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仙宮-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競爭對手推薦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他还是不愿见我吗?”
看见走出树林的孑遗童子,李千旎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
“主人让你自行离开,不然……”孑遗童子将叶天所说的话转述给了李千旎。
孑遗童子向李千旎微微拱手行礼,白净红润的脸颊上面无表情,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
李千旎大大的眼睛微眯,稍微沉吟之后,咬了咬牙,突然跪在了地上。
“叶天前辈,我知道您能看到。”李千旎看着树林的深处,认真的说道。
叶天当然能看到,见李千旎竟然有此动作,眉头微皱。
此女这是又在做什么?
不过叶天也懒得知道,他轻轻开口,喃喃轻声说道:“还不走?”
叶天说话的声音不大,可能在数丈之外,就已经无法听到。
但在这同一时刻,却有一道惊雷在树林之外,李千旎的耳边轰然炸响。
“还不走!”
在这一声之下,李千旎闷哼一声,脸色骤然苍白,神魂都被震荡,跪在地上的身影摇摇晃晃,仿佛强劲寒风之中瑟瑟发抖的干枯芦苇。
李千旎被吓得眼睛紧闭,长长的刷子一样的睫毛颤动,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强行稳住了心神,脸上闪过一丝恐惧的神色。
她知道叶天这是在警告自己。
但李千旎却并没有就此离开,还是倔强的跪在原地。
“我知道我给前辈造成了麻烦,但我这次来,是有要事告诉前辈,希望可以将功补过!”李千旎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说道。
“你我两清,我不需要你的什么功,也更不需要你来向我补救什么过!”叶天那淡漠冰冷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在李千旎的耳边响起。
这淡然的话语中,每一个轻轻的字节,都无比诡异的仿佛是一道冰冷的雷鸣,重重的敲在李千旎的神魂之上。
“是和射月车有关的事!”李千旎硬撑着潮水一样用来的窒息痛苦,奋力说道。
“……”
耳边顿时安静了下来,那些恐怖的声音都消失了,震颤发抖的神魂为止一松。
就像是刚才压在头顶上的一座大山被移开了。
射月车吗?叶天目中异色闪烁。
之前叶天得到关于这射月车在玄仙道人府邸之中的消息,就是用庇护李千旎三年的时间和李千旎交换而来。
因此李千旎现在所说之话,倒是可信。
“说!”叶天说道。
见到叶天此时的态度缓和,李千旎刚才心中提起来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之前我曾经告诉前辈关于射月车的消息,是在紫境联盟众人与我李家家族之人密探时,我偶然听到。”
“当时他们谈论此事,似乎是有什么谋划,只是担心被发现,当时我并没有仔细听完便匆匆离开。”
“昨天,紫境联盟的人,现身联系了我兄长李元翰,他们准备行动了……”
李千旎说着说着,突然感觉眼前画面骤然一变,等再次看清,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树林之中的小湖旁,叶天正坐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看着自己。
“紫境联盟的人?”叶天皱眉。
“是的,虽然每一次渡仙门打开,进入其中的名额都是固定的十个,但这些所有进入渡仙门的渡仙舟,都是由紫境联盟掌控。”
“他们想要给自己留一些,然后通过渡仙舟进入其中,并不稀奇。”李千旎解释道。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他们是什么人?”叶天问道。
“有几人,为首的应该是一名紫境使者,我只知道他被称为胤槐。”李千旎说道。
“这位紫境使者的实力如何?”
