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催妝 起點-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熱推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宴轻的言外之意是,你若是说一句行了,那我就走了。
凌画瞧着宴轻,她想象里的宴轻穿上大红吉服是什么样,如今就是什么样,真真是潋滟华彩,她摇了一下头,“除了掀盖头,还有闹洞房,吃子孙饺子,喝合卺酒……好多事儿呢。”
宴轻转过头,“闹洞房?你确定?”
凌画神色一顿,闹洞房她不确定。纨绔们若是来闹,她哪有力气应付?她如今已经想倒头就睡了,能坐在这里,眼皮拿棍子支撑着呢。
她改了口,“那、吃了饺子,喝了合卺酒就行,别的就……就算了吧!”
别说闹洞房,就是洞房,她也没力气应付不了。
宴轻不说话。
凌画伸手扯他衣袖,扯了又扯,“我饿了。”
宴轻对外吩咐,“端饭菜来。”
有人连忙去了。
凌画指指自己身上的凤冠霞帔,又提出要求,“你帮帮我,太沉了,压的我脖子都快断了,帮我把这些东西都卸下来。”
宴轻嫌弃地看着她顶了一头的珠翠,“谁让你弄了这么多戴在头上的?”
戴了怕是足足有十斤,没压断脖子算她脖子结实。
凌画无奈,“新娘子都是这样子的。”
笑 佳人 作品
宴轻看着她纤细的脖子,刚要伸手,忽然想起她的可恶来,收回手,冷声说,“你是不是忘记了,我还有账没与你算?”
凌画:“……”
哎,该来的总会来。
她委屈巴巴地看着宴轻,“你想怎样与我算账?就算要算账,也等我有力气了再算好不好?如今我饿的没力气。”
宴轻冷笑,“你是饿的没力气吗?”
难道不是骑快马赶回来累的没力气?没累死算她命大!
凌画拽着他的袖子不松手,“我又累又饿。”
宴轻绷着脸,对外面喊,“琉璃,滚进来,伺候你家小姐,否则要你何用?不如滚出端敬候府去。”
琉璃在外一吓,连忙滚了进来,她是真的明白,这端敬候府如今谁做主,就算小姐再能耐,如今嫁进来,暂时还是得认清形势,夹着尾巴做人,她也不敢不听小侯爷的话。
宴轻冷着脸对凌画说,“松手,你再不松手,信不信我将你再送回凌家去?”
这句威胁管用,凌画识趣地松了手。
宴轻转身就走。
凌画瞅着他离开,想着走就走吧,反正今儿也不能洞房,她就算留了他硬拉着他陪她吃饭喝合卺酒,也不能再更多的做什么,这些东西,他如今不乐意陪她,以后补上好了。
反正她已经嫁进来了,这已经是值得知足的一件事儿了。
宴轻出了主母院,走到门口,脚步顿了顿,吩咐,“守好这个院子,任何人不得来打扰。”
有人应是。
宴轻去前面喝酒了。
纨绔们都等着宴轻去前面,见他来了,都欢呼一声,齐声对他道喜。
程初嘴欠地问,“宴兄,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你不是应该先陪陪嫂子吗?子孙饽饽吃了吗?合卺酒喝了吗?”
宴轻横了程初一眼,“你知道的还挺多。”
“那是自然,你大婚前,我恶补了一番,狠狠地了解怎么大婚。”程初很得意,“据说子孙饽饽要问生不生?你问了吗?嫂子是怎么回答的?生的子孙饽饽,那怎么吃得下去啊?”
宴轻:“……”
奴隶 情人
原来她嘴里的饺子,是子孙饽饽?还是生的?
程初不解,“宴兄,你这是什么表情?嫂子真将生的子孙饽饽吃下去了?”
宴轻瞪了他一眼,“告诉你做什么?想知道自己娶媳妇儿去。”
程初啧啧,“宴兄,你真是有了媳妇儿没兄弟,以前你可不是这样对兄弟我的,自从你和嫂子圣旨赐婚后,你就不待见我了。”
宴轻没好气,“那是你话太多了。”
还专捡他不爱听的说。
程初闭了嘴,他就是好奇嘛。
也有纨绔好奇地问,“宴兄,你和嫂子喝合卺酒了吗?是不是得等你和我们喝完了合卺酒,兄弟们去闹洞房的时候你们再喝啊?”
宴轻端起酒杯,“打消你们闹洞房的主意,没有。”
“啊?”纨绔们齐齐问,“为什么啊?”
