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百詭夜宴笔趣-577 軟釘子看書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左丘城的城主府分为两部分,前面是办公之所,后面才是左丘茂明的个人居所。知客带着冥港使团进入府中,并没有把我们往后面领的意思,而是先带到了前面的会客厅。他请我们坐下后,又去吩咐下人端茶送点心,里外忙碌。
但秦嘉见知客忙来忙去,却一直没见他派人去通报左丘城主,便问道:“左丘城主何时接见我们?”
知客迟疑了一下,又堆起笑脸对秦嘉道:“副使何必着急?你们才刚到,且一路上旅途劳顿,定然疲惫了。就先请让我好好招待各位一番再去通报城主也不迟呀!”
秦嘉正色道:“且不忙招待。我们这次前来就是想求见左丘城主,商议大事。还望阁下尽快前去禀报为是!”
知客见秦嘉坚持,又推脱道:“左丘城主正在闭关,我们也暂时不方便进去打扰。”
秦嘉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既然左丘城主已经闭关,为何还带我们进城主府来?左丘城主还需多久才能出关?”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百詭夜宴-577 軟釘子鑒賞
这下知客就解释不通了,支支吾吾了半天,才道:“是殷副城主先让我带贵使来这里的,具体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
此前冥港信使收到的回信是以左丘城主的名义写的,表示同意接见冥港的使团,而且上面盖的确确实实是“左丘茂明”的私人印章。如果他明知道我们要来还故意挑这个时候去闭关,避而不见,那只能说明一点:他根本就没有想要和我们和谈的打算!
兴冲冲地长途跋涉来到左丘城,却得知很可能是白跑一趟,任谁的心情也不会太好。柳寒便开口斥道:“左丘茂明这是什么意思?先是同意见我们,等人到了又躲起来不见。还有,刚才在城门口故意刁难我们,也是他事先安排的下马威吧?”
精彩都市异能 百詭夜宴 起點-577 軟釘子看書
知客的脸色顿时白了,急忙摆手道:“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方才城门一事,的的确确只是一场误会!柳副港主还请息怒,我会把刚才的事禀告殷副城主,他肯定会责罚那些犯错的属下的……”
“殷发?哼!他最会护短了,你当我不知道吗?”柳寒听到这个名字,脸色更是不豫。
“这,这……”知客想不到柳寒当着他的面讽刺殷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时,会客厅外忽然传来一连串爽朗的笑声,有人道:“哈哈!怎么我刚走进来就听到有人说我坏话?”
众人愣住了,纷纷转头去看。只见殷发梳着标志性的大背头,穿着笔挺的西装,皮鞋锃亮,迈着大步走了进来。
殷发装模作样地按照西式礼仪鞠了一个躬,对我们道:“各位使节从自由城远道而来,着实辛苦了!嗯,左丘城主现在确实不便见客,所以差我来给各位接风!还请各位莫怪!莫怪!”
俗话说,拳头不打笑脸人。虽然大伙儿刚才确实有些气愤,但殷发这么一出场,一道歉,我们也就不好再发火了。况且,殷发好歹也是个副城主,由他出面迎接从礼仪上说也不算是慢待冥港使团。
殷发的目光先是挨个打量了每位使团成员,经过我时也没有特意停留太长时间,显然并没有当场认出我来。我神色如常,目光也一直看着他,不躲不避,不动声色。
最后,殷发的目光又落在了柳寒的身上。他再次笑了起来,道:“多年不见,柳副港主的风采依旧,巾帼英姿还是这般卓岳不群,实在令人敬佩啊!”
殷发明显是想讨好一下柳寒,化解一下两人之间的尴尬。但柳寒依旧冷着脸,不为所动。不过,她这次来的身份毕竟是正使,也不好一见面就甩脸,便淡淡回应道:“见过殷副城主!”
殷发见柳寒不想多说,也很知趣地没有继续尬谈下去,而是转向秦嘉,问道:“此次贵使团前来,是有什么好提议吗?”
秦嘉见殷发的态度似乎还挺热情,又直接问到了正题上,便随即提出了冥港愿与左丘城主动交好,两城之间建立正常商贸往来的一揽子建议。
但殷发听完也只说“好好好”,却并未立时表示同意还是不同意。他道:“兹事体大,我还需与左丘城主细细商议一番,才能给予冥港正式的答复。嗯,在此之前呢,还请各位耐心等待等待!”
