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第1637章 世界虛影陰陽魚看書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木箱砸落的速度非常快,但却有规律,它们锁定了各自的位置砸下去的。
怎么说呢?
千葬局的阵眼所在,就是木箱锁定的目标。
砰砰砰!
连环震响传来,整个山地都震动起来。
我和莫十道忙施法布置禁制,紧赶慢赶的在更大动静儿之前催动数重禁制罩住了旧杏观,要不然这里的动静儿会惊动城中的居民,那可就不妙了。
法师界的事儿必须远离尘世,这是规矩!
几乎在我俩刚刚布置好禁制的那刻,就见下方的旧杏观中接二连三的竖立起一面面高有百丈以上的巨型旗帜。
每一面旗帜的颜色都不同,赤橙黄绿青蓝紫就不说了,还有黑白和彩色条纹交杂的阵旗。
随着巨型旗帜的竖立,各种颜色的光芒亮了起来,禁制空间内的空气发出咻咻的诡异声响,像是有无形的鞭子抽打在空气中造成的动静儿,连绵不绝的。
一枚又一枚人头大小的符箓在虚空中显现出来,是我不认识的符文类型,以往从未接触过。
只是看到遍布虚空的奇怪符文,就可以确定这必然是高阶位面的符文,不属于本位面所有。
隐隐约约的有一个世界虚影在符文流转间闪动,速度非常的快,但我还是看清了一部分。
有神通远大的道人只手遮天,也有形态恐怖的妖魔移山填海,更有身高百丈以上的巨型阴灵在阴风中凌空虚渡。
让我惊骇莫名的是,看到千丈高下的七面怪了,还不止一头,其中,体型最大的七面怪头上,迎风站着个戴着阴阳鱼面具的奇怪道人。
他似有所感应,扭头向我所在看来。
“嗤!”
被其眼神扫过的那一霎,我就感觉浑身鸡皮疙瘩蹦了起来。
阴阳鱼面具道人的眼神恐怖绝伦,似乎带着无尽杀机。
他对着我缓缓做了个动作,左手在脖颈前一横。
这动作代表的含义是个人都懂。
“尼玛!”
我怒骂出声,毫不犹豫的对着那厮比划出右手的中指。
那厮的眼神变了,怒意暴涨。
但不等他有第二个动作,世界虚影已经崩溃了。
因着残破阵盘,在那一霎莫名其妙的和上阶位面沟通到了一处。
更离谱的是,我竟然和御使七面怪的上阶位面大佬对上了。
虽然只有短短一霎,但已经意识到这厮是谁了,正是勾结主上在我赶赴地府过程中派遣七面怪偷袭的那家伙,乃是上阶位面的大高手,更是我的仇敌。
没想到,竟然以这种方式和他遥遥的过了一招?
即便他神功盖世对我而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上阶位面强者要是强行落到中阶位面来,只能保持本体强度,但法力是无法动用过多的,至少,不能超过本位面限制。
既如此老子怕他个鸟?有种来这方世界嘚瑟啊,看我不将他打成一百块的。
世界虚影昙花一现,紧跟着出现的就是听不清的咒语声,是极为特别的语言,反正我和莫十道都听不懂。
随着虚空中的咒语声越来越急,下方的旧杏观出现了特别吓人的变化。
只见旧杏观周边的泥土山石纷纷碎裂,然后旧杏观悬浮而起,这一刻,尸山血海的场景在阵旗之间浮现。
一具具白骨在虚空中耸立,一头头狰狞的阴灵在旧杏观各大宫殿的殿顶上滑来滑去的,发出摄人心魂的鬼嚎声。
千葬局,名副其实!展现的异像如此恐怖。
优美都市异能 地府巡靈倌 線上看-第1637章 世界虛影陰陽魚讀書
我能感受到此物释放的力量,太强了,可让日月无辉、天地变色。
只说它释放的势,就让通天境后期强者感觉悚然了,在此物面前,本位面的高手都会心生惊惧。
当年我也算是走运了,千葬局真正的力量没有释放万分之一,不然的话,即便莫十道暗中照拂,也不可能活着走出来。
虚空中有一股奇怪的波动在蔓延。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地府巡靈倌討論-第1637章 世界虛影陰陽魚看書
我心头一动,驱动意念接触过去,然后,心神巨震!
因为,一大段晦涩难懂的咒语传到心头。
刹那明了,这是依着阵旗掌控阵盘的咒语,应该是初始咒语,比使用白骷法具方便了太多。
不明白咒语的语言代表了什么意思,但不妨碍使用。
当它烙印在心的那一刻,就可以丝毫不差的吟咏出来了。
手像是不受控制的掐诀,口中低声吟咏诡异咒语,就见巨大的旧杏观在半空中猛烈晃动起来,其基底携带的泥土纷纷掉落,片刻之间就一尘不染了。
所有彩光向内收敛,此物迎着狂风而动,转眼间就缩成了个只有巴掌大小的圆形物事,其上插着十几杆小旗,一重宛似水晶般的透明物质覆盖其上,整体成了个半圆形的物件,下方是平的,上方像是扣了个水晶碗。
它发出欢快的声响,瞬移般的闪动了几下,最后出现在我平伸出去的右手中,就在掌心处停住不动了。
身旁传来一声叹息。
“老夫终于再次看到此物了,不过,说它是残缺之物是有依据的,掌院你将其翻过来看一下就懂了。”
他的话一出口,我就将此物翻转过来,定睛一看,心头‘咯噔’一下。
在此物基底中心处有个菱形凹槽,看起来只有指甲盖大小,深度只有一厘米多,但我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显然,此物最初是由三部分组成的,十几杆阵旗、阵盘本体加上核心的菱形之物,只有这三样组合到一处,才是终极版的阵盘,原名势必不叫风水环动千葬局,这是众魔院后起的名字。
不用说,要是找回遗失的菱形核心,此物将正式变身为上阶位面法具,或者,称之为法宝也够格了吧?
“可惜。”
我叹口气,将东西翻转过来,细细打量一番后,反手收进百佛图中。
此物并不抗拒百佛图,很是顺利的被收了进去,安静的像是个美男子。
“恭喜掌院大人收获千葬局。”
莫十道开口。
“以后就称它为‘千葬阵盘’吧。”我随口一说。
“谨遵掌院口谕。”
莫十道拍马的本事确实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