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笔趣-1030、跨越時間長河的思念相伴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光明降临,恩泽万物。
“什么?”
烛九阴傻眼,怎么会发生这种。
自己的天赋神通,怎么会被打破。
且是以如此轻松的方式打破。
“我说过的。”白麒麟耸耸肩膀,“你我是至交好友,彼此非常了解,我有何手段,你了解,你有何手段,我也了解,你我经常互相切磋,毕竟是经历过生死的兄弟。”
白麒麟说着说着,又一副要哭模样。
不知道的,还以为其所言为真。
烛九阴见白麒麟如此,不由微微皱眉。
他对此显然有所怀疑。
但这幅憨憨模样,着实让人摇头。
你很难将其与烛九阴这种强大生物联系在一起。
“白麒麟,难道,你真是我的好兄弟?”
烛九阴言语中满是憨憨。
他看着白麒麟,似乎又想起了什么。
“当然,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乃是死党,真正的兄弟,相信我,不会有错。”
白麒麟一副大忽悠模样,忽悠的烛九阴一愣一愣。
“你真的是白哥!”
烛九阴一句白哥,叫的白麒麟热泪应该。
“白哥!”
烛九阴上前,来到白麒麟面前。
“老九,我……”
嘭……
闷响袭来。
烛九阴上去就是一龙爪,将白麒麟轰飞。
飞在半空中的白麒麟窜血,一副遭重重创模样。
“白麒麟,你当我是傻子不成!”
烛九阴冷冷开口。
“麒麟一族的弃子,不配与我称兄道弟,何况,我能从你身上感受到一种令人厌恶的气息,这气息让我很不舒服。”
烛九阴望着遭受重创的白麒麟,表示非常好。
这家伙刚刚出手便破掉自己的黑夜降临,必然有些手段。
此刻将其击伤,算是给自己减少许多压力。
“兄弟情演完了?”
郑拓说道。
“不用着急,接下来,就是你的末日。”
烛九阴当即催动法门。
嗡!
地面之上,刚刚汇聚的一百零七人此刻宛若石雕,散发出阵阵光芒。
那光芒带有令人畏惧的气息。
“阵法!不对,不是阵法,是轮回井的力量!”
郑拓开始以为是阵法,但随着时间推移,明显感觉不对。
这力量层次不同,比阵法要高级许多,完全是另一种层次的力量。
嗡!
“接受审判吧,你们几个都要葬在这里!”
烛九阴以那一百零七人为媒介,使用出了轮回井的力量。
这轮回井十分不凡,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是第一次。
完全不知道这轮回井究竟有何威能,便也不知道该如何防御。
郑拓只能催动自身力量,将自己好好保护。
至于白麒麟与魔蝎老祖。
白麒麟不用管,这货厉害着呢。
魔蝎老祖则是表示不用,他想感受不凡,从其中学习。
郑拓尊重他的意见。
轮回井被促动,有莫名力量震动袭来。
原本以为是什么大神通,却是仅仅只有清风吹过。
清风拂面,吹过脸庞,郑拓眼前一晃,自己竟出现在一片高楼林立的城市之中。
这……
这既是轮回井的力量吗?
郑拓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一切。
眼前的一切是如此陌生又熟悉,仿佛一切都在昨天,有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
皇家 小 嬌 娘
“儿子,看什么呢?”
有声音传来,郑拓立刻转头看去。
那是一位中年男子,模样与自己有几分相似,年纪更大一些。
“老爸!”
郑拓的声音中带有一抹哭腔。
“好了好了,都多大了还哭鼻子。”
女人的声音传来,郑拓立刻转头看去。
一位中年妇人,面色有些苍白,整容显得十分憔悴。
“老妈?”
郑拓看着两位自己每次在梦中都会梦到之人,整个人显得难以自控。
“小拓,你记得什么不?”
“什么?”
郑拓询问,不明所以。
“你出了车祸,你难道都不记得了?”
郑爸说道,一脸疑惑。
“我除了车祸?”
