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愛下-第915章 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祝大家新年快樂)分享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长孙府中,长孙无忌下朝后跟往常一样把长孙冲叫到了跟前。
“冲儿,那个大唐皇家钱庄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吗?”
“阿耶,他们的反应跟孩儿推算的几乎差不多,那帮人还是太过于遵守所谓的规则,到现在为止都没敢跟其他钱庄一样调整存钱规则。我不知道他们是太过于自信,还是宁愿看着钱庄倒闭也也要维护所谓的规则。”
长孙冲满脸轻松的站在长孙无忌面前。
这几天,他接受到的赞美几乎比前面几年还要多。
长安城的勋贵和商家现在基本上都知道了渭水钱庄阻击大唐皇家钱庄的这一次行动,是由长孙冲策划并亲自指导实施的。
一时之间,长孙冲在长安城商圈的名声快速崛起。
“有点不大对劲,太过安静了,哪怕是他们真的不打算在得到李宽的指示之前修改规则,也不应该什么事情都不做啊。再不济,他们可以限制百姓去大唐皇家钱庄提取存款,或者跟其他的钱庄采取一些活动,利用迂回的方式规避规则不能调整的硬伤。但是,所有的这些,我都没有看到!这不正常!”
长孙无忌能够有今时今日的地位,自然不是单纯依靠李世民大舅子的这个身份,而是他真的有真材实料的。
眼下,许多人都等着看大唐皇家钱庄的笑话的时候,他却是隐隐感受到了不安。
但是,他又找不到什么理由来解释自己不安的原因。
“要么改规则,要么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渭水钱庄做大;孩儿的方案里头,留给大唐皇家钱庄的选择余地并不大。阿耶,哪怕是楚王府把库房里的所有钱财都搬到大唐皇家钱庄去,撑死也就只能支撑着他们不倒闭。”
长孙冲虽然希望一战就拿下大唐皇家钱庄,但是也知道这种可能性不一定非常高。
所以,在他的心中,只要这一次的行动之后,渭水钱庄能够坐上大唐第二大钱庄的位置,就算是成功了。
当然,要是能够顺利的把大唐皇家钱庄搞死,由渭水钱庄去享受那每年一百多万贯的利润的话,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渭水钱庄那边,这几天都还顺利吧?有没有碰到什么人过来闹事或者其他比较奇怪的事情?”
长孙冲的话,长孙无忌不置可否。
“很顺利啊。短短的三天时间,我们已经吸收了超过五十万贯的存款了,借贷出去的速度也在慢慢的加快,不用几天,我们就可以完成一进一出的工作;到时候,哪怕是李宽得到消息,让大唐皇家钱庄修改规则,也是晚了。”
“冲儿,楚王府的那帮人不好惹,你是吃过很多教训的。这一次却是异常的顺利,你不觉得这个顺利的有点过分了吗?”
“阿耶,您多虑了!孩儿承认,以前不够重视楚王府的实力,在他们手中吃过几次亏。这一次的行动,我是痛定思痛之后,制作了非常完备的各种措施,并且调动了渭水书院和府里面不少仆人去帮忙,才有了现在的成功。”
自己费尽心思取得的好局面,长孙冲觉得顺利是理所当然的。
“希望如此吧,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你可不能松懈,一定要留意有没有什么意外的情况出现,不要到时候又被楚王府给坑了!”
长孙无忌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哪里有问题,只好嘱咐了长孙冲一顿之后,就此作罢。
……
金太打铁作坊,一大早金太就带上了自己的印章,以及作坊里的一些介绍信息,让阿牛安排了好几辆马车跟在身后,朝着大唐交易中心而去。
“师父,作坊的材料前几天刚刚采办回来,也没有听到风声说材料要涨价,我们去大唐交易中心干什么呢?”
阿牛有点搞不懂自己师父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今天不是去买东西!”
