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他從地獄裡來 txt-461:噢,春天啊,要造作了(二更)讀書

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他跌进梦里,看见了熊熊燃烧的诛神业火。
业火之外,少年在求饶。
“师父,红晔求您,别再烧了。”
“她在喊疼,别烧了。”
“红晔求您,饶了她。”
“师父,您烧我吧,我代她。”
“这审判神我来做,您放了她。。”
“师父,红晔求您了,她会死的,她会死……”
少年跪在地上,哀求了很久,可是没有用,业火越烧越大。
他不再求了,不再哭了。
“对不起师父,徒儿不孝。”
他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跳进火海。
“红晔!”
重零开坛讲法时曾经说过,诛神业火是诸神的克星,能烧神骨、能焚魂魄,一旦坠入火中,便进入了火海的虚妄世界,无边无际、不死不灭。
业火把锁着棠光的玄铁烧成了灰烬,她躺在地上,喃喃低语,唤着她的心上人。
“戎黎,戎黎,戎黎……”
她发间的簪子幻成狐尾,护在她身旁,将她团团绕住,为她挡下了大半的业火。
诛神业火最先灼的是眼睛,所以不可以睁开眼,可戎黎要在无边无际火海里找她,只能睁着眼,任火光灼红了他的瞳孔。
“戎黎。”
他看见她了,过去把她抱起来:“我在这,我在这。”
她眼皮微微动了,意识已经混沌。
他说:“不要睁开眼。”
她身体很热,昏昏沉沉没了意识,不一会儿便现了原形,她被一双手抱着,眼皮睁不开,耳边好像有熟悉的声音在哄她,她昏昏睡去,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喊她。
“小白!”
“小白!”
“……”
是红晔在喊。
诛神火海是虚妄世界,无边亦无际。
“小白!”
“小白!”
突然,身后有声音:“把眼睛闭上。”
红晔回首,业火的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他微微眯着,看见了模糊的轮廓:“释择神尊?”
下一秒,他的眼睛被蒙上了。
戎黎告诫他:“不要告诉别人,你在火里见过我。”
说完,他幻成狐狸真身,把白灵猫严严实实的藏在了身体下面。
片刻之后,火光熄了,地上趴着两只猫,一白一黑,但不见戎黎的踪影。
因为红晔也在火里,重零终归舍不得下狠手,收了业火。
这是红晔的情劫,他渡不过。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461:噢,春天啊,要造作了(二更)相伴
重零一挥袖,把一直跟在棠光身边的那一缕红晔丢的魂打下了天光,随后剔了她的神骨。
“把她送回西丘。”
周基应道:“是,师父。”
削了神籍、剔了神骨,棠光不再是岐桑座下十九弟子,也不再是神。
岐桑还不知道玄女峰的这番变故,他因包庇戎黎,被罚在东丘闭门思过,已经有三百余年未与外界联系。
他在一处水帘洞中打坐修行,突然闻到血腥气,睁开了眼。
洞穴门口滚进来一个人。
岐桑起身,见那人一身白衣被血染红:“戎黎?”他走过去,把人翻了个面,“戎黎!”
戎黎像死了一样,紧紧闭着眼,眼角还在淌血。
“戎黎!”
“戎黎!”
岐桑一探他的神骨才发现,他的骨头四分五裂了。
是诛神业火。
他被诛神业火伤得很重,尤其是眼睛。
恰逢深冬,积雪覆盖了西丘的百里山峦,银装素裹,不见郁郁葱葱的松柏,但见树树梅花立在枝头,于冰天雪地里,俏生生地争艳,红得妖娆。
深山之处,有座茅草屋,屋里点着油灯,竹榻上的人儿还在昏睡。
她额头沁出了冷汗,在挣扎,喃喃梦语:“先生,先生……戎黎,戎黎……”
她胡乱地喊,一会儿先生,一会儿戎黎。
床头打盹的孩童醒了过来,看了看榻上梦呓的人儿,拔腿便往外跑。
“树婆!”孩童是刚修成人形的蛇妖,他跑到屋外,“树婆,她醒了!”
火熱都市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 起點-461:噢,春天啊,要造作了(二更)看書
树婆又吸了一口天地精华,这才回屋,床上的人半梦半醒。
树婆喊了声:“小白。”
她缓缓睁开眼。
“你终于醒了。”
她已经睡了一百多年了。
火熱都市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461:噢,春天啊,要造作了(二更)閲讀
她坐了起来,脸色苍白,消瘦又憔悴,呆愣愣地环顾了一圈:“这是哪儿?”