郑拓表示怀疑。
这轮回井看来就是探索人内心深处的记忆,然后将其无限放大。
看来。
这与心魔差不多,近乎是一样的东西。
“没有错,就是除了车祸。”
郑妈说着,伸手,摸了摸郑拓额头。
“还有些发烧,在睡一会儿吧。”
“嗯,小拓,你好好休息,爸爸妈妈去上班了,等下班后来看你。”
父母离去,医院之中,仅剩自己一人。
如此熟悉的场景,郑拓曾经有过这样的体验。
“多好。”
郑拓看着周围的一切,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
一切的一切,终究只是一场梦罢了。
郑拓说着,起身,纵身一跃,从窗户跳了出去。
“啊……”
刚刚踏足屋舍的小护士惊叫出声,整个人当场晕倒。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就是这样的……”
迷迷糊糊之中,郑拓听到有人在说话。
当他睁开双眼,看到的事父母慌张的脸色,还有一群白大褂一生。
“小拓,小拓你醒了,这孩子,你怎么这么想不开,为什么要跳楼啊!”
郑妈眼中泪水哗啦啦流淌,看上去伤心极了。
“你小子真命大,幸亏是二楼,在高点,你就……”
郑爸言语中满是责备,但那种郑爸的关心,郑拓完全能够感觉到。
“什么情况!”
郑拓傻眼,感觉不对。
大婚晚成:宝贝不要跑
这一切的一切,不都应该是幻术吗?
既然是幻术,那我甘愿赴死,不就是会接触,为什么此刻自己无恙。
郑拓没有回话,他感觉不对劲,很多东西不对。
他身为王级强者,感知相当敏锐。
他使者催动天道印记,没有,什么都没有,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力量的存在。
他试着召唤神魂界,没有,神魂界也与自己失去联系。
随后。
他又尝试着召唤其他东西,结果不言而喻,什么都没有,他什么感觉到不到。
此时此儿的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这让已经喜欢了飞天遁地的他来说,很不适应。
他只感觉身体很沉很沉,很虚弱。
不知不觉中,他在度昏迷过去。
他醒来的时已经是三天后。
病床边是疲惫不堪的母亲,因为熬夜,已有黑圆圈出现。
明明没有多大岁数,却已好似暮年,带着一股死气。
这种感觉很差。
郑拓承认,这种感觉很差。
更差的是,此时此刻的自己,根本无法做任何事。
曾经的力量已经不再,自己如今就是一个普通人。
若还是王级的自己,完全有能力用混沌母泥给父母重塑金身,用神魂液让父母重新年纪,甚至踏足仙路。
但是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普通人,毫无用处的普通人。
他还是一个高中生,没有任何能力改变现状的高中生。
郑拓第二次感受到自己是如此的无力。
他的道心在此刻开始崩坏,这种感觉很差,对郑拓来说也很差。
轮回井真真切的击中了他的要害,让他呼吸困难,甚至带着一股撕裂的疼痛。
但是突然。
有一股冰凉的温暖,贴在了自己的头。
那是母亲的手掌,很粗糙,不像是女人的手,但是很微暖,带着一股无法言语的温暖。
紧接着。
一个疲惫的,却硬挺着的男子声音出来。
“你回去休息,我来看着儿子吧。”
那是郑爸的声音。
很疲惫,应该是刚刚下夜班。
但在那疲惫之中,却很坚定。
温暖的手掌与坚定的声音,将郑拓从那即将崩溃的边缘生生拉了回来。
原来。
无论过去多久,无论经历多少岁月,多少生死,变得多麽强大。
母亲温暖的手掌,郑爸坚韧的声音,都是那样的熟悉。
那是永生永世不会忘记的幸福,在这幸福之中,郑拓的道心越加坚固。
他要像母亲一样,给予家人温暖,他要像郑爸一样,坚定不移。
呼……
郑拓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整个人看上去清明许多。
“老妈,我饿了……”
要知道,没有比一句老妈我饿了,更能让老爸老妈放心的。
“好,好……有吃,有吃了……”
郑妈慌乱中起身,像是无头苍蝇般,寻找着什么。
还是郑爸稳重,取来热水,泡上一杯热饮,带给郑妈。
“先喝点稀的润润喉,回头在吃其他好吃的。”
郑爸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这个稍有言语的男人,显然与郑妈一样激动。
“老爸老妈我没事的,就是睡蒙了,一不小心掉了下去,以后不会有了。”
郑拓解释到,先让父母放心。
“嗯嗯……”
郑爸郑妈没有说什么,眼中满是溺爱的望着自家儿子。
如此就这般过了下去。
期间,郑拓仍旧试图证明自己在幻术之中,但效果甚微。
这让他不解?
