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 ptt-第五十四章 再次挑戰的崔龍王!熱推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想到就要做。
‘大龙头’崔龙王可不是一个犹犹豫豫的人。
雷厉风行才是崔龙王的座右铭。
“沐馆主,你是红香坊的客卿,红香坊是‘四海帮’的外围组织之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沐馆主你也是‘四海帮’的客卿。”
“而你这次护送小女来‘香城’,真可谓是有勇有谋,所以,崔某人有个不情之请。”
“希望沐馆主成为‘四海帮’的客卿。”
“当然,不需要沐馆主你常驻‘四海帮’,你可以返回‘山城’,每个月的月奉提高三倍,有任务的话,酬劳也是另算。”
“而且,‘四海帮’的藏书楼将对沐馆主你全面开放。”
崔龙王十分诚恳的说道。
不论是语气,还是话语的内容,都称得上诚恳。
不限制自由,基础月奉提高三倍,还有‘四海帮’的藏书楼。
再加上,任务酬劳也是另外计算。
如果这都称不上诚意的话,杰森就想不到其它了。
而且,恰好的,这些都是他需要的。
每个月月奉的‘培元丹’从三颗变成九颗,如果提前拿一年的话,抛开已经拿了的三十六颗,他还可以获得七十二颗。
至于‘四海帮’的藏书楼?
杰森的兴趣更大。
他希望获得更多的‘传承之物’充实自己【徒手格斗】的额外选项。
自己一个人去找,怎么可能比得上‘四海帮’多年的积累。
因此,杰森很自然的点了点头。
“好。”
“沐馆主真是快人快语!”
杰森没有推脱,更没有说考虑之类的含糊话,而是径直答应了,这让崔龙王感到了高兴。
崔龙王最欣赏的就是杰森这样直来直去的人。
那种明明心底都同意了,还在嘴上推脱的家伙,他一向看不起。
“大山,去我的书房,把书架上的红色锦盒拿来。”
感到痛快的崔龙王对着徐大山吩咐道。
“是,帮主。”
徐大山躬身离开。
片刻后,徐大山捧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红色锦盒回来了。
崔龙王拿过锦盒,抬手就放到了杰森面前。
“沐馆主,这是您这次护送小女的另外一份酬劳,之前那是小女给你的,这一份是我当父亲给的,不一样,不要推脱。”
杰森没有推脱。
事实上,当徐大山捧着锦盒走进来的时候,杰森的鼻翼就忍不住的抽动了数下。
香味!
若有若无的香味!
而且,很熟悉。
是……
‘小造化丹’!
更重要的是,不止一颗。
杰森根据香味的浓郁判断,这个锦盒中至少是两颗‘小造化丹’。
出手就是两份‘大药’,杰森自然知道这里面有着拉拢的意思,但是对于崔龙王的手笔还是感到了佩服。
‘难怪能够这么快闯下这么大的基业,除去运气外,这份手段也是必不可少的。’
杰森默默的想着。
至于他不答应崔龙王还会不会送这两份‘小造化丹’?
杰森根本没有去想。
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
想要获得,就得付出。
在‘家乡’的时候,对于这个道理,杰森就是知道的,但是却还不够明确,等到了‘不夜城’,经历了数次被摩擦后,他早已经深有体会。
看到杰森直接就接过了锦盒,而且面容上依旧保持着淡然,崔龙王越发的感到了满意。
为人痛快能够获得他的好感。
而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人,则是让他看重。
尤其是当这个人还是一个年轻人时,更是如此。
呼!
崔龙王吐了口气,看向杰森的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
“沐馆主今年多大,是否婚配?”
“小女……”
“咳咳!”X3
崔龙王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宴会厅内除去杰森之外的三人马上就咳嗽起来。
豆包本来笑吟吟的面容瞬间阴沉,眼中浮现着一抹令人胆寒的煞气。
崔龙女则是完全被呛到了。
这是怎么了?
还没有过年就要催婚?
是不是太过分了。
而且,我也不喜欢……
崔龙女想着就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杰森,然后,还没有等到她再细细打量,豆包就挡在了她和杰森中间,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她。
顿时,崔龙女就打了个寒颤。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一条蛇盯上的青蛙。
不仅全身动不了,而且一股无法抹除的恐惧开始从心底升起。
徐大山这个时候,则是快步的跑到了崔龙王的身前,俯身在耳边,悄声的说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
“真是可惜了!”
