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三百零七章 會繡荷包的夫君熱推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墨君羽走到半路就遇见了久儿以及墨夫人,他们身后还跟着四大丫鬟。
讶异了一瞬,也是乖乖的向着墨夫人行了个礼,然后就毫无避讳的牵起了凰久儿的小手。
“母亲今日来找久儿是有何事?”
“感情你老母没事就不能来找久儿?”墨夫人有点不客气的反问。
精品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三百零七章 會繡荷包的夫君讀書
“呃……”
“其实确实是有事啦,你们的嫁衣我已经请了泽丰城的冯师傅替你们赶制,今日是带她来给久儿量尺寸的。”
虽然以前也给久儿定制过衣裳,量过她的尺寸,但感觉久儿最近的身材似乎又更加的丰满,那细腰真是瘦的连她都羡慕。
也不知,这么细的腰,能不能禁得住她儿子威猛的……啊呸,想什么呢。
墨夫人走在前面,懊悔的拍了拍自己的嘴,幸好她刚刚只在心里想了想,要是不小心说出来,肯定会被久儿认为她是个不正经的人。
“嫁衣。”墨君羽细细喃语这几个字,心头忽的浮现出一丝期待,好想快点见到久儿穿嫁衣的样子,那样子一定很美。
手不自觉的握紧了身旁人的手,眼神也不由得转到了她的身上,那笑也就自然而然就溢出了唇畔。
倒是凰久儿有些莫名的觉得他今日的心情极好,又想到他突然晚到了些时辰,难道是遇见了什么开心的事?
如此也就顺理成章的问了一问。
“你刚刚怎么来的这么晚,是遇到了什么喜事?”
然,墨君羽闻言脸上的笑却是顿了顿,但也还是没有敛住的继续笑着回答,“见到久儿自然高兴。”
呃……油嘴滑舌。
几人来到饭厅,白司神君和青司神君,以及苏子陌几人已经在那等着。
凰久儿几人一一落座,开始用膳。
期间青司神君一双眼睛来回不停的打量墨君羽几眼,又转到凰久儿身上瞧上几眼,欲言又止的表情就只差把“我有事要说”几个大字写在脸上。
但更奇怪的是墨君羽,每当青司神君下定决心要说的时候,他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总能精准又恰到好处的找些话来打断他。
弄的大家在饭桌上,都用着同样古怪的表情看着脸色一黑再黑的青司神君。
压抑的气氛,仿佛黑云压城,山雨欲来,而下一秒,似乎离那城摧满楼也就不远了。
然后又用着同样探究的眼神看着墨大城主,找各种借口给凰久儿夹菜,旁若无人的秀一秀恩爱,甜死人的撒撒狗 粮。
呕……真是够了。
这顿饭吃的真是饱的想吐。
好不容易熬到饭饱结束,大家却像是经历了什么难熬的折磨,脸色难看的不是一丁点。
饭后,墨夫人找了个借口又将凰久儿给拉走,继续教她绣荷包。
墨君羽一脸幽怨的望着久儿被她娘亲带走,好像小娇妻被恶霸强行带走,自己被迫与她分离,无可奈可,敢怒不敢言啦。
没的办法,他只好自己一个人到书房中孤独的处理公务。
直到了傍晚,所有的公务处理完,他娘亲也走了,才伸展了下手脚,稍稍活动了下筋骨。然后站起来,迫不及待的往汐院奔去。
凰久儿那边,她花了一天的时间跟墨夫人学会了缝制荷包的流程,
虽然已经完成了一个,但她自己实在不满意,便让着墨夫人给她留了些材料,趁着时辰还早又准备再重新缝制一个。
这样,直到墨君羽进来的时候……
“久儿,你在做什么?”墨君羽步进来,好奇的打量着她手中绣的看不出是什么的东西,又问,“这是?”
“这是君子兰啊。”凰久儿头也没抬一下的回着,下一秒似是想到什么,眼尾狡黠一闪而过。
忽的微抬起头,将手中的刺绣展示给他看,并询问,“你觉得怎么样?”
墨君羽眸华微闪,很是违心的夸道,“嗯不错,真好看。”
“是吗?哪里不错,哪里好看?”真是难为他能夸的出来,凰久儿心里虽是憋着笑,但也有一丝甜蜜涌过。
“只要是久儿绣的都是好看的。”墨君羽答的也非常干脆。
在她身旁坐下,眸光柔和的看着凰久儿一针一线,样子倒挺像那么回事,但绣出来的就是不咋地。
凰久儿心里越发的甜蜜蜜,干起活来似乎都更有干劲。
小手嘚吧嘚吧,一不小心下针的地方偏了,偏的还不止一丁点,正要撤回来时。
人氣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三百零七章 會繡荷包的夫君展示
骤然,墨君羽嗓音一响,“久儿,你弄错了,应该这样。”
凰久儿眼神“你知道个……”的看着他,“你这么懂,要不你来?”
本是想为难一下他,谁曾想这家伙居然还真伸手拿过她手上的刺绣给绣了起来。
然后,凰久儿震惊了,眼珠睁的圆圆的,眼神也由一开始的不可思议转变为惊艳,再到现在一脸茫然到怀疑人生。
一个男人居然都比她绣的好,难道她是个假女人?
开始怀疑人生的凰久儿慢悠悠的往躺椅上一躺,端着一盘点心,放在胸前,一手拈着点心悠哉的往嘴里送,懒洋洋的姿态,分明就是享受着人生。
而墨大城主则坐在一旁专心的绣起荷包。
过了半个时辰,墨君羽终于完工,第一次干这种细活,虽然速度是慢点,但效果还是不错。
凰久儿翩然的步过来,瞧了一眼,眼神欣赏,但语气却有些酸不溜秋。
“啧啧,墨大公子真是优秀,居然这么快就绣完了,看上去还不赖。”
何止是不赖,简直就是太好了好伐。
她都没有教他后面的流程怎么做,他自己居然摸索出来,做成了一个成品的荷包,这天分简直不要太逆天。
“你以前绣过?”
“第一次。”
凰久儿问,墨君羽回。
只是,这个回答真是太打击人了。
凰久儿整个人又焉了似的躺回了躺椅上。
墨君羽一见,将手中荷包往桌子上随意的一放,走过去,“久儿似乎不高兴?”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三百零七章 會繡荷包的夫君推薦
“没有,我怎么会不高兴,有你这么一个上的厅堂下得厨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连刺绣都会的夫君,我简直是太荣幸了。”荣幸的她有些无地自容好伐。
墨君羽被她那句夫君取悦到了,轻轻的低笑一声,上前一步,就着她空余的那点位置躺在了她的身侧,“夫人,为夫有点累了,陪我休息一会可好?”
“呃,行吧。赏你跟本公主同椅而卧的荣誉。”
“呵呵,夫人真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