅不上头。
反而越喝越舒坦。
气海穴暖烘烘。
连他五脏仙庙里的脏炁都蠢蠢欲动,活跃了起来。
“不知道这洞天福地里的雨水,灌入削剑的酒葫芦里,会有什么效果?会不会变剧毒为大补酒水?”
晋安随口提了一句。
他也就是随口一提,即便真能酿出酒来,他也不敢乱喝,以身试毒啊。
那雨水可比王水还剧毒。
一想到自己喝的不是酒水,而是王水,就让人忍不住打个冷战。
“小兄弟,虽然老道我也好酒,但你这跟老寿星想尝尝砒霜是什么味道没啥区别。”老道士乐了。
晋安瞪了老道士一眼。
就在三人一边听雨一边讨论酒文化时,蓦然,一声婴儿刺耳啼哭在黑暗不见五指的夜幕里响起。
是小旱魃!
这次三人都听清小旱魃哭声是来自哪里,就是来自九座通天神山,那伙古董商人的速度比他们想象得还要快。
吼!
随着小旱魃的惊天动地哭声,沉睡在断山里的某个古老长存的禁忌,被惊动醒。
砰!
一只惊世,通天的巨大手掌,重重拍在断口,伟力撼天动地,山地剧烈颤抖。
这次离得近了,更加摄魂夺魄。
让人忍不住去猜想,这断山里究竟有多少秘辛?
天上的雨。
悄然间变小了许多。
这次小旱魃出世,并没有让雨全停,只是雨势变小许多。
或许是因为越靠近神山,越是不凡的关系,这里的天离地面更低,这里的狂风暴雨更压迫。
轰!
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神山那边,有人在激烈厮杀。
因为距离神山还遥远,而且黑夜里视野受限,无法看清神山那边具体是什么情况,只看到大战一直在持续。
轰隆!
轰隆!
天地仿佛被撕裂,一片光明璀璨,激烈的厮杀,一次次打爆夜空,爆裂起炽热光芒。
晋安很想看清楚,但他目力有限,只知神山那边有人在疯狂厮杀,至于有几人厮杀,是三人?还是五人?七人?根本就无法看清。
随着接近神山,各路势力,也开始浮出水面,参与对神山仙藏的强势争夺。
“这些人在晚上杀得这么惨烈,难道他们一点都不惧怕那些只在晚上出没的洞天福地里死人吗?”
跟晋安一块站在树洞口的老道士,看着远处夜空的几团光影,吃惊说道。
而此时的树洞外黑夜里,响彻着各种引人堕落的奇怪声音,黑暗里的声音始终不停。
越是靠近神山,黑暗里的声音更加邪恶。
换做修行不够的人,肯定把持不住心性,抵挡不住这些邪恶声音引诱。
好在晋安他们喝了一口阳酒后,浑身温暖,身体里像是有一团小太阳在燃烧,驱散黑夜里的阴寒、邪气。
不受黑暗里的声音影响。
就在老道士吃惊之际,忽然!
飘着细雨的黑夜里。
有脚步声临近。
扑索索——
扑索索——
脚步声在快速接近。
猛然,有一团身影速度很快的从树洞前一闪而过,继续往神山方向赶去。
“小兄弟,刚才是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你有看清了吗?”老道士惊呼一声。
晋安皱眉,思索道:“好像是一具半段身?”
现在外头是黑夜,乌漆嘛黑一片,再加上那东西速度很快,晋安能勉强看出来是半段身已是目力胜过普通人许多了。
换作老道士。
根本看不到那一团东西是什么。
“师父,刚才是阴间摆渡人跑过去。”说话的是削剑。
闻言,晋安和老道士都是一愣。
“削剑你说的阴间摆渡人,是上次下阴邑江龙王墓的那个阴间摆渡人?”老道士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不可能啊。”
“那阴间摆渡人不是死了吗?”
“那猴子是小兄弟你亲自杀死的。”
削剑摇头:“不是猴子,是人,是那个上半身一直丢失没找到,受猴子操控的老头。”
“刚才跑过去的就是他的上半身,此尸已经起煞,刚才就是这半段身头下身上,双手赶路的倒立跑过去。”
老道士有些傻眼了:“刚才速度那么快的一闪而过,那么一瞬间里,削剑你就看到了这么多?”
晋安看了眼老道士,说:“老道你忘了,咱们削剑可是盗爷,传说的捞尸人,黑夜就是他的眼。”
听了晋安的话,老道士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的讪讪一笑说他咋把这事给忘了。
老道士沉思说道:“猴子已经死了,真正的阴间摆渡人本体已经死了,当初在龙王墓里剩下的应该是空壳才对,不过那龙王墓本身就是坑杀了不少人,有许多死人禁地,聚阴地,有什么东西借尸还魂也一点不奇怪。”
“可不对啊,那半段身倒立跑过去时,并没有看到能够遮风挡雨的神性宝物,这雨咋对那半段尸不起作用?能在雨里随便乱跑?”
说到乱跑。
老道士就想到了那具到处找尸体一怂一怂,想要长回上半身的两条腿,顿时就乐了。
削剑一脸木讷解释道:“那上半身的身体黏连在一块岩石上,抵挡住头顶的雨。”
这下就连晋安也乐了。
感情这上半身还挺搞怪的啊。
今晚很热闹,刚头下身上的倒立跑过去一段上半身,雨夜里,又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只是这脚步声听着有些奇怪。
一重一轻?
像是跛脚的?
人氣連載小說 白骨大聖討論-第334章 上半身看書
黑乎乎的树洞外,再次有一团什么东西跑过去,晋安两眼眯了眯,刚才过去的好像是个跛脚的人影?
老道士一脸郁闷的站在树洞口。
他还是啥都没看清。
“削剑,刚才跑过去的又是个啥?”
“这次该不会是下半身吧?”
老道士看向削剑。
削剑皱眉:“魁星踢斗上岸。”
只简短六字,把老道士头皮炸起,嘴角肌肉抽抽的直念叨着,这次真是各路妖魔全出来了,连龙王墓里的东西都跑出来了。
当初魁星踢斗怎么死的,在场三人可都记得清清楚楚,死人经沟通阴阳两界,能通往黄泉路。
黄泉路里什么最多?
自然是死人了。
而黄泉死人里又是什么最多?
自然是而死后一口怨气不散的怨念邪灵了。
这些怨气在黄泉路浮浮沉沉,执念不散,不肯投胎转世,怨气与日俱增。
自古以来,脚下大地死的人太多,各种惨状死法都有,鬼知道那次的叫魂害死魁星踢斗,从黄泉路里借尸还魂跑出个什么鬼东西!
说不定跑出个跟昌县吃人寺庙一样恐怖级的千年魔物!
“阴间摆渡人上半身跟魁星踢斗,都是死在了龙王墓里,这俩鬼物同时出现在洞天福地里决非是偶然。”
“我们要小心防备这俩东西跟人一样有灵智,并不是单纯死人。”
晋安话音刚落,猛然,一张铁青色的人脸贴在树洞外,是去而复返的魁星踢斗!两眼怨毒,怨恨的直勾勾盯着树洞里三人,眼睛布满恐怖血丝,仿佛在怨恨他们三人当初为什么见死不救,让人孤零零死在龙王墓,怨恨他们为什么不留下一起陪他!
哎呀!老道士一声惊叫,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张鬼脸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若非有神木的神性光芒挡住这些脏东西,那魁星踢斗的人脸就不是贴在树洞口,而是直接进来吃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