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irw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將軍的桃花數不清 愛下-第二百一十八章 回家之爭端熱推-8x5yv

將軍的桃花數不清
小說推薦將軍的桃花數不清将军的桃花数不清
萧轻城低声道:“有劳费心,我在外面挺好的。还有,你既然这么精神,想来当初说生病也是假的了。既然没事,那我回头还回京城去。”。
萧老太爷气的胸膛起伏不定。不过他也没有大发雷霆,“还是跟着郡主一起走吗?”。
萧轻城点点头,“是,蒙郡主不弃,薇儿跟郡主家的世子玩的很好。我呢,也就沾点便宜吧!”。
萧老太爷冷哼一声。百万家业在这里,他却为了区区一个绣女跟自己闹翻。这十多年来,始终不肯回头。
现在这其实也面临一个问题。他若是跟临川郡主成了,那一个尚郡主的男人,自然是无法继承萧家的基业的。
萧老太爷一想到这里,就有些心痛。萧家这么大的产业,难道还真要给二房三房继承?
可是再一想,临川郡主可不单单只是个郡主,还是首屈一指的大富商。
临川郡主的财富,足足抵得上整个萧家。如此一说,城儿即使是跟郡主走了,倒也不亏。
再说了,既然是尚郡主,那自己多拿出几分产业来给轻城,估计那些族老们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一想到这里,老太爷的眼睛又亮了起来。
萧轻城一看老爷子的目光,就知道他又在算计了。
“有事就说吧,没事我回去了!”萧轻城作势要走。
萧老太爷可这就怕他一走了之。赶忙喊道:“哎,你急什么?我还有话说呢!”。说的急了,忍不住咳了几声。
萧轻城便又坐了下来。
萧老太爷喘息一会,低声道:“你要怎么才肯回萧家?”。
“不肖子孙,回去也是有辱家门,回去做什么?”萧轻城挑了挑眼睛,“反正萧家人多的是,也不在乎这一点半点。”。
“你?”萧老太爷又被气的大咳起来。
萧老三萧老四赶忙上前帮他送气。萧老三埋怨道:“大父年纪大了,大哥你别这么刺激他!怎么说都是一家人,哪来的这么大怨气?”。
萧轻城冷笑道:“是嘛!现在想起是一家人来了!”
萧老四赶忙道:“大哥,就算当年是我们错了,可也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还不能释怀吗?”。
萧轻城心头火起,怒声道:“释怀?凭什么?我娘死了,薇娘也死了,你一句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了?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说罢,愤然起身,准备离开。
萧老太爷沉声道:“我要是准许薇娘进萧家祖祠,享萧家香火如何?”。
萧轻城顿了一下。过了片刻才道:“不必了!就算进了萧家,那也都是些陌生人,欺负她的人。以后,我会跟她在一起,热闹与冷清,自然有我陪着。就算做孤魂野鬼,那也是我们两个一起。”说罢,扬长而去。
萧家爷仨看着他飘然远去,满心的话说不出来。
“大父,怎么办?这大哥心里还是有气啊!”萧老三低声问道。
萧老太爷叹了口气,原本矍铄的面容也显出几丝疲态。“算了,先回去吧!”他颓然说道。
萧老三萧老四很是有些不甘心。这萧轻城要是真的与临川郡主成了,那对于萧家,可以说绝大的好事啊!不说别的,光是在官府层面,各级官员还不得给萧家几分薄面?
如此一来,不管是南下广州,还是西去蜀地,继而杨帆出海,这生意完全可以做的更大。
到时候,萧家可就不止是苏州大户这么简单了。
名门隐婚:独宠嚣张小萌妻 澄澈冉杏
两人在萧家的产业里翻滚十几年,很知道开拓一个新市场会带来多少财富。
“大父,这大哥心里还是有心结。您别着急,我们继续找机会跟他谈。都是萧家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我们可不能让这么一个让萧家腾飞的机会就这样溜走。”。
萧老太爷叹了口气道:“也好,那你们就再找机会跟他谈谈。只要他愿意回来,条件随他开。”。
他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在老四的搀扶下,往楼下走去。
当年因为那个绣女的事情,萧轻城一反往日温文儒雅的姿态,与他针锋相对。最终父子俩决裂,老妻郁郁寡欢,最终抑郁成疾早逝。
因为跟萧轻城赌气,他拒绝萧轻城回来给老妻送行。甚至在他面前,故意抬举庶出的老二。
萧轻城跪地九叩后,带着薇娘远去,从此再不回来。
后来打听到,他们寓居在京城里,日子过得相当拮据。
再后来,薇娘难产而死。
当知道他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婴儿自己过活,萧老太爷也有几分悔意。不过要是让他主动低头,那还不如杀了他。
其实,只要萧轻城肯回来,说一声我错了。萧老太爷就可以翻过这一篇,两人重新过上父慈子孝的好日子。
可惜萧轻城看着风轻云淡,其实内心孤傲不逊,哪里会回来低头。
后来,他在京城里的文名也开始传播开来,渐渐日子也好过了些,就更没有回来的意愿了。
萧老太爷这几年深觉自己的年纪大了,若是萧轻城再不回来,这诺大的家产,就只能给庶出的老二了。
可是老二为人痞懒,这家业给了他,只怕要不了几年,就被人哄得哄骗的骗折腾光了。
若是萧轻城愿意科举做官,那老二有他照应,还勉强可以撑起来。可是自从那薇娘死了,萧轻城完全绝了科举的念头,好好一个到手的进士也给他放弃了。
现在他颓废多年,想再考就难了。不过若是能跟临川郡主成了,那可比一个进士强出太多了。
普天之下,谁不知道陛下极宠临川郡主。就连太子殿下,对她也跟自己的亲妹子一般。更不要说,皇上的嫡女,就是招了临川郡主的三哥做了驸马。
这可是皇亲国戚啊!
这要是做了仪宾,至少三代之内,恩宠无限啊。
萧老太爷坐着轻轿从街上过,心里滚烫。
他远远的从狮子林门前绕过,略略停了一会。却正巧看到萧轻城带着一个粉砌玉雕的女孩子走了出来,旁边还有一个十分俊美的男孩子。
几个大汉拥簇着,东水街那头去了。
东水街那边是极为繁华的市集,想来这是要去玩耍。萧老太爷眯着眼睛想了想,低声道:“走,我们也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