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1625冰封帝國-第七十八章 巴巴里之四:阿爾及爾寶藏(11)尾聲(下)展示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1625冰封帝国
半路,尼堪接到了得土安灰衣卫的报告。
“陛下,在我国将士在阿尔及尔大战时,摩洛哥穆莱家族的掌门人、菲斯城
城主拉希德组建了一支约莫两万人的人马北上了,准备攻打休达、得土安,但他走到半途时,菲斯城附近受到了他弟弟哈兰的攻击,最后他只得带着大军返回,穆占将军得知后,趁着夜色用一千五百精骑对其后卫进行了袭击,一连几日都是如此,等拉希德赶回菲斯时,穆占将军已经消灭了拉希德殿后的摩尔骑兵旅大半”
“在菲斯城下,拉希德与哈兰大战一场,双方不分胜负,不过却在城下对峙了整整一个月。此时,估计是他们得知了陛下在阿尔及尔大发神威的消息,双方竟然休兵了,拉希德也派使者来休达与我们谈判”
“哦?他们的条件是……”
“放回伊斯玛仪以及一众被俘的将领,用直布罗陀海峡沿岸,丹吉尔到休达的土地交换得土安”
“浑话,丹吉尔到休达的土地本来就是加伊兰的,又关他拉希德何事?这样,你赶紧回去,告诉拉希德,若要换回伊斯玛仪、被俘将领以及得土安,必须用整个乌季达来交换,否则,他们不仅直布罗陀海峡南面的土地拿不到,得土安也将永久失去,乌季达朕会自取”
得到这个消息后,尼堪让人将船速放慢,一边走一边观赏地中海的风景。
就在尼堪在海上悠哉乐哉时,已经先一步回到丹吉尔的孙德孝陆战队却在傅鼎臣的撺掇下用两艘雨燕号对乌季达北部沿海地带进行了勘探——尼堪东去之后,由于休达城一直处于建设之中,留在丹吉尔还有大量的人员,眼看着银钱(向葡萄牙人购买粮食等)、粮食以明眼可见的速度在消耗着,傅鼎臣再也坐不住了,他决定提前到乌季达附近探查。
一连几日,从西班牙人占据的梅利利亚一直到属于阿尔及尔的贝利萨夫港他都细细探查了,最终他与孙德孝一直认定靠近梅利利亚的纳祖尔港比较合适。
纳祖尔港,位于临近地中海一处长约四十里,宽约十里的潟湖里,潟湖海水平均深度达到十米以上,最外围是一道平均高度在六米左右的狭长沙洲,在一般情况下,外面的海水是进不来的。
这样的地方,摩洛哥人自然不会放过,不过以前由于有休达港、丹吉尔港以及邻近大西洋大量优质港口的存在,摩洛哥人只在沙洲的中间开凿了一道宽约五十米,深度约莫三米的水道,以供他们的平底船使用。
这样的地方,大夏人是不会放过的。
都市言情 1625冰封帝國-第七十八章 巴巴里之四:阿爾及爾寶藏(11)尾聲(下)熱推
手下一个团的陆战队上岸了,他们一到,以前盘踞在岸上的一些海盗便跑了个精光,孙德孝便在潟湖的西岸扎下了营盘,同时将陆战队在美洲清理萨斯奎汉纳河的那一套用到了这里。
尼堪满怀心思等着拉希德的回复,但船队抵达纳祖尔港时,他并没有等来拉希德的使者(从奥兰到菲斯城有一千多里,瀚海军的雨燕号再快,拉希德的使者回到菲斯也要时间),而是等到了傅鼎臣、孙德孝两人已经在纳祖尔建好了一处优良大港的消息。
尼堪自是大喜过望,便命令船队直接驶入了纳祖尔港。
这一次,傅鼎臣亲自来到了尼堪所在的船上。
“陛下,这道海峡原本是有一里长,五十米宽,这几日,在孙德孝海军陆战队的努力下,利用火药爆破的方式已经将水道拓宽到两百米,还将水深增加到七米……”
“七米?”
“陛下,原本是想加深到十米的,但考虑到沙洲的不断淤积,就算加深到十米,若是单纯地加深,两侧没有防护的话,过不了多长时间又会淤积,于是,职部与孙德孝商议过,并咨询土木工程总管小刘的意见后,决定弄到七米就行了。然后在两侧打上拼接的钢管,再灌入混凝土,最终将两岸的堤坝固定下来,这件事尚未最终完成,再过些时日完成后,就算再有淤积,隔个几年清理一下就行了”
尼堪点点头,船队很快驶入了潟湖。
“此湖当地人叫做纳祖尔湖,盐度还高于外海,正好可以用来煮盐,岸边我等已经建好了了可以一次性停泊两百艘大船的码头,同样,正式的码头只有约莫一里路,剩下的都是临时的栈桥”
不多时,纳祖尔港就在望了。
望远镜里,已经有了一抹正式的码头,足够停泊眼下这些船只了,再往远处看,一道不高的围墙里面,一顶顶带有瀚海军标记的军用帐篷错落有致地扎在里面。
见到尼堪皱起了眉头,傅鼎臣赶紧说道:“陛下,主要的建材都用到了休达,这里只能将就了……”
尼堪却摆摆手,“朕想说的不是这个,朕早就说过,只要是准备常驻的地方,只要无论军民,自己个起居不论,厕所一定要建设正规的,否则疫病一起就不得了了!”
