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真是練氣期啊 愛下-第一千五十一章 泡腳

我真是練氣期啊
小說推薦我真是練氣期啊我真是练气期啊
“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了是吧?”张风表情古怪的问道,“那真的不是什么极品灵液。”
“前辈就不要再开玩笑了,随便什么洗脚水还是极品灵液,”水镜月点点头,一脸激动:“只要和鱼长歌拿走的那一桶一样,就完全可以。晚辈感激不尽”
张风复杂的看了水镜月一眼。
“可以。”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
看来摆明了是要问自己要洗脚水了。
唉,这些圣子。
真是花里胡哨。
连洗脚水都叫做极品灵液。
没喝过极品灵液吗?
早说啊,早说我张风要多少有多少。
这弄得我张风还以为你是来问我要极品灵液的呢。
“行吧,正好也到时间了,我也该泡脚了。”张风点点头。
此话一出,
水镜月一愣。
这……什么意思?
难道真的是洗脚水?
不,不可能!
那可是极品灵液,那恐怖浓郁的灵力,蕴含大道气息。
这种宝物,定然是经过数万年时间,阴差阳错机缘造化下,才在天地之间凝聚一滴。珍贵无比。
怎么可能是洗脚水?
虽然说是泡脚,但前辈的意思是……
是要制作极品灵液吗?
这……
水镜月两眼震撼无比,“前辈,您,您是说,多宝圣主带走的极品灵液,都是您亲手制作出来的?”
张风一愣。
亲手制作?
“呃,也算是吧。”张风挠挠头,脸色古怪:“不过说成是亲脚制作似乎更合适一点……”
“前辈,您可真会开玩笑!”水镜月恭敬笑道,内心却震撼不已。
不愧是前辈啊。
连极品灵液这种绝世仙酿,都能制作。
要知道,无数仙人穷极一生,都梦想着能喝一口极品灵液。
就连戒指中这位远古仙庭八帝座下的徒弟,都为了一口极品灵液上下求索,甚至他的亲传弟子玲珑真人,都为了寻找那极品灵液,终其一生,才寻到不多。
而眼前这前辈。
竟然能够直接亲手制作!
这……
这说出去,简直骇人听闻!
就连戒指中的老头儿在这一刻都震撼出声:“这前辈竟然要亲手制作!”
“这……”
“这到底是什么人物!”
“难道他是我某个师伯的转世?”
“极品灵液……那可是天地精华凝聚,日月灵气所化的绝世仙酿啊!”
“这等人物,和老夫这些古仙人,完全不在一个水平面上!天啊,我们苦苦寻找极品灵液的时候,他竟然已经能够动手制作了……这简直就是降维打击!”
张风没注意到水镜月眼中的骇然。
转身走到厨房。
“你要看看怎么制作的吗?”张风转头道。
毕竟泡脚的时候,旁边有个人说话也挺好的。
水镜月心中狂喜。
前辈竟然愿意让自己旁观?
那可是极品灵液这种绝世仙酿啊!
制作方法,足以引起任何人,甚至任何仙人的狂热。
谁掌握了制作方法,几乎就可以说,谁能够凭此在仙界中建立起庞大的势力!
要是自己学会了,不,哪怕只学会几成,这也……
水镜月呼吸急促,下意识就要点头答应。
但就在此时。
“不可!”老头儿的声音在水镜月心中响起。
被这么一断喝,水镜月原本狂热的内心顿时恢复了一些理智,想想之前自己的失态和胆大妄为,额头微微留下冷汗,后怕不已。
前辈能赐给自己极品灵液,已经是莫大的恩赐。
制作极品灵液的方法,则是无比的贵重!
怎么可能随便传给自己?
这是在考验自己作为棋子,心性是否贪婪。
“不愧是前辈!”水镜月心中后怕,“竟然能在不动声色中布下考验,若不是旁观者清,有老头儿出声提醒,我怕是根本无法察觉,完全无法压抑内心的贪婪了。”
“这种布局手法。”
“当真是算谋天下!”
水镜月深呼口气,恭敬抱拳:“前辈,这就不必了。”
“制作极品灵液的方法,乃是天下隐秘。晚辈自愧无功,不敢多看。”
“再者,制作如此绝世仙酿,方法定然繁琐至极,晦涩难懂,晚辈怕是神魂承受不住,也就不去登高好远了。”
水镜月不愧是圣子,恢复理智之后,几句话说的滴水不漏。
每个字都在表明,自己会成为一个合格的棋子,绝不贪心,定会忠心耿耿的为前辈做事。
张风点点头。
走进厨房,关上门。
从锅里打好水,嗯,稍微有点热,不过这种温度泡起来最舒服。
灵力鼓动,张风用地上烧柴的木头随手再次做了一个木桶,拼接在一起,然后将热水到在里面。。
拿了个凳子。
坐下。
伸脚。
“唔……”
在双脚没入热水的刹那,张风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享受!
放松!
双脚在热水的浸泡下微微晃动,互相揉搓,一块块脚皮脱落。
洗脚盆里的水逐渐变得微微浑浊。
张风其实是有点汗脚的。
其实张风也很困惑,为什么自己会汗脚。
按理说,修士筑基之后,肉身重铸,杂质完全排出,根本不可能汗脚。
但自己每天就是会长出一些脚皮,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很脏啊。
也就只能每天洗洗脚了。
这跟离州麒麟子的帅气人设可太不符了。
“不过,鱼长歌和水镜月的人设也不行啊……我只是长脚皮,他们怎么就偏偏好这一口呢?”张风挠了挠头,看着逐渐浑浊的洗脚水,一脸疑惑道:“话说,为什么水镜月觉得这会很繁琐。”
泡脚有什么繁琐的。
制作洗脚水,很麻烦吗?
要是愿意,我张风每天泡一桶给你都可以啊。
半小时后。
张风睁开眼,一脸享受的呼出口气,双脚从已经微微浑浊,而且变得不那么热的洗脚水里拿出。
又用干净的水冲了冲脚。
然后擦干,穿好鞋子,打开厨房的门,端着那桶洗脚水走出门外。
还没等张风开口。
水镜月已经满脸震撼、两眼满是惊喜和震惊的看着张风手中那装着略显浑浊的洗脚水的木桶。
她能感受到。
恐怖的灵气在其中酝酿!
其中更有数不清的大道碎片流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