说罢,殷发又叫来知客,吩咐他安排我们在城主府外的客馆休息,要好好款待我们,不可怠慢。
交待完知客,还未等秦嘉说话,殷发便再次深鞠一躬,转身走了,留下我们这使团一行依旧由城主府的知客来接待。
到了客馆,安顿好我们之后就连知客也告辞而去。冥港使团刚到左丘城第一天,竟碰了个不大不小的软钉子,偏偏又让人有火无处发!
我见此时左右都只剩下自己人,总算是可以卸了伪装,开口说话:“秦嘉,你看那殷发刚才是个什么意思?左丘茂明到底愿不愿意与冥港和谈?”
秦嘉耸了耸肩膀,道:“我估计这个殷发只是出来套我们话的,他一直在打哈哈,我也猜不透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觉得呢?”我又去问柳寒。
柳寒直到现在也没什么好脸色,只忿忿道:“左丘茂明老奸巨猾,殷发口蜜腹剑,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知道柳寒还是在怨恨当年在邬芳叛逃后殷发对待她的态度,也正因为如此,柳寒才不得不自愿加入阴军去了地府。但事过境迁,目前形势微妙,当然不能意气用事。
我又和秦嘉讨论了一会儿,始终还是觉得殷发的态度令人难以琢磨。他一来就问起使团此行的目的,似乎有那么一点与冥港和谈的意愿。但他终究只是个副城主,面对这种大事他拿不了主意,最后还得看左丘茂明的意思。
另外,别忘了左丘城还有一个副城主冷元魁。今天我们没有见到他,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态度。但他一向与殷发不太对付,两人从十几年前就开始明争暗斗,上次又率援军跟冥港联军在水晶城外打了一场恶战,估计见了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给我们。
讨论无果,我便随意在客馆当中走动,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不曾想,刚刚走到大门口,门外就闪出来两名城卫,全副武装,手里还各拄着一杆长枪。
“这是什么意思?”我不禁皱起了眉头,质问道:“我们是客人,你们却拦在门口外面,难道是打算软禁我们?”
其中一名城卫倒是面不改色,只解释道:“我们是奉命在这里站岗保护贵客的安全。如果贵客要出去,我可以派人去把知客叫来。”
“我们想自己出去走走也不行么?”我故意又问。
那城卫回答:“贵客初来乍到左丘城,自己走怕是会迷了路,还是让知客带着一起外出比较安全些。”
我刚想说自己认识路,不需要带路,但转眼一想,我现在扮演的身份只是个侍卫随从,不好说太多,也不好显露出我对左丘城的了解。于是,我思考片刻后便倒转回来找到秦嘉,悄声对他道:“我要出去一趟,但门口外有人盯梢。你以副使的身份出面,就说自己想去下城逛逛,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我好想办法溜出去。”
秦嘉答应了,随即走到门口照着我的意思对城卫说了。城卫见来了个官大的,不得不重视起来,当即派了一个人去找知客。
不一会儿,知客来了,他对秦嘉:“既然副使要去下城看看,就由在下亲自带去。但副使最好不要带太多人去,避免再次出现不必要的误会。”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百詭夜宴 ptt-577 軟釘子鑒賞
秦嘉回头随意地点了两名侍卫随从和两名杂役鬼随从,道:“就我们五个,总可以了吧?”
知客一看柳寒不去,心里的大石头就落下了,忙道:“可以!可以!副使请随我来吧。”
“等等,我先换套衣服。”秦嘉走回来,暗自给我使了个眼色。
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也躲到房间里把盔甲卸下,换了套便服。柳寒见我行为有异,也过来问我:“你是不是打算现在就溜出去?”
“没错。”我点点头,边换衣服便对她道:“来的时候我就跟你提过的了,和谈不成就要顺便把左丘城内的情况打探清楚。”
“那我也要跟你去打探!”柳寒说着,也准备要去换衣服。
我连忙拦住她,劝道:“你现在的身份是正使,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你,怎么能随便说溜就溜呢?他们一会儿要是看不见你了,恐怕我们都得露馅!”
柳寒忿忿道:“难道我就只能坐在这里当花瓶吗?”
我笑了,偷偷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哄道:“你平时都是女强人,今天就委屈做一次花瓶吧!”
柳寒白了我一言,但最终还是听劝了,走到客厅大大咧咧地坐着,又差人到门口去喊知客送吃喝的来。知客自然巴不得她好好待着,便忙不迭地答应了,赶紧派人去准备食物。
趁着柳寒和秦嘉分别拖住了门口的知客和城卫的时机,我绕到客馆后墙,跳起来攀到墙上往外张望。
我隐约记得这面墙后应该就是各大商行的仓库区,那里我比较熟,于是瞅着墙外巷子里无人,便一个翻身跳到了墙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