有人问,“是因为嫂子太厉害了吗?不喜欢兄弟们闹?还是因为嫂子喜静?不想被打扰?”
“她累了,睡了。”宴轻一点儿也不想被人抓着问东问西,但这帮兄弟今儿是帮他出了力的,辛苦一场,总不能不给面子回答一二。
纨绔们恍然想起,凌画昨儿才从京外赶回来,今儿拜堂的时候,跪在地上起不来,还是宴兄拽了她一把,拉了她站了起来。
纨绔们有些遗憾,“不能闹宴兄的洞房,真是可惜了。”
但也表示理解,“嫂子的确是该休息,她一个女孩子,处理江南漕运的事儿不知劳累成什么样儿,如今能赶回来如期成婚,已经十分不易了。”
宴轻心想,她是因为江南漕运出了乱子才累的吗?她是因为萧枕。
蒙蔽世人的大骗子!
“你们怎么这么多话?还喝不喝酒了?”宴轻挑眉。
“喝喝喝,今儿不醉不归。”纨绔们纷纷端起酒杯。
程初又没忍住嘴欠了,“宴兄,照你这么说,嫂子先撇下你睡了,是不是你今儿没法洞房了?”
“洞房你个鬼!”宴轻将喝光了的空碗扣到了程初的头上,“酒都堵不住你的嘴,我干脆将你的脑袋拧下来得了。”
“别别别,兄弟错了。”程初再也不敢嘴欠了。
宴轻不比别的新郎官,招呼所有来客,他只与纨绔们坐在一起,至于别人,爱咋吃咋吃,爱咋喝咋喝,不是他请来的,他一概不管,比如皇帝,比如许多朝臣。
太后坐不住了,对皇帝说,“哀家得去后面看看凌画。”
皇帝点头,“天黑了,母后走路小心些,别太快了,朕等着你一起回宫。”
太后点头,脚步匆匆去找凌画了。
太后离开后,皇帝扫了一眼纨绔那群人,黑压压的,有几百号,京城做纨绔的子弟,怕是今儿都来给宴轻贺喜了。
他对赵公公吩咐,“去把宴轻给朕叫来。”
那东西今儿仗着是新郎官,只有三拜天地的时候对他行了个礼,其余时候,连一句话都没说,如今更是当他不存在,也不来敬一杯酒,像什么话。
赵公公来到宴轻桌前,对宴轻笑呵呵地拱手,“小侯爷,陛下请您过去。”
宴轻不想过去,转头瞅着赵公公,“陛下日理万机,还是早些回宫去吧!”
赵公公赔笑,“您过去与陛下说两句话,敬一杯酒,陛下兴许就早些回宫了。您知道的,陛下不轻易出宫,若不是今儿您大婚之喜,陛下也不会陪太后过来的。”
太后出自端敬候府,端敬候府是陛下的母族,陛下对宴轻,这些年多有纵容,哪怕他一年到头不进宫,但每逢年节,有什么好东西,不止太后想着端敬候府,陛下也是想着小侯爷的,哪怕小侯爷不耐烦嫌弃麻烦懒得瞧见应付宫里人。
宴轻只能站起身,“行吧,我这就过去。”
赵公公欢喜,想着请这尊佛挪一下身子,可真是不容易。
宴轻来到皇帝面前,对皇帝见礼,开口的话就把皇帝给气笑了,“陛下,您观了礼,酒也喝了,早些回宫去吧!否则宫里的人该多想您?”
皇帝伸手指着他,“你这是有多不待见朕?一年没见了,你就不想朕?”
宴轻坐下身,“陛下是后梁之主,需要我一个纨绔每日想着,那我得多有出息?”
皇帝噎住,“朕想与你说两句话,不是喊你过来专门气朕的。好好说话。”
宴轻坐正身子,“那您说。”
最好少说两句,说完赶紧走,没看到您这一尊大佛坐在这里,他的兄弟们都不敢高声吵嚷了吗?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皇帝见宴轻乖乖坐正,脸色好了些,对他说,“既然娶了凌画,就好好待她,你要知道,她这样的女子,天下少有,能嫁给你,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宴轻心里啧啧。
他是几辈子倒霉被她看上吧?
皇帝见宴轻神色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又气笑地摇头,“你这小子,从来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朕也懒得说你,只一句话,你与凌画,以后夫妻一体,既有缘分缔结连理,便好好过日子,别让太后天天为你操心,太后一把年纪了,操心不起。”
宴轻想说是那老太太成天的瞎操心,不过为了皇帝尽快结束话题,他乖觉地点头,“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