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線上看-第419章:傾巢出動展示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西北玉门关。
李崇义率领的八百唐卒,在偷袭过后,业已十不存一。
不到百人的小队,还是人人带伤。
哪怕是李崇义本人,盔甲的缝隙也隐隐有鲜血流出。
这一战,对于这些大唐甲士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虽说这些人都算是百战之士,但却也平生都未曾经历过如此惨烈的战争。
开始时,凭借着偷袭以及那被命名为‘天火雷’的泥土坛子,还能占据一些优势。
可到后来突围时,那就完全是凭借着想要活命的信念从敌人的包围圈内打出来的了。
见那些追兵马上就要赶到。
李崇义回头望了一眼,而后咬牙道:“兄弟们再坚持坚持,千万别掉队。”
在这种时候,掉队就是个死。
今夜,他手下人死的够多了。
他真的不希望再有任何兄弟倒在他的眼前。
另一边。
因河仓城一带,皆是平原的缘故。
哪怕相距数十里也能看见天边的冲天火光。
见这情景,本在巡夜的西突厥军卒都有些懵了。
那边是他们储备粮食的地方,此时怎么起了这么大的火光?
当在外巡逻的西突厥军卒将这消息告诉给西突厥主将护密罗时。
直将他惊得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赶忙跑出来查看情况。
待他也看见那西面的火光时,顿时就心凉了半截。
眼前这情景已经在明显不过了,肯定是玉门关的粮草营被偷袭了呀。
护密罗也来不及多想,当即抓住一名路过的军卒道:“去通知护密骨,让其率领轻骑一万,前去玉门关查看情况。”
“是将军……”
说着,那小卒便大跨步跑下去喊人了。
护密罗是胡人,虽说经过了赵有林的教导。
但有些东西可不是靠几句话的教导就能学的会的。
例如现在。
若李勣是西突厥主将的话,他绝对不会选择在此时回援。
因为一旦回援,全军势必都会知道粮草被毁一事。
这样就等于是主将自己断送了将士们的士气。
若李勣是西突厥主将的话,他的选择只有一个。
要么直接发兵攻城,占据敌人的粮草库,等待援军到来。
要么布置防御随后全军撤退,这样虽要牺牲一些兵马和前期占据的优势,却也不至于落入败局。
不过,护密罗不是李勣。
甚至,他还是李勣的敌人。
此刻,见西突厥大营升起了乱象。
不论是被围困在河仓城内的李靖也好,还是坐镇中军的李勣也罢。
他们都知道,战争即将开始了。
待到前去救火的军兵跑远后。
李勣直接登上点将台,喝道:“集合全军,准备进攻!”
同一时间,河仓城内的李靖也同样对帐下的军兵下达了准备打开城门,向西突厥发动反击的命令。
紧接着,大唐营地的营门以及河仓城的城门几乎同时打开。
十二万大唐甲士倾巢出动,直杀向西突厥营寨。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線上看-第419章:傾巢出動相伴
一名西突厥甲士单膝跪地插手对护密罗道:“报!敌军以倾巢出动,直奔我大营而来。”
听闻此言,护密罗亦是觉得有些头晕目眩。
但毕竟他是统帅。
这时候谁都能慌,就独他不能。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419章:傾巢出動閲讀
在调整了心情之后,他当即挥手说道:“通知耶律钟,速去前营,告诉他,不论如何也要抵御住敌人的进攻。”
“是。”
传令兵插手领命,随后狂奔下去传令。
至此,西突厥方面才开始组织起来,前往营寨抵御大唐的进攻。
此时的寨墙外是喊杀声震天。
那些把守寨墙的西突厥甲士早就发现玉门关方向燃起大火,军心也已大乱。
甚至在面对大唐甲士攻来时,都忘记了反击这事儿。
直到己方的千夫长亲自登上寨墙后,才好不容易稳住局势。
随后,寨墙上的那些军卒也都纷纷开始列阵集结,持弓向敌人反击。
可这时候才组织起来,哪里还来得及?
大批大批的大唐甲士已然快速的在寨墙上架起云梯,后面的士卒也赶忙顺着云梯向寨墙上攀爬。
此时,整个西突厥答应的东部寨墙已经完全失控。
到处都有西突厥士卒与大唐甲士近身厮杀,甚至一些厮杀都绵延到了营寨之内。
双方士卒的怒吼声、哀嚎声、惨叫声几乎连成了一片。
轰隆!
这时,忽然传来了一声巨响。
只见南边的寨墙整个都被蜂拥而至的大唐甲士给推倒了。
大批的大唐甲士挥舞着手中的武器,顺着裂缝冲杀进来。
这些大唐甲士,此刻一个个红着眼睛就仿佛是野兽一般。
进来之后,他们也不管对方是谁,对方是干嘛的,只认盔甲不认人,只要见到盔甲不一样的就砍,见到甲胄不同的便杀。
此时大唐方面已经攻破了两面寨墙。
哪怕是寨门都被大唐一方占领了。
而李靖则骑着高头大马立在西突厥营寨东门处。
李靖可不仅仅是单纯的统帅。
以这货的能力而言,他是完全可以当先锋的。
见时机已到,李靖也不再迟疑,双脚猛地一夹马腹,扬起手中的长刀:“杀!”
他一马当先冲,率领骑兵奔跑在阵营的最前列。
随着他放慢马速,他的身后陡然冲出了两名骑卒。
这两名骑卒各抓着一枚天火雷。
待到即将奔赴到敌军营寨近前时,两人便用火把点燃了天火雷上的碎步。
随即,两人也不迟疑,径直将手中的天火雷给扔了出去。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ptt-第419章:傾巢出動相伴
耳轮中就听轰隆!轰隆!两声巨响。
而那木质的寨门,也瞬间便分崩离析。
李靖也不迟疑,直径引兵杀了进去。
此时此刻他仿佛也找到了年轻时的感觉。
在西突厥的人群当中左突右闯如入无人之境……
……
且说李崇义一边。
他本来带着剩余士卒撤退,可却在这时听见了来自河仓城方向的喊杀声。
待到他登上山坡后,立马便看见了那冲天的火光以及混乱的厮杀场面。
见状,李崇义忍不住大笑三声:“看样子,咱们的两位统帅已经动手了。”
他回头看向身后的那些唐卒道:“兄弟们,咱们是跟着过去再杀一场,还是原地休整?”
战友的死亡以及濒死的挣扎很容易让人产生压抑的感觉。
那感觉就像是胸膛内憋了一团火,想要释放,想要杀戮。
所以,他在说出这话后,谁都没有说出不字,只握紧手中武器,齐声道:“将军您下命令吧。”
“好!”
李崇义昂了昂首道:“原地休息一刻钟,半刻钟后,咱们就杀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