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 ptt-第八百八十六章 不死的詛咒分享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我或许早就在与蓝血的意志对抗中被侵蚀了吧。”
“水银伯爵啊水银伯爵,我到底是应该感谢你还是憎恨你?”
“用巫师作为祭品,以巫师们的信念认知作为镜世界的材料?”
“虽然我只是个普通的三级巫师,但可不代表我能够接受您这位六级大巫师的摆弄呢。”
巨石人脸望向了天空,那和重力并不一致的方位:
“霜雪种与神同化,试图让自己和世界绑定,与世界同在。”
“精灵因为人类的反叛失去了地位。”
“您作为半精灵选择了人类的阵营,将精灵最后的挣扎击溃。”
“但是,谁也没想到,这些竟然是您的一场阴谋吧?”
“希望是我错了,但我实在想不出,是什么能够让您这位时代之子能够舍弃地位,将那么多的巫师作为材料舍弃。”
“别人不清楚,但是很不巧,我有幸与星空命运阁下有过交谈。”
“精灵们记述历史传颂诗歌。”
“以独特的形式记述历史,他们的诗歌甚至能够流转于时间长河。”
“认知和记忆的领域,除了您和蔷薇公爵之外,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更擅长。”
“不过…..”
巨石人面那巨大的头颅微微转动,看向了亚戈消失的方向:
“有那群丧心病狂地追逐‘真理之光’的白袍的捣乱,您到底有什么打算?”
“像那位蔷薇公爵一样跨越久远的未来在自己的后代身上复苏吗?”
“论对蓝血的运用,的确,作为半精灵半人类的巫师,您更加熟练。”
“可是……”
巨石人面的面孔上浮现出了略带疯狂的笑意:
“走了偏路的巫师可不止您一个,像我这样无法在巫师的道路上走得更远,自甘堕落选择结合职业者的力量的。可不少。”
“序列?途径?”
“把职业者活生生地剥离认知,以符文填充固定概念的行为,的确是大胆的尝试,堪比巫师皇帝抽离神之血并压制封印,作为血脉利用的壮举。”
“如果早一点成功的话,我也许不会选择职业者们的道路。”
“除了精灵,的确也只有您能够做到的事情。”
“不愧是时代之子。”
“而且……”
“眼前,水银的启明星”
“您应该知道,异界的生灵,它们的规则可和我们不一样啊。”
带着些许疯癫感的话语,从巨石人面的口中吐出:
“但是,没错,巫师的荣光,不会终结。”
当亚戈再度“睁开眼”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那宛如矛盾空间般错乱的区域。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前,那漂浮的无支撑墙体上的门扉,伴随着一声沉闷的碎裂声,应声崩塌。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无数漂浮的石块在亚戈的视野中代替了那面石壁的存在。
而随后,亚戈也忽然感觉到了一些奇妙的变化。
影响。
自己能够对这个错乱空间造成更大的影响了。
仿佛……去除了一些负担?
那么,自己能不能够离开这里?
试探性地,亚戈尝试动用力量。
但结果并不好,还差一点。
他能够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力,将他堵在了这个空间中。
自己还需要排除一些“负担”。
意识到那块石板碎裂给自己带来的“好处”后,亚戈心中腾起了这样的明悟。
缓缓地迈开步伐,无头骑士姿态的亚戈,向着视野中的其他事物伸出了手。
循着自身那股奇妙的感知,亚戈找到了一根断裂的柱子。
就像刚才接触那无支撑的漂浮石壁一般,亚戈伸出了手,凭着感觉,做出了抓取的动作。
一块看似普通的碎石被他从断柱上取下,在他的手中,巴掌大的碎石开始扭曲变形,而那断裂的支柱上也浮现出了门扉的轮廓。
与手中碎石扭曲的样子十分吻合的空洞,出现在了门扉上。
一回生,二回熟,亚戈将手中的“钥匙”插了进去,推开了门。
……
这一次,他所进入的地方,是一个繁华的宴会场所。
满是花纹的巨柱围出了一片空间,繁复花纹的巨柱装饰下,让这里看上去有着神殿般的宏大感。
巨大的宴会大厅总体上大致分割分成了同心圆般的两个部分。
中央,也就是那巨柱围拢的巨大高台之上,满是华丽纹饰装饰的地面上,已经有无数人影攒动。
而同心圆的外侧,比起中央的高台要矮上一大截的区域…..
满是各种一动不动的…..人偶。
亚戈的“视线”,扫过那些或身体残破、或衣物破碎的人偶。
就像是垃圾一样,这些人偶堆叠在下方。
就仿佛…..
从那巨大的高台上被甩下来的一般。
亚戈看到了一些有着近似吟游诗人装扮,身边有着各种破旧或破烂弦乐器的人偶。
短暂停下脚步,亚戈沿着外圈螺旋向上的阶梯,走上了高台。
在二层的阶梯上,也有无数人偶。
亚戈刚才所看见的无数攒动的人影,赫然也是人偶。
这些形似真人的人偶,仿佛完全没有发现亚戈一般,仿佛机械一般自顾自地动作着。
大部分是两两一对跳着或热烈、或优雅的舞蹈。
还有一些,则站在边缘处,在靠近边缘的桌台上自助取用“食物”的人偶。
和那些人偶一样的、明显并非真实食物的摆件。
能够清晰辨认出这些是人偶的同时,亚戈又看着他们仿佛真正的活人一般,在取用食物的自助桌旁,三三两两,三五成群“愉快”交谈的场景。
而在这诡异的场景中央,在亚戈所走上来的位置的正对面,从高台延伸出去的高大阶梯之上,一座宽背石椅屹立在延伸出的阶台上。
而在那阶台之上,半躺着一个….女性的人偶?
尽管那女性是人偶的模样,甚至能够清晰地看到其外露的肢体上的可动关节,但是,亚戈也能明确地意识到,对方和其他的人偶并不一样。
在这样的判断中,他以亚尔夫语出声道:
“你是?”
没有什么身份的伪装,没有什么欺骗式的开场语句,亚戈非常直接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而亚戈的判断,也并没有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