“我不清楚,”李千旎摇头说道:“在联盟中,紫境使者的数量很多,等级也各不相同。”
“比如我们三族紫境星是最低级的紫境星,上面只有一名真仙中期的紫境修士,有很多的低级紫境星,其上面紫境使者的修为也有真仙初期的。”
“在之上的中级紫境星,一般是由一名真仙后期或者真仙巅峰的强者来担任紫境使者。”
“最高级的紫境星,紫境使者通常都会达到天仙层次,不过高级的紫境星数量也并不多。”
“除了这些之外,在联盟本部之中,也有紫境使者,他们算是整个联盟之中的中流砥柱,虽然我不清楚具体,但联盟本部的紫境使者,修为最起码也是相当或者高于高级紫境星上的紫境使者。”
“而这名叫做胤槐的紫境使者,应该是来自于联盟本部,对外说是肩负着重要的任务,但根据我的猜测,他们的目的应该就是这片仙界之中的射月车。”李千旎一口气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其实此事叶天之前心中也有过猜测,既然知道射月车存在于渡仙门曾经所在的仙界之中,那么紫境联盟就不可能不会放任这规则神物在其中不去觊觎。
要么是紫境联盟掌握着随时进出这渡仙门的能力,要么就是也和渡仙门打开的时间一样,每隔七千年一次,打开之后才抓住时机进入其中探寻。
按照现在的情况看来,真正的情况应该是后者。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仙宮 打眼-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競爭對手推薦
紫境联盟果然派了人进入这仙界中寻找射月车的踪迹。
那么叶天就必然会与这些人碰上,毕竟目的相同。
为首的应该是一名天仙境的强者,虽然叶天不惧,不过确也要认真一些。
“你既然说他们准备开始行动了,那你可知道他们有何准备?”想到这里,叶天问道。
“不知道,他们非常警惕,联系我兄长李元翰,都没有告诉他事情,只是让他去玄仙道人的洞府探查情况。”李千旎摇头说道:“我也是因为知道了之前的事情,将这些联系在一起,才想明白了他们的目的。”
叶天点点头,沉吟了片刻,旋即将目光放在了李千旎的身上。
“不论如何,紫境联盟这都是在与你李家合作,你身为李家之人,不去帮助他们,却在明知道我也为了射月车而来的情况下,将这消息告诉我,又是为什么?”叶天淡淡的问道,目中有着审视的目光。
“李家如何,与我关系并不大。”李千旎面无表情说道。
“而且相比之下,叶天前辈你的能量和实力,也要比李家强大无数倍。”
“李家生我养我,我知道我依然是李家的人,也不会做出直接伤害到我李家之事,在此基础之上,我选择前辈,是我的自由!”
“而且此事乃是紫境联盟主导,李家只是在旁协助,事后所得,无非仙玉灵宝之类的东西。”
“在我看来,收获叶天前辈的善意,要比那些东西份量重的多!”李千旎认真说道。
精彩絕倫的小說 仙宮討論-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競爭對手看書
听到这里,叶天面露微笑,轻轻摇了摇头。
“我的善意,可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结。更何况,你应该可以感觉到,我对你的感观可并不太好!”叶天缓缓说道。
“一切事情都是公平的,付出多少,才能得到多少。虽然不知道付出多少才能足够,但不付出,就一定不会得到。”李千旎说道。
听到这里,叶天笑了笑,不置可否。
“李元翰去过玄仙道人的洞府了吗?”叶天将话题转移了回来。
“在我来之前,兄长还没有去,不过应该也就是这两天的时间。”李千旎说道。
“我知道了。”叶天点点头。
说完之后,李千旎便告辞离开了。
她这次倒是没有提出什么条件,看来还真如她所说,以此来弥补上次对于叶天造成的麻烦。
叶天的道理非常简单,你若是能给我实际看的到的好处,那我也自然会相应的不会亏待你。
当然,这也没有说叶天就这样原谅了李千旎,严格来说,也谈不上什么原谅。其实那些所谓的观感,都太过主观,而且对于叶天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
总之,李千旎这次所说的事情,对于叶天来说,还是有些作用的,算是一个挺重要的提醒。
李千旎走了之后,叶天抬手之间,扔出了一张符纸。
同时仙气蔓延而上,将符纸笼罩,在光芒之中,符纸化为了一只巴掌大小的鸟儿。
这鸟儿振翅飞起,一直来到了玄仙道人的洞府之旁,安安静静的停留在了附近一座枝繁叶茂的树冠之中,将玄仙道人的洞府监视了起来。
叶天分出了一丝注意力盯着玄仙道人洞府,这边则还是在专心修习那天机之术。
玄仙道人的洞府周围风平浪静,什么动静都没有。
渡仙门中,足够资格来拜访玄仙道人的修士都知道玄仙道人出门游历,并不在洞府之中。
其他不知道的人,闲来无事也不会无故专门来接近玄仙道人的洞府。
更何况,在玄仙道人的洞府周围还设置着极为恐怖的阵法,叶天都是借助空古石盘的玄妙能力,才得以悄无声息的进入了其中。
因此在这洞府的外围,一般很少见到有人影出没,只有偶尔也是在高空之中,不时有行迹匆匆的仙人飞行掠过。
