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笔趣-第1602章 驚爆無限猙獰 (上)閲讀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为了催动大型法阵,方外最强的老古董们豁出去了!
人人用心、用命,这一幕落到我们这些护法之人的眼中,带来很大的冲击力,心灵被震撼到。
不管封印是否成功,只说这一刻,确实是众志成城、不怕牺牲!
我一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亲手促成了眼前的场面,要是因此拯救了亿万生灵,那简直是功德无量!
更多的血从通天境老怪们的口中吐出,眼看着要有人支撑不住了,这时候,岭主忽然用沙哑又惊喜的声音喊着:“成功了,大家伙收功!”
这声音此刻响起,简直像是仙语纶音!
众老怪如蒙大赦,赶忙断开自家和一众大能的精神力联系,顾不上形象了,都是同样动作,火速的掏出丹药放置到口中,原地闭上眼运功炼化药力。
不得不如此,真的到崩溃边缘了。
我注意到岭主大人和千相道庭丘掌教坐在主阵眼那里都摇摇欲倒的,可见他们出了多少力气?
真的是全力以赴,这一声‘成功了’,为方外带来了生的希望,太好了!
护法弟子们差点忍不住欢声雷动,但看到自家老祖和掌门的惨样儿,都识相的捂住嘴巴,不敢发出声响惊动运功疗伤的老古董们。
我本想传音询问周爵是否安好的,但注意到他运功到紧要处,就没敢打扰。
转首看向异界出口那里,一重远比原本能量屏障要厚的封印能量网成功的覆盖其上,能量线沿着既定线路运行。
无数微型符箓被激发,宛似鱼群般的缠绕能量线前进。
能量线每运行一个周天,禁锢力量就增加半分。
那是非常复杂的运行方式,但能增强牢固性。
封印法阵运行时的异像也就持续数分钟吧,等到架构彻底稳定后,它们会自动隐形。
超级封印的强度太高了,足够封住十八个月的了!
那就是一年半的时间,方外正好可以缓口气。
用这段时间,研究更厉害、更长久的封印法阵,同时寻找史前文明,主要是寻找热武器结合符箓法术的超级技术,那是王牌,要是有可能,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咦?等一下,怎么感觉眼前的画面有点不对劲儿呢?哪里不对头?”
我忽然有所发现,认真看向四周,然后,骇然色变!
大幻魔岭麾下所属的通天境大能们,受伤都极其严重,他们接近奄奄一息了,但相对应的是,凰羽山庄麾下的通天境大能们,受伤程度明显低于大幻魔岭这边。
“这是不是说,他们方才集体出工不出力?”
一念及此,我不由大惊失色。
因为,这种状况意味着凰羽山庄所属的这些高手,包藏祸心。
“逃!”我只来得及喊出这么一个字来,声嘶力竭的喊,几乎用尽了全力。
这一声震天动地,内中充满了绝望和害怕。
因为,亿万分之一秒内,我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正副阵眼之下,埋藏了大量的魂石资源!
这在以往不算什么大事,每一次布置厉害法阵都是这般做法,但阴山是怎么被炸平的?那可是摆在那儿的前车之鉴!
至少,在这世上,古镜魔僧有本事遥控引爆魂石!
“假设说,凰羽山庄一方的出工不出力代表了祸心,那是不是意味着,眼下,大幻魔岭麾下最核心的高手团,集体坐在炸药桶上方?能炸死法师的炸药桶!”
这个念头只是一生出来,我就快要疯了,要被吓疯了。
晚了!
在我喊出逃那个字的同时,运功疗伤的凰羽庄主猛地睁眼,眼中映照出亿万星辰来。
然后,她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掐诀,反向掐诀。
“逆!”她喊了这么一声。
更可怕的是,我听到一个男人高喊了一声:“爆!”
“轰,轰,轰!”
爆炸巨响震耳欲聋,一多半的阵眼被下方的魂石爆碎成渣,连带着,端坐在上方的法师都被恐怖的天火和能量冲击所笼罩!
爆炸方向笔直向上,不会波及到周边去,但这般集中力量轰向上方的一点,可想而知,端坐在阵眼上的法师将是什么下场?
这一霎间,我目眦欲裂!
喊出爆那个字的人是,太虚阎罗,周爵!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地府巡靈倌 彼岸浮屠-第1602章 驚爆無限猙獰 (上)相伴
而在我的推断中,能够引爆魂石的,只能是古镜。
脑中闪电般浮现出似梦非梦的诡异经历来。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地府巡靈倌 線上看-第1602章 驚爆無限猙獰 (上)閲讀
古镜转世投胎了,他那一世的父亲正要说出孩子姓名,我清醒了过来。
眼下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当初,古镜投胎的地点是,失落深渊的坟碑镇!
而他这一生的姓名就是,周爵。
周爵就是魔僧古镜!
是我的生死大敌。
“不好,小木剑?……墓铃,救命啊!”
瞬间想到了最关键的一点,那把小木剑就是让我成为移动着的窥探器的主因。
不知为何,古镜通过那把小木剑,可以实时监控我的一举一动,不管我是否身在禁制之中,他都能监控的到。
这也是他能够混进大幻魔岭总坛的原因,远程监控着,他就可以按照我和刘老先生的走法通过大幻魔岭外的超级幻阵,并潜入总坛之内。
神不知鬼不觉的在阴山中做了手脚,引爆了阴山中的魂石矿脉,毁掉了大幻魔岭总坛和阴山主脉!
小木剑如此玄奇,是不是说,它内中藏了爆炸类的毁灭大手段,能够随时将我炸的粉身碎骨的大手段?
生死关头,我哪还顾得上面子不面子的?立马求救墓铃。
这种从内到外的爆炸,狗客卿也反应不过来,只能寄希望于本命法具,63号墓铃了。
爆炸火焰中,周爵已经翻身扑来,木龙剑出手,‘仓啷’一声,对着我眉心狠狠刺来,剑气犀利的似能刺穿宇宙!
他面目变了,虽然还是那熟悉的五官轮廓,但看起来极度狰狞,双眼也和古镜的一模一样了。
‘噗呲’一声,一截剑尖从我的后背透了出去,鲜血滴落,犀利剑气向着四周扩张,就要摧毁我的肺脏。
不是木龙剑,而是不知何时从储物法具中自己溜出来的小木剑,它瞬间变为一米多长,没有隐藏爆炸类手段,而是,穿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