崔龙王听到徐大山说完,很是诧异的看了一眼豆包。
豆包和杰森一起来的,崔龙王自然是知道的,而且,他还知道豆包是这位沐馆主的侍女。
侍女跟随着主子,这自然是没有什么不对的。
可是当听完徐大山的解释后,崔龙王马上就发现他想差了。
眼前的豆包,可不单单是侍女那么简单。
按照徐大山的描述,眼前这位沐馆主完全将武馆都交给了豆包打理,钱财之类的更是直接交给了对方,没有留下一点儿。
毫无疑问,这位豆包姑娘在这位沐馆主的心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
再加上徐大山说过,这位沐馆主身后应该有一股势力。
所以……
豆包表面上是侍女,实际上应该是总管内务的管家婆了。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 線上看-第五十四章 再次挑戰的崔龍王!展示
甚至,可能本身就是沐白所在势力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而且,说不定两人还是青梅竹马,早有情愫了。
在这样的前提下,崔龙王虽然感到可惜,但也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
他可是‘大龙头’崔龙王。
干不出拆撒他人姻缘这类下作的事情。
不过,崔龙王却也是羡慕豆包的好运气。
眼前的沐白多大?
不足二十。
身上那股子活跃的气血和年轻人特有的气息是无法瞒得过他的。
而一个不足二十就能凝聚‘气血’,凝练‘脏腑’,重塑‘骨髓’的大高手,其天赋才情是无话可说的,不敢说是百年不遇,但也是万中无一了。
这样的年轻人如果成为了他的女婿,‘四海帮’绝对能够再上一层楼。
甚至……
问鼎天下!
现在的帝国为什么能够出现?
不就是因为九大高手其二是帝国的掌管者吗?
假如‘四海帮’也有两个这样的高手,哪怕没有任何名义上的认可,但实质上也会差不多。
“可惜、可惜。”
“豆包姑娘真是好福气!”
想到惋惜之处,崔龙王再次摇头叹息。
没有什么隐瞒,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
豆包听到了。
脸上的阴沉又一次变为了笑吟吟,眼中的煞气也逐渐淡去,她看着崔龙王,看着这位赫赫有名的‘大龙头’,声音清脆地说道:“当然。”
理所当然的口吻。
天经地义的语气。
似乎理当如此。
崔龙王愣了一下,然后,再次笑了起来。
“原本以为沐馆主就是一个痛快的人了,没想到豆包姑娘也是这么的痛快,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崔龙王的话语足以让一般的小姑娘感到含羞了。
而豆包只是点了点头承认了这一点。
接着,就再次站到了杰森的身后。
要不是刚刚崔龙王的话语和崔龙女的目光,她根本不会走出来。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豆包,你知道你爸爸为什么这么爱妈妈吗?’
‘因为怕你啊!’
‘傻孩子,世界上哪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爱老婆的男人。’
‘那为什么爸爸现在跪着搓衣板,头上还顶着洗脚盆?’
‘咳、咳,这也是爱!’
‘记住了,如果遇到喜欢的人,一定要在外人面前给足他面子,有什么不满也得忍住了!等回了家,关起门再狠狠得抽他!’
豆包十分清晰记得自己妈妈在说完这句话后,就抡起鞋底子,大力抽打自己爸爸的模样,一边抽一边还喊‘你翻了天啊,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指挥我倒夜香,要不是顾及你面子,我当时就全让你吃了。’
而她的爸爸?
一边挨抽一边奉承的笑着。
为什么?
因为,当时她妈妈不仅把夜香倒了,还洗刷干净了夜壶、马桶。
豆包虽然无法深刻理解其中的事情,但是照猫画虎还是会的。
‘哼!
‘竟然想要抢我的馆主。’
‘要不是馆主在这,且你收回了刚刚的话,我就让你试试‘阎王帖’。’
阎王帖,就是她妈妈留给她的半成品毒药。
在这些天里,她已经彻底的完善了。
除去极微弱的水果味道外,‘阎王帖’没有任何的缺点,而且极为容易同水混合。
按照她妈妈的手法,或许毒死整个‘香城’的人有点困难,但是想要将整个‘四海帮’毒死,那是绰绰有余的。
而且,换成她妈妈教的另外一个手法,豆包有把握让眼前的崔龙王死得不知不觉。
已经站到了杰森身后的豆包,自然的被杰森宽阔的身躯挡住了,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十分可爱的小姑娘刚刚在脑海中转动着何等可怕的念头。
而桌上的谈话,则是继续着。
所有人都被此刻‘大龙头’崔龙王的话语声吸引着。
“什么?!”
“父亲您要再次挑战‘刀君’?!”
崔龙女噌的一下从凳子中站起来,一把就抓住了自己父亲的手掌,眼中的担心宛如实质,甚至眼眶都红了。
‘刀君’!
