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g8火熱都市异能 穿越從無敵開始笔趣-第七百三十四章 求教鑒賞-369er

穿越從無敵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無敵開始穿越从无敌开始
李一然心中不悦,虽然老金是有不对,骂几句就行,一言不合就动手,他可不太喜欢。
手一扬,气劲挡住横扫过来的尾巴,嗯力道不强,心中了然,气劲发出,将面前妖兽震退几步。
“你?”感受到李一然的举重若轻,妖兽不惊更怒,转头朝店铺大喊道,“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舅舅舅妈!都快出来!有人砸场子!”
“呃。”
李一然刚想解释,眨眼间从店铺闪出一大帮人形妖兽出来,大吼大叫,上来就要把李一然和老金活撕。
“都住手!”
其中一个年迈老妇人模样的喝止道:“都回来!认不清楚人是吧,这家伙就是我说的李一然!都进去进去,……,听不清楚话是不是,都滚进去!小儿,你也进去。”
很快,李一然面前就只剩下那老妇人,四目相对,扶住吐完闭眼晃悠的老金,开口问道:“我现在这么有名吗?”
“废话!”老妇人嫌恶的看了一眼老金的呕吐物,灵力外放,水团凝结冲刷地面,接着旋风将污浊水团卷上半空,然后飞向一旁屋顶上空。
李一然眉毛一挑,只见那屋顶上火光突起,水团嗤嗤烧尽。
松鼠前辈身影显现,飞到老金肩膀之上,无形之力将其扶正,口吐人言道:“好久不见!”
老妇人哼了一声,说道:“果然是你这老东西,真是越活越回去,保护人的低贱事也做……”
“哎,”李一然打抱不平道,“事情不分贵贱,你,我去!”
一道恐怖威压袭来,李一然刚想抵挡,松鼠前辈已经出手,灵力外放,如春风化雨般将老妇人的威压化去。
松鼠前辈继续说道:“算是小事误会,看我的面子上,算了。”
“哼!你个老东西有什么面子……”
这时,那店铺中探出一个老头脑袋,低声细语道:“老婆子,菜都快凉了,你不进来,哎呦!”
老妇人拿眼一瞪吓退老伴,接着看向松鼠前辈,看了好一会儿,最终,叹了口气,摆手道:“算了,和你说话就来气,滚吧!”
这两位明显有故事啊!
极品丫鬟 蝴蝶蓝
李一然好奇心顿起,刚准备询问,谁料松鼠前辈不由分说,托起他和老金,飞速离开。
… …
速度飞快,很快,回到长老会安排住所。
放好已经打着呼噜的老金后,松鼠前辈准备离开。
“哎,咳咳,松鼠前辈,等下等下。”
“怎么,非要问我和那位的关系?”
“嘿嘿,不是不是,是另外的,来坐不对请前辈上桌上桌,”李一然倒好两杯茶水,一杯推给站在桌上的松鼠前辈,一杯端起,喝了一口,询问道,“我就是有点好奇,这内城开店铺的是不是都有背景什么的?”
“差不多。”
“哦,松鼠前辈能不能解释解释。”
“也没什么,内城居住的本来都是,嗯,血统相对高贵,至于开在内城的店铺,其实是以前至尊安排,能开店铺的都是有功劳的,身份的象征,他们也不指望挣钱,而且每年都会有大量补贴给他们,算是你们所说的收买人心吧。”
“这样啊,我说呢,感觉开店都不怎么积极,感情都是有钱人有势的主,那我以后去店铺不是要小心翼翼,生怕打坏东西,把老板伙计当大爷,哈哈,和外面完全反着来了!”
“也没有那么夸张,由于我们每族的,兄弟姐妹比较多,碌碌无为或者不能形成圣核的也多,所以一般那种店铺产业都会交给他们打理,后台虽有不过本身实力也一般,你也不用考虑太多。”
“哈哈,那还好,我还真怕他们仗势欺人,搞高价菜爱买不买那种的。”
“不会,他们也要生活,圣城补贴再多也架不住分的多,为了生计不会出现你所说那种的,嗯,也别拐弯抹角了,是不是想问我和那位的故事。”
李一然笑了笑,说道:“想问,不过也要松鼠前辈肯说才行,漫漫长夜,聊天谈心也是极好的。”
“李会长倒是率性之人,我和那位,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就像你们人类所说,嗯,说不了了,他来了,我先退。”
“哎哎,别啊!”
松鼠前辈身影消失,很快,赤焰飞了进来,落在桌上,看了看两个茶杯,说道:“这杯,喝过没有,你这什么表情?”
“我说臭鸟你可真会挑时间,本来有故事听的,你看你,还瞪眼,不给你喝,哎你!”
赤焰嘴巴一吸,没有吸李一然拿着准备给松鼠前辈的那杯茶,而是吸走李一然喝剩的大半杯。
“嗯,味道差了很多,李小七,你脏了。”
“脏你大爷,有病吧你,跑过来就为喝我的,哎还动嘴是不是,信不信揍你……”
“来啊!”
李一然坐了下来,白眼道:“我可没你那么无聊,说吧,过来什么事?”
“嗯,听说你明天约了不少吃饭的,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消息倒灵通,时间还没定,不过按他们着急的性格,不是明天中午就是晚上,怎么,你臭鸟大人要去搅局?”
“懒得去,只是提醒你,”赤焰拿眼一瞟,那边四仰八叉张大嘴巴流着口水打着呼噜的老金,“别带他去,普通人的体格,打起来,我可不好保他周全。”
“哈哈,”李一然伸手想抚摸赤焰羽毛,不过被他眼神吓住,只好缩手笑道,“难为你还记得承诺,嗯不错不错,你大哥我很欣慰很欣慰!”
“滚!……,劝你最好找姓花的把他身上禁制解了,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带个普通人到处乱晃。”
“我的自信是来源你臭鸟啊,再说你自己又不是不清楚花落雨脾气,找他解还不如找你解,话说你也解不了?不应该吧,你不是比他厉害,难道徒有虚名虚有其表装腔作势,哎,又动嘴!”
“少啰嗦,金三水是他的任务,我不好插手,总之,你自己的手下自己看着办,咳咳,说其他的,你,你外面有什么产业,除了成一会?”
李一然注意到赤焰语气扭捏,眼珠转动,说道:“你这明显是有事求我啊,别拐弯抹角了,咱俩什么关系,什么事直说。”
“……,就问你平常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