一听是这个,傅鼎臣赶紧将正在抹汗的右手放了下来。
“陛下,原本也是想建设厕所来着,但精力都放在疏通水道和码头建设上了,但厕所也没有马虎,一整个陆战团,一共有八个厕所,都向下挖了大约三丈,宽约一丈,都设在一顶大帐篷里,坑里都用上了混凝土,每隔一段时间都用专门的船只用大坛子运到外海扔掉,这潟湖将来是我等长期相伴之地,岂能随意污染?陛下多虑了”
“还有,等乌季达正式拿下来了,还可以将粪便运到农户的田地里”
尼堪这才舒展了眉头。
“也罢,杨承恩的船队里还有一些砖瓦木材,赶紧将正式的厕所建设起来”
傅鼎臣双眼放光,“陛下,您这是同意将这里当成乌季达的外港了?”
尼堪没好气的说道:“你等既然已经花费了如此大的功夫,难道就这么舍弃了?”
当晚,尼堪就在纳祖尔港住下了。
次日,由于还有一些建材,船上的工匠立即动手将正式的厕所建设起来了,而尼堪本人也在岸边设置了一处帐篷。
又过了三日,拉希德使者才跟着灰衣卫来了。
估计是知道了大夏人已经占据纳祖尔港,此人竟然说道:“乌季达?不可能,只能用纳祖尔港换取得土安和伊斯玛仪等……”
“不用说了”,尼堪一听不禁大怒,乌季达附近都是半荒漠地带,与摩洛哥本土不可同日而语,眼下穆莱家族还是处于“篡越”的状态,人家萨阿德王朝还没结束呢,竟然大大咧咧回绝了大夏国谈判的提议。
既然如此,那就自取了。
“孙秀澜”
“末将在”
“你立即出动,带上整个神武军,眼下阿尔法草正是茂盛的季节,从纳祖尔港出发,往北深入两百里,然后沿着阿特拉斯山山谷向东扫荡,遇到阻碍的,杀无赦!一直到靠近阿尔及尔的地方才停步”
“是!”
“博敦”
“末将在”
“你带一个步军旅,沿着孙秀澜前进的路线细细探查,弄清楚沿途有多少人丁,做何营生,有何出产等讯息,遇到牧户就罢了,若是遇到农户,全部集中到乌季达附近!”
“是!”
“韩子龙”
“末将在”
“你带着陆战队往回走,在乌季达以北的海岸寻找港口,不需要太大,那里也没有优良的大港,寻找一处能够运载、装卸煤炭、铁矿、铅矿等矿石的码头并开始建设,今后那里便是专门的运输码头,并作为矿石的中转站,运到纳祖尔进行加工”
“是!”
“傅鼎臣”
“微臣在”
“立即组织工部有关人员,跟在博敦旅里面,考察附近有没有火山灰,这里靠近地中海的地方,到处都是石灰石,石灰、黏土都有,就是没有见到火山灰,细细查访,若是没有,就尽快将煤矿、铁矿开采起来,人员吗,我等在丹吉尔还有一些,加上俘虏的黑奴,先期开发足够了”
“是!”
“至于你”
尼堪倏地转过身来,对着那使者说道,“不管是不是拉希德要求你这么说的,还是你自作主张要这么说,既然话已经出口了,便只有一个结果了”
“朕发誓,将力保萨阿德家族,并与之结盟,至于穆莱家族,将是朕的大敌!你、伊斯玛仪以及一众俘虏,都会成为朕矿场的奴隶!”
“你……”
那使者瞠目结舌,尼堪却厌恶地摆摆手,让人将他押下去了,他既然敢这么说,肯定是受了拉希德的嘱咐,在如今这个世界上,在大夏国皇帝面前还能耍横的人屈指可数,既然你要耍横,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于是,就在拉希德在菲斯城翘首以盼使者的讯息时,这名使者与伊斯玛仪以及一百多名摩尔将领与接近两千黑奴一起在乌季达一天工作十二个小时,黑奴中,尼堪又抽调出大约三百名看起来还比较可靠的,每人发一杆长枪,让他们与瀚海军一起监视奴隶劳动。
尼堪的运气不错,就在靠近乌季达的阿特拉斯山中,傅鼎臣他们发现了一处死火山遗迹,死火山周围,将表面的一层约莫三米厚的沙土扒掉后,里面灰褐色的火山灰就露出来了。
于是,在乌季达附近,一处大型水泥厂也建起来了,加上周围的砖瓦厂、木器厂(从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威尼斯人手中采购木材)、煤矿、铁矿,在完全用泥土建成的乌季达城附近,一场自从巴巴里人入主北非以后,凡是不属于巴巴里海盗辖区的地中海沿海地带那种萧条了一百多年的景象便一去不复返了。
约莫又过了一个月,当尼堪这次带过来的农户全部铺到了乌季达一带,并种上小麦后,菲斯城的拉希德终于反应过来了。
这一次,拉希德亲自过来了。
他带来了大约两万精锐,既有他自己的直属人马,还有他弟弟哈兰以及侄子马赫纳兹的人马,正向乌季达开过来。
看来,在大夏人突然出现后,穆莱家族暂时团结起来了。
此时,尼堪已经回到了已经完工的休达城。
而阿林阿带着两个步军旅,一个骑兵旅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