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大明流匪-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樑家在行動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PS:感谢书友花笑云和书友pfgqd的打赏。
宣府各地都有人被杀,尸体被丢在了不同的地方,一时间,宣府上下人心惶惶。
普通的百姓更是很少出门,哪怕是晚上,也都早早关上自家大门,生怕有人半夜闯进来行凶。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聪明人,从中发现了一些秘密。
死的这些人里面,有很多都是头顶光秃秃的奴贼,至于另外一些分辨不出身份的死者,因为死了不少奴贼的关系,难免让人往奴贼身上联想。
宣府已经到了谈奴色变的程度。
“老爷,最近的风头不对劲,咱们的车队是不是等等再出发?”梁家管家梁友面色忧虑的提醒道。
梁嘉宾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说道:“最近死的那些人大多都是奴贼和奴贼有关的人,咱们梁家私下里与奴贼没有联系,找不到咱们身上,而且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奴贼的身上,对梁家的商队关心自然有所减少,这对咱们的商队来说是好事。”
听到这话的梁友觉得自家老爷说的很有道理,也就不在多说。
“对了,王家那边的货物都准备的怎么样了?”梁嘉宾手指夹着杯盖,另一只手端着杯子,嘴里问向梁友。
梁友稍稍欠身,恭敬的说道:“王家的货物都已经备齐了,随时可以和咱们梁家的车队一同去草原。”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王家的动作到时挺快。”梁嘉宾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又道,“你现在就去一趟王家,让王家的车队先行,咱们梁家的车队随后就到,到时在边墩汇合,然后一同去往草原。”
梁友微微躬身,道:“是,小的这就去王家。”
说完,他从梁嘉宾身边退走。
剩下梁嘉宾一个人,坐在回廊下面的躺地上,嘴里哼着小调,时不时拿起桌上的盖碗,喝上一口茶水。
只要这一次梁家和其他几家的车队顺利去了草原,从虎字旗手中争夺到草原上的商道,不出几年,梁家便可以取虎字旗而代之。
梁家将会成为晋商中最有实力的一家。
虎字旗拥有的一切,将来梁家也一样拥有,甚至比虎字旗更强。
因为梁家背后站着一位总兵,更有东林党的支持。
朝野上下都被东林党把持,东林党还有着拥立当今天子登基的天大功劳。
虎字旗不过是被招安匪类,他们梁家确实世代行商的巨商,哪怕虎字旗被朝廷招安,虎字旗东主刘恒成了大同的游击将军。
可在他眼里,匪类就是匪类,就算被朝廷招安,也洗脱不掉身上的匪气。
宣府商会会长这样的位子本就不该由刘恒这个匪类来当,只有像他们梁家这样的晋商巨富才资格做这个会长。
如今他梁家要做的就是拨乱反正,夺回本该属于他们晋商的商会会长之位。
梁友离开了梁家,一个人去了同为宣府晋商的王家。
王家的宅子在宣府城内。
路上耽搁的时间不长,梁友来到了王家。
以两家的关系,梁友来到王家,马上有人进去通禀,很快便被王家的下人带了进去。
“小的见过王东主。”梁友一见到王大宇,当即行礼。
王大宇随意的一摆手,道:“免礼吧。”
“谢王东主。”梁友直起腰,双手垂立站定。
王大宇手指轻轻敲打了几下桌椅的扶手,语气淡淡的问道:“你们东主让你过来,是不是车队的事情准备的差不多了?”
梁王两家的行动,一直都以梁家为首。
这一次派车队去草原也一样是梁家为首,王家在一旁协助,还有几个实力一般小商贾之家参与进来。
“小的回王东主的话,我家老爷希望王家的车队可以先行一步,然后双方在约定好的边墩汇合,在一同去往草原。”梁友恭敬的说。
王大宇手捋了捋胡须,面露沉思。
半晌他才说道:“最近宣府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你们东主偏偏选择在这个时候派车队去草原,还真是出人意料啊!”
“正因为宣府出事,各处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走,我家东主才觉得这个时候是车队离开的最佳时机,不容易被人发现。”一旁的梁友笑着解释道。
“唔!说的有道理。”王大宇点点头。
送车队去往草原对他们这样的世代在宣府经营的晋商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各处的边墩早就被他们晋商收买,就算没有被收买的边墩守将,只要给他们时间,被收买也是早晚的事情。
没有虎字旗之前,他们晋商一直都是通过收买边墩守将来与蒙古各部之间来往。
自打有了虎字旗之后,才一慢慢断绝了和蒙古各部来往,所有的走私商道全部掌握在了虎字旗的手中。
如今才过去几年的时间,曾经的那些关系想要拾起来十分的容易,唯一的困难就是虎字旗的反应。
几家晋商的车队去往草原需要避开虎字旗的眼睛。
“没什么事小的就先告退了。”梁友传达完自家老爷的话,准备从王家离开。
王大宇点点头。
梁友行了一礼,转身往外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王大宇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先等等!”
正要离开的梁友收回迈出去的那条腿,会转过身,看着坐在太师椅上的王大宇,恭敬的说道:“不知王东主还有什么要吩咐小的?”
“我问你。”王大宇说道,“你们东主知不知道宣府最近闹出来的动静,背后是谁在指使?”
梁友是梁家的管家,梁家很多的事情都瞒不过梁友,包括梁嘉宾的一些想法。
所以,他想要知道梁家是不是知道宣府最近一些事情背后的东西。
“我家老爷也一样不清楚。”梁友微微摇了摇头。
宣府各处最近都死了不少,但杀人者却从未露面,更为留下任何线索,反倒是死者中发现了不少的奴贼。
当地的商贾虽然有一些消息的渠道,可想要弄清楚这件事终究力有不逮,只知道做这件事的人针对的是奴贼和与奴贼有关系的汉人。
“既然你们梁东主也不清楚此事,你变回去吧!”王大宇摆了摆手,示意梁友可以走了。
“小的告退。”
梁友行了一礼,再次往外走去。
这一次没有人在喊他,任由他离开了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