金太神情肃穆的应了一句,脑中却是还在想着昨天晚上王富贵跟自己说的事情。
“不买东西我们带这么多马车过去干什么?”
看着身后的马车和护卫,阿牛有点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去借钱!”
阿牛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弟子,金太没有儿子,还等着他到时候给自己养老送终呢,所以倒也没有对他隐瞒什么。
“借钱?”
“没错,去大唐交易中心那边的渭水钱庄分号借钱!”
“师父,我们作坊现在并不缺钱,没有必要去借贷啊。虽然渭水钱庄的借贷利率比之前的下调了两个点,但是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啊。”
金太打铁作坊的财务情况,阿牛也是一清二楚。
所以到底缺不缺钱,他心中是一清二楚。
“为师准备去借两万贯钱,在现有的作坊旁边重新购买一块地,兴建一个专门生产四轮马车上面使用的齿轮和轴承等部件的专业作坊。如今四轮马车的销量是逐年增加,对轴承和齿轮的需求也在快速增加,为师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加大投入的领域。”
借钱的真正目的,王富贵是再三叮嘱金太不可以泄露。
为了让后面的场景显得更加真实,金太准备连阿牛都先骗了再说。
九分真话,一分假话,这种话才最容易取信于人。
如果金太连阿牛都没有办法搞定,那么一会还怎么搞定渭水钱庄的伙计呢?
两万贯钱可不是什么小数目,到时候渭水钱庄肯定要询问金太不少问题。
好在金太已经考虑好了。大不了就把自己现在的作坊抵押给渭水钱庄,反正只要把钱借出来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至于以后的事情,他听王富贵的安排就可以了。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他金太可不想成为楚王府和长孙家交锋的牺牲品。
“我们现在的作坊里头已经有专门的轴承生产线了,短时间内不兴建作坊也是能够满足需求的吧?”
“阿牛,做生意要看的长远一些,不能只看到眼下的利益。你都知道这只是短时间内可以满足需求,那么以后呢?总不能等到我们没有办法满足奔驰四轮马车作坊的需求的时候,再去考虑扩大作坊规模的事情吧?
作坊中,能够生产轴承和齿轮的,并不是只有我们金太打铁铺子呀。眼下渭水钱庄为了扩大规模,不管是借贷的利息还是借贷的审核管理都非常的松,我们不在这个时候乘机借钱扩大生产规模,那还等什么时候呢?”
为了完成王富贵的拜托,昨天晚上金太想了一晚才想出了现在的这个对策。
借贷资金扩大生产规模,这是金太打算切实去做的事情。
虽然做这个事的出发点比较特别,但是金太的这个借贷理由却是无可挑剔,完全经受得住考验。
并且他也准备真的按照这个方向去做。
这么一来,金太这次去向渭水书院借贷,不管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显得无可挑剔。
哪怕是到时候长孙家怀疑金太也是楚王府安排的托,也找不到什么证据。
“不是,师父我不是不同意扩大作坊规模,我只是觉得这个决定似乎有点突然。新的作坊要修建成什么模样,规划的产线布局是什么样的,准备在什么时候开始动工,这些东西全部都还没有考虑清楚就去渭水钱庄借钱,似乎有点仓促了。”
阿牛赶紧解释了一句。
金太打铁作坊的规模越大,对阿牛来说就越有好处,所以他是支持金太扩大生产规模的。
“等我们什么都准备好了,你觉得渭水钱庄的钱还能那么好借贷吗?”