毕竟渡仙门的范围太大,再加上类似于玄仙道人不低的身份,这周围的一整座山脉严格来说都算是玄仙道人的洞府范围。
可以说基本上平日里在这座大山之中,活动着的生命,应该只有玄仙道人洞府中的那几个道童。
只不过这些道童基本也不会踏出洞府的大门一步。
到了第二天的傍晚将黑时分,叶天终于注意到有一道人影悄悄的来到了玄仙道人的洞府,停在了那座宏伟的仙玉大门之前。
正是李元翰。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仙宮 ptt-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競爭對手相伴
李元翰先是敲门,片刻后叶天曾经见过的那个道童从门缝中探出了脑袋,告诉李元翰玄仙道人并不在洞府之中,还请离开。
李元翰本来还想以其他借口,就算玄仙道人不在,也需要进去,但那道童油盐不进,很干脆的将其拒绝,最后李元翰还想挣扎,那道童却是已经将大门关闭,不再理会。
不过李元翰看样子似乎是对于被拒绝直接进入有心理准备,他并没有气馁马上离开,而是不动声色在这洞府的周围四处的观察了起来。
叶天看出李元翰明显是在试探这洞府周围玄仙道人所设的大阵。
李元翰研究了半个时辰,最后才离开了。
在这天夜里,李元翰来探查了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玄仙道人的洞府外面再没有任何动静发生,甚至连一个恰巧路过的修士都没有。
叶天倒是不着急,一边继续修行参悟天机之术,一边有耐心的等待着。
大约过了半年的时间,还是这天傍晚,几个身影闪烁之间靠近过来,来到了玄仙道人的洞府之前。
这几个人叶天都不认识,但修为都不弱,最低的也在真仙后期,其中为首的那一个,叶天看不透,应该是已经达到了天仙之上。
看来那人也就是李千旎口中名为胤槐的紫境联盟使者了。
这胤槐身上穿着淡紫色的袍子,外表是一个白净中年人的模样,留着山羊胡须,头发竖在一个紫色的道冠之中。
叶天想起来,曾经那三族紫境星之上,见过的真仙中期修为的紫境使者脑袋上的,是一个白色的道冠。
这些人之中,并没与李元翰。
胤槐带着这几人来到了仙玉大门之前,却并没有叫门。
接着,叶天清楚的看到,这胤槐取出了一张符篆,挥手之间火焰窜出将符篆燃烧。
符篆在燃烧之间,有淡紫色的光芒闪烁,这些紫色的光芒浓郁而黏稠,在空中凝聚成了无数的水滴,仿佛一场紫色的雨,见胤槐等人全部笼罩,淅淅沥沥的落下。
异变陡生。
这些紫色的雨落下之间,叶天感觉到明显像是将原本覆满了尘埃的空间清洗得干干净净一样,在雨中的胤槐等人,身影开始逐渐变得模糊,最终消失在了这片天地之中!
但叶天却还可以清晰的感知到,这些人其实并没有离开,而是存在在那里!
就像是两张不同的白纸被叠在一起,然后使用坚硬的笔在上层那张纸上写下了字,虽然没有在下层那张纸上写,但那张纸上,却是留下了清清楚楚的痕迹,也可以轻松从中辨认出字迹!
这种诡异的状态让叶天猛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远处孑遗峰下院落之中的叶天暂时放弃了修行天机之术,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片刻之后,来到了玄仙道人的洞府之外。
叶天用遮星树将自己的气息隐藏起来,就算是玄仙这样的大能此时在他面前都无法发现叶天。
叶天远远的‘看’着刚才胤槐等人消失的位置,眉头微皱。
他们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但是又存在在另外一个和这个完全相同,但却是另一个世界的空间之中。
叶天知道,这些人只可能是去了真实的那个满是衰败荒凉的渡仙门废墟遗迹中!
……
渡仙门所在的仙界已经被摧毁了无数年,仙界又分成了无数的碎片,零落飘散在星空之中。
这些碎片之中的世界,都是没有生命存在,一片残垣断壁。
但是所有使用渡仙舟进入渡仙门的人,都会很诡异的看到曾经巅峰繁华的渡仙门,但并不是幻境,这个曾经的渡仙门,可以影响到这些进入的修士,这些进入的修士也可以影响到这个曾经的渡仙门。
比如那些李千旎,李元翰等人,没有能力挣脱出来,生活在曾经的渡仙门中,修行提升。
叶天是借助遮星树的能力,才能够从这个曾经的渡仙门世界之中挣脱出来,看到那真实残破死寂的世界。
简单打个比方的话,就仿佛是在做梦。
其余的进入这个世界的人,比如李千旎李元翰等人,都是在做梦,在没有醒来之前,不论这个梦多么的荒诞陆离,都不会质疑,潜意识的沉浸在这个梦里。
不过平常的梦里上天入地,生老病死,但醒来以后该是怎么样怎么样。进入渡仙门的这些人做的这个梦,可以影响到现实世界的自己。他们在梦里提升修为,那就是真的提升了修为,在梦里死去,那就是真的死去。
而叶天在这个梦里,他无比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梦。
到目前为止,叶天也确定进入这个世界之后,寻常的确无法挣脱,他自己也是靠着遮星树才可以保持清醒。
而现在这帮紫境联盟中来的人,看样子明显也是从这个曾经的鼎盛渡仙门世界之中挣脱了出去!从梦中醒来!
