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笔趣-第134章 挑撥讀書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安宜如何了?”太后关切地问道。
苏宝儿简略地回答:“方才长公主腹痛不止,孙媳给她针灸通脉后已无大碍。”
“那就好,哀家听说离王与你去娘家住了?”
太后拉起了家常。
苏宝儿点点头:“王爷常年在外,府里下人懒散无礼,连王爷的吃穿住行都很糊弄,孙媳一心疼就把人都贩卖了,而且孙媳觉得腐肉要尽数挖去才能痊愈。”
“是这个理儿,不过还是要尽快把人补上,总住在娘家会让皇家脸上无光,你出生民间,别因为丁点小事怀了名声。”
太后并不是责备,而是长辈教导晚辈,温和又耐心。
闲聊了几句,太后按了按额角,看着十分痛苦:“你先回府去,下次来哀家留你用膳。”
“皇祖母怎么了?”苏宝儿问道。
“旧疾而已,不打紧,疼过这一阵就过去了。”太后虚弱地挥挥手。
太后身后的谨嬷嬷无奈地说道:“是年轻落下的毛病,以前能吃药缓解,现在喝再多药都没用,只能硬生生扛过去,让人心疼。”
苏宝儿根据症状判定是偏头痛,但具体还得检查后再定。
“我给皇祖母看看。”
她用中间三指按住太后的脉门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孙媳有套按摩手法,皇祖母若是不嫌弃可以着宫人学习,每日坚持可以缓解症状。”苏宝儿认真地说道。
此时她只是一个单纯的大夫。
而且太后给她的印象还不错,他愿意帮个忙。
谨嬷嬷连忙应下:“太好了,不过老奴记性不好,得劳烦您多教几遍。”
“不用。”
太后毫不犹豫地拒绝。
痛才好,能让自己清醒,记住自己背负的血海深仇,不然一身脾气血性早晚要被深宫后院磨平。
谨嬷嬷心疼得眼圈泛红,她的小姐这辈子太哭了。
“有病该治病,不然受疼的是自己,折的是自己的寿命,您该知道活着才机会看到心里向往的事情,比如林祁科考娶妻生子,又比如安王长命。”苏宝儿劝道。
太后听说进来林祁,赌石常赢,还开始读书练武,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如今最让她担心的是安王。
御医说安王是从娘胎带出来的弱症,很难活到弱冠,如今只剩三年不到。
“你能治安王?”
苏宝儿谦虚地说道:“只敬茶那日匆匆看了一眼,孙媳不敢说能治愈,但至少可以调理,延长寿命。”
“哀家听你的。”
太后不再坚持,配合着平躺在榻上。
苏宝儿站到头那侧,一边按摩,一边给谨嬷嬷讲解步骤和注意事项。
一番按摩下来,太后安静地睡了过去。
“王妃的医术着实了得,太后以往发作少说也要半日。”谨嬷嬷很兴奋,但太后睡眠浅,她不得不压低声音。
“有用就好,你若有不懂之处,可随时让人捎信给本妃。”
苏宝儿有意拉拢太后,按摩这点雕虫小技她不至于藏私。
谨嬷嬷谢过苏宝儿,还亲自将人送至仁寿宫外。
皇宫门前陆云深已经等候多时,好不容易等到苏宝儿出来,他立即迎上去。
“怎么到这会儿?有人给你气受了?”陆云深眉头微蹙。
“没有,有事耽误了会儿,还去看了下慧太嫔。”
慧太嫔早先是先皇后的侍女,先皇后了逝世后对陆云深多有照拂,但因为地位不高,敬茶那天她没出面,今日该去看看。
“慧娘娘身体如何?” 陆云深问道。
“她所居寝殿阴暗潮湿,关节酸胀疼痛,下次进宫我配些膏药送过去。”
陆云深想说谢谢,但想到如今俩人夫妻一体,说这两个字太生分了,他将苏宝儿揽进怀里,
苏宝儿拍开他的爪子:“大庭广众之下收敛点。”
陆云深从善如流地点点头,他到马车里再抱便是。
苏宝儿与太后和长公主相处和谐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皇后宫里。
皇后没好气地看了眼蒋若云。
亏她以前觉得这侄女天真烂漫,温婉可人,现在看来以前真是瞎了眼。
还没和云稷成亲呢,就挑拨得他们母子离心,以后还得了?
“云稷日后是要做大事的人,不能耽于儿女情长,你要做个贤内助,多和高官显贵的家眷走动走动,给云稷发展些助力,日后少不了你的好日子。”皇后强忍着脾气说教。
好歹是疼了十几年的姑娘,不忍心一杆子打死。
“是。”
蒋若云擦了两颊的眼泪。
但不是后悔,而是出于不甘。
她知道皇后发作她的原因是表哥带她出京散心,可这过分吗?
姑母年轻时勾得姑父罢朝多日,让他与重臣反目,搜罗天下奇珍,哪一样不比她做得过分?
说到底就是为看不惯她寻个理由罢了。
见她认错态度诚恳,皇后挥挥手:“回去好生反省。”
她还得去处理太后那边。
林家嫡系人丁凋敝,但林家是百年望族,依然枝繁叶盛,与朝中关系盘根错节,绝不能让苏宝儿捷足先登。
说完不等蒋若云离开,皇后就吩咐宝琴带了两样补品去了仁寿宫。
“听御医院说起母后的头疾又犯了,可后宫事务繁杂,忙到现在才有空闲来看望您,您千万别见怪。”皇后歉疚地说道。
刚睡醒一觉的太后心情甚好。
“你顾好后宫就好,今日离王妃给哀家揉按了一阵,效果明显。”
“本宫只当离王妃人缘好,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本事。”
“人缘好从何说起?”
“离王妃和多金钱庄是故交,人家特意给琳琅阁挪了地方,还传闻三件镇店之宝的价值价值亿两白银呢。”
皇后假装是聊起八卦,
太后眯眯眼睛:“云深找了个好媳妇儿。”
可对她们而言就不是好消息了。
见达到目的,皇后很快借口离开。
路上宝琴不解地问道:“娘娘,太后深居简出,一心理佛,您怎么跟她说这些?”
这点事根本不值当娘娘特意跑这一趟。
“你以为她念两句阿弥陀佛就是心如止水?她一生都在为林家筹谋,如今看似与世无争,却能给贤妃再争一胎,若是有了奔头就更了不得了。”
“可贤妃小心得紧,咱的人找不到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