金太的一句话就直接把阿牛给堵死了。
是啊,渭水钱庄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等到人家缓过了这一阵,再想轻易的借贷到大量的钱财,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特别是金太打铁铺子跟楚王府关系莫逆,到时候长孙家肯定会考虑这个影响因素的。
……
“侧妃娘娘,这些空白存单已经全部印刷好了,印章也都刻印好了,哪怕是渭水钱庄的伙计站在这里,他也没有办法分辨到底哪个是真的,哪个是我们防制的。”
楚王府中,戴全亲自带着一个木箱子来到了武媚娘面前。
作为楚王府第一个八级工,戴全是一个全能型的匠人,这些年没有少为楚王府立下功劳。
这一次要做这么重要的事情,武媚娘立马就把任务交给了他。
果然,戴全没有让他失望。
“好!戴师傅既然说没问题,那就肯定没问题了!这几天,还得委屈戴师傅在王府里住下,等到这事平息之后才回家。”
虽然戴全是值得信任的,但是武媚娘不希望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所以干脆就让完成了任务的戴全留在楚王府,免得不小心走漏了什么消息。
“没问题,一切全凭侧妃娘娘做主!”
戴全也很清楚楚王府现在面临的困境,自然不会觉得武媚娘“软禁”了自己是什么不尊重自己的表现。
“玄策,你安排的人从渭水钱庄那里拿到了储户的信息了吗?”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搞定了空白存单,现在需要的就是把空白存单变成真实的存单。
虽然她也可以让人随便编造一些人名和存款金额,但是稳妥起见,她还是希望仿制出一个“真实”的存单。
毕竟,在钱庄里干活的伙计,记忆性都比较好。
如果到时候去兑换的时候,发现了一堆自己没有任何映象的存单,难免不会临时升起去核对一下存根的想法。
那么一来,武媚娘的方案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
“没问题,已经拿到了。虽然只是拿到了其中一部分的信息,但是足够我们仿制存单了。”
王玄策要的只是储户姓名和存款金额这些基本信息,又不是要存根的备份。
所以,只是简单的试探了几名渭水钱庄的伙计,许下了重金之后就获得了一部分的储户信息。
相当于说王玄策花钱从渭水钱庄的内部人员手中购买了储户的出款信息。
这种行为在对方伙计看来,根本就没有什么风险,所以才会那么大胆的为了钱财把信息给卖了。
如果王玄策要的是存根的话,那么哪怕是许诺的钱财再多几倍,也是不大可能拿到的,也没有哪个伙计的胆子那么大,敢尝试把这种东西带出来。
哪怕是渭水钱庄的管理再松懈,也不可能不重视存根的保管的。
“好!那今晚就辛苦你了,明天一大早,我要看到大家拿着这些存单去到渭水钱庄取钱!”
大唐皇家钱庄的局面已经比较紧张了,武媚娘也生怕拖得太久,到时候生出了变故。
“侧妃娘娘,没有问题的。今天已经有好几个跟我们合作的商家从渭水钱庄那里借贷到了钱财,明天还会有一批人过去借贷。到时候我们就差不多可以开始散播流言,坐等渭水钱庄盛极而衰的场面。”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不管是王富贵还是武媚娘,都是非常期待看到渭水钱庄的这一幕。
“那些商家去渭水钱庄借钱,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吧?他们就连审核都不审核一下,直接就签订契约,让人把钱取走了?”
虽然武媚娘猜测到了渭水书院这段时间会疯狂的放松借贷的管控,但是也没有想到居然松懈到如此程度。
“我们找的那些商家,在长安城都还算是颇有名气的,想必渭水钱庄对这些商家也都有一些了解;所以常规的一些审查基本上都给省略了。听说短短的今天时间,渭水钱庄已经吸纳了超过五十万贯的存款,这么多钱财压在手中,他们肯定也是希望尽快的放贷出去的,要不然到时候单单钱财的保管成本和利息,就够他们喝一壶的。”
很显然,王玄策他们找的合作商家都是非常靠谱的商家。
像是金太那样,不管是他去哪家钱庄借贷,基本上都不会有问题。
更不用说他还可以拿出等值的抵押物,相当于钱庄不需要冒任何的风险,躺着把利息给挣了。
“那就好!这一次,我们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让渭水钱庄死无葬身之地!”
武媚娘眯着眼,脸上露出冷笑。
很显然,渭水钱庄已经是她的眼中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