叶天一边想着,眉心遮星树的树叶纹路渐渐有微弱绿色光芒亮起。
他的身周明显出现了半透明的波动。
随后,在波动之中,叶天眼前的景象瞬间变幻。
充满了苍翠生机和缥缈仙气的世界消失了,玄仙道人那气派宏伟的仙玉大门也消失了。
出现在眼前的是充满了冷漠和死寂的残破景象。
他从曾经繁华鼎盛的渡仙门世界中挣脱了出来。
而在来到这真实的世界中后,叶天果然一眼就看到了此时正在残垣断壁中的胤槐等人!
不过叶天倒是也没有太过惊讶,毕竟为了寻找其中的射月车,紫境联盟对这里的世界应该也有这极为深刻的研究,找到了一些能够挣脱出来看到真实世界的办法也是应当。
只是想必这种办法必然不会太过简单,代价也不会小,不然应该早已经传播开来,而不是现在叶天第一次看到这些人使用。
曾经的世界里,玄仙道人的洞府周围笼罩着恐怖强大的阵法,但在现在这个真实的世界里,整个洞府都被摧毁,这阵法自然已经不复存在。
他们此时已经深入到了那洞府的范围之中,而且似乎是知道传送阵就在洞府后面的山壁山洞之中,向前走去没有停顿,目标非常明确。
叶天保持着气息隐藏,在后面紧紧的跟上。
片刻后,胤槐等人进入了山洞,在传送阵所在的祭坛前面停住了。
“就是这个了,这个仙界碎片里那一部分的射月车就在这传送阵里面,”胤槐说道。
一边说着,胤槐挥手之间,从储物袋中取出了数杆一人高的旗子。
这些旗子的旗帜通体血红色,飘摇之间,仿佛随时会有粘稠的鲜血从旗子上面掉落下来。
旗杆通体黑色,上面遍布着无数繁复清晰的玄奥符文,看上去深邃而强大。
“当年渡仙门覆灭之时,紫巽长老曾经欲打破这传送阵,结果未能成功,只是留下了无数裂缝,足以见得这传送者之坚固。”
“这无数年来,数位长老们一直也在思索应该如何摧毁这传送者,取出其中的射月车。”
“这碎灭仙阵,便是成果。”
“渡仙门七千年才开启一次,机会难得。我奉命而来,一定要借助这阵法,将这传送阵彻底摧毁,取出射月车!”胤槐环视着周围的数名部下,沉声说道。
看到这里,叶天目光微眯。
这些人竟然想要摧毁传送阵!
自从进入这渡仙门世界之后,叶天已经为获得这射月车一步一步铺好了路,对射月车几乎是志在必得。
若是任由这些人将传送阵摧毁,那岂不是意味着叶天的付出和谋划全部落空!?
叶天几乎不用迟疑,就确定必须阻止这些人的动作。
而这时,胤槐已经开始布置阵法。
他手中的旗子有八根,分别插在了传送阵所在祭坛的周围。
紧接着从每一个棋子那鲜红的旗帜上面,都有数道红色的线放射了出来,与周围的旗帜相互连接在一起。
当红线将八个旗子全部连接起来的时候,所有的红线交错组合之间,在空中形成了一个棱角分明的虚幻光阵。
这时胤槐和部下其余的数人都分散站开,每一个人都手捏印决,磅礴的仙力奔涌出来,灌注进入八个旗子之中。
叶天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随着庞大仙气的不断灌入,在那虚幻阵法之中,渐渐开始有恐怖的气息在其中酝酿了出来,并且气势还在随之疯狂暴涨。
这样的灌输,一直持续了超过半个时辰的时间。
“轰轰轰……”
一道沉闷的轰鸣巨响渐渐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