那可是天下九大高手之一!
虽然排名靠后,但并不代表‘刀君’弱。
相反的,‘刀君’很强。
只不过因为不喜争斗,才会排在第九,但真正的实力,绝对不逊色与‘天妖’、‘血魔’,而且,对于挑衅自己的人,一出手就是毫不留情。
也正因为如此,很少人敢于招惹这位。
因为,你招惹了九大高手的其他人,你还有活命的机会,但你招惹了‘刀君’?
霸刀一出,尸骨无存!
上一次‘大龙头’崔龙王之所以能够逃得一命,那是因为在战斗前就有三招之约。
是因为,‘大龙头’崔龙王无意中帮助了一个对‘刀君’来说十分重要的人,这才有了三招之约,但是这个人情已经还完了。
现在可没有了。
外人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崔龙女可是知道的。
她紧紧攥住父亲的手,深怕一松开,就失去了。
“放心吧。”
“上一次的挑战,足以让我知道差距,而我这一次的挑战,也是因为有了信心才敢提出来的!”
“‘刀君’自创‘霸刀’,霸道绝伦。”
“但我崔龙王自创的‘惊涛掌’就差了吗?”
崔龙王站起身,昂然说道。
一股令人心折的气势从这位中年男人的身上涌现。
就如同是大海中的浪潮。
不仅汹涌,还连绵不绝。
甚至在崔龙女的耳中已经响起了浪涛声。
但是下一刻,这样的浪涛声就消失了。
只剩下了崔龙王温柔的注视。
“为父保证,一定会赢。”
崔龙王说道。
看着自己父亲不容置疑的模样,崔龙女眼泪不停的流出来。
崔龙王马上手忙脚乱的给自己女儿擦眼泪。
“不哭、不哭,龙女不哭。”
“爸爸会没事的。”
“不信的话,爸爸给你演示一遍爸爸集毕生所学创出的‘惊涛掌’?”
“真的不比‘霸刀’差。”
崔龙王哄着崔龙女。
看得出,这位‘大龙头’或许不是一个合格、称职的父亲,但却是真正一个疼爱自己孩子的父亲。
大概可能是不太擅长表达吧。
这也是天下所有人父亲的通病。
而这个时候,外人在就有些不合适了。
杰森可不会打扰父女二人。
起身就带着豆包向外走去。
徐大山则是走在后面,轻手轻脚把门关好后,冲着周围的帮众打了个手势,示意守好周围,不要让人随意打扰帮主父女。
做完这一切后,徐大山走到了前面,为杰森、豆包带路。
“沐馆主,豆包姑娘,二位的落脚处已经安排好了,跟我来就好。”
徐大山一边说着,一边就拐入了四海帮的一处院落。
独门独院,庭院内种着两棵枇杷树。
枝繁叶茂间,果实初生。
树下石桌石椅,一侧则是观赏的假山与流水。
此刻流水汩汩,沿着山石而下。
二层的小楼位于院落深处,木质结构,一楼双门开间,内里亮堂无比,根根熏香早已驱除着虫豸与恶气,二楼细立着一根根弯曲的美人靠,沿着楼梯进入,则是三间大房,左右卧房,中间是一个书房兼客厅。
雅致,安静。
很明显,徐大山是知道杰森的习惯,特意挑了这么一个合杰森心思的院落。
“谢谢,徐先生了。”
杰森开口道谢。
“沐馆主哪里的话,这些日子真的是麻烦两位了,现在来到了香城,两位好好休息几日,有什么需要直接和下人们说就好,想要出去逛街的话,直接和我说,我安排人带二位在‘香城’内好好转转。”
徐大山说完,又说了两句,这才离去。
等到下人门也离去后,杰森直接进入自己的房间准备加餐。
而豆包?
她绕着院子转了几圈,尤其是各个角落里细细查看。
接着,她拿出一截竹笛,轻轻的吹了起来。
小院,微风,枇杷树下,吹奏的少女。
形成了一副很美的图画。
只是,下一刻,就让人毛骨悚然。
只见一只只蜈蚣、蜘蛛、蝎子、蛇、蟾蜍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豆包周围,然后,随着笛声按照豆包的心意遁入了小院周围。
除了爸爸妈妈、自家馆主外,豆包可不会相信其他人。
尤其是在这种陌生的地方,还是小心一点好。
做完这一切后,豆包转身就蹦蹦跳跳的向着厨房走去。
她要看看有什么食物没。
一会儿自家馆主准得饿了。
在饿了之前,她要做好饭。
她家馆主可不能饿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却迈步向着这里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