她嗓音哑得厉害。
树婆说:“这里是西丘。”
棠光有三万多年没回过西丘了,这山间的气味都变得很陌生。
“我为什么在这儿?”
她不是在玄女峰受诛神业火吗?为何会在这?
树婆解释说:“一位叫周基的神君把你送回了西丘。”
周基是万相神尊的二弟子,这么说,是万相饶恕了她?
可是为什么呢?
她在火里模模糊糊听见有人在叫她,是谁叫她?还有谁也受了罚吗?
她着急地问:“先生呢?”
“谁?”
她鼻子酸了:“我夫君,戎黎。”
树婆神色复杂,半晌不言,只是摇了摇头。
棠光急切地抓着她的手:“你的树根不是知道很多事情吗?你告诉我好不好?”她泪眼盈盈,红了眼,哽咽了喉,“他在哪里?你告诉我,我要去找他。”
树婆拍着她的手,叹息了声,语重心长地劝她:“小白,忘了他吧。”
天光的神尊她们妖精爱不起。
棠光把手抽走,摇头说:“不要,我不要忘。”
她擦掉眼泪,摸着头上的簪子,神色坚定,不悔、不改。
“他会来找我的,他一定会来找我的。”
她会好好等他,她最擅长等人了。他一定会来的,他说过会找河媛神尊织最漂亮的盖头,重新娶她。
****
冬去,春来,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柳枝抽了芽,青草冒了尖,棠光的长发已经及腰。
西丘百里山峦的桃花开得繁盛,树婆酿了好多坛桃花酒,定是树婆酿酒的技术不好,不然她怎么偷喝了那么多还是不醉呢。
她在西丘等了戎黎好久,她怕会忘了他,就把他送的簪子钉进了骨头里。
很痛,但是她很开心。
她现在是妖了,上不去天光,她变得不爱笑了,不爱说话了,也不爱吃零嘴了。她每天修炼,每天等他,每天望着天光自言自语,她说很想他,说在等他,让他快点来找她。她的法力变得很厉害了,整个西丘谁也不是她的对手。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那根定情的簪子里有戎黎一半的法力。
转眼,五百年匆匆而过,又到春天,西丘的妖兽没日没夜地造作,她好想他的先生。
这日,她被人掳走了,她没反抗,因为掳她的是岐桑。
她醒来的时候,有人在吻她,一下轻一下重。她睁开眼,四周很暗,应该是夜里。
她伸出手,摸到他的腰腹:“戎黎。”
“嗯。”
她抱住他,仰起头,把舌尖伸出来舔他。
她好感谢岐桑,想给岐桑上香,想叩谢他大恩。
戎黎吮着她的舌尖咬了咬,她动了情,嗯了声,娇娇地叫着。
“咳咳!”岐桑在门口的石凳上坐着,“我还在呢。”
戎黎抱着棠光翻了个身,将光景挡住:“岐桑,你先出去。”
岐桑:“……”
他去劫人之前,是谁警告说不准去的?
是狗吗?
算了,看在春天的份上,不跟狗计较。
岐桑甩袖走了。
暧昧的水声又响了。
戎黎吻得很重:“等我了吗?”
怀里的姑娘两颊通红,眼角泛着潋滟的桃色:“等了。”
洞穴里很暗,她摸着他的脸,一寸一寸往上,她摸到了他眼睛上系的带子。
“你眼睛怎么了?”
戎黎抬起脸,吻她的手:“降怪的时候受了伤。”
她当时意识不清,不知道他去了玄女峰,不知道他也在诛神业火里。
她紧张兮兮地、小心翼翼地摸着他的眼皮:“要不要紧?”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戎黎撒了谎:“不要紧,过些时日就好了。”
好不了,那是诛神业火烙下的伤,好不了的。
棠光捧着他的脸,凑过去亲他的眼睛,左边亲一下,右边也亲一下。
戎黎搂住她的腰,翻了个身,膝盖顶开她的腿:“忍一下,我可能要弄疼你。”
她娇羞地把脸藏在他怀里:“嗯。”
他褪掉了她的衣裳。
她突然想起来,赶紧推他:“红鸾星会动。”
他抓住她的手,放在腰上,俯身在她身上啄吻:“已经毁掉了。”
“哦。”
她身体缠住他。
他们欢好了很久,从夜幕到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