这烛九阴的幻术也太强了吧。
实力明明没有自己强,却能将自己困死,这手段,不愧是上古龙族中的一员。
郑拓也有些焦急。
在这种地方这般下去,本体恐怕会出事。
虽然他的天道不灭体防御力惊人,却也架不住别人惦记。
不行。
我要快些回去才行。
为此,郑拓坐在自己那小屋中,开始琢磨。
他现根据落仙宗的法门,试着能不能感受到天地灵气。
结果可想而知,他做了三天三夜,差点被老爸老妈送去医院,他都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天地灵气。
可能是地方不对。
郑拓心里想着,来到野外。
野外人迹罕至之地,他盘膝打坐整整一天,也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灵气。
夜晚来临,郑拓望着漫天星光,若有所思。
一切的一切,来的如此真实,真实的简直不像话。
难道……
自己在修仙界的所有记忆,全部都是假的不成?
郑拓心中有如此疑问。
这个疑问出现,顿时像是长了草般,弥漫而出,在也难以消除。
“不对不对,肯定不对。”
郑拓摇头。
自己在修仙界的经历比此刻还要真实,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那么多存在,那么多人与事,怎么可能是假的。
既然修仙界不是假的,此地也不是假的,那究竟哪里出了错误。
郑拓思考着。
突然!
呜呜呜……
有狼啸之声传来。
郑拓心中一动,山里有狼?
看来环境还真不错。
他心里想着,便听到周围有莎莎之声传来。
一群小狼崽子,还真是干找你爷爷我的麻烦。
郑拓心里想着,当即发现一个问题,丫的自己现在不是王级强者,就是一个普通人。
根据在医院,医生与自己说的情况。
他曾经差点死掉,听这个意思,自己在这个世界死掉,好像就会真的死掉一样。
对于对幻术有深入研究的他来说,有些幻术很特别,你在幻术中死掉,便是真的死掉。
但这种幻术的破绽更多,所以很少人使用。
此时此刻。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跑。
郑拓转身就跑,一溜烟儿跑回了家中。
郑爸郑妈看着浑身大汗的儿子,皆感觉怪怪的。
自从郑拓醒来,就感觉儿子怪怪的。
“没什么,我就是运动运动。”
郑拓解释完便是去洗澡。
洗完澡,吃完饭,郑拓回到自己的小屋之中,继续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在思考中,郑拓竟然累到睡去。
这你根本无法想象。
第二日醒来,郑拓感觉自己浑身酸痛,说不出的难受。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并不是身体上,而是心理上的不舒服。
由俭入奢易,欧奢入俭难。
曾经的他是王级强者,还是王级强者中的王级强者。
抬手间移山填海,出手下毁天灭地。
但是现在。
他弱小的像是一个娃娃,没有任何强大手段,连一群野狼都打不过。
这种感觉很憋屈,让人难受。
呼……
呼……
深呼吸!
深呼吸!
郑拓用自己最熟悉的方法,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或许,对自己来说,这也是一种修行。
郑拓这般想,顿时感觉豁然开朗。
人生处处是修行,关键看你如何去想。
苦中作乐是一种人生态度,这样的人,运气注定不会太差。
郑拓保持本心。
既然没有灵气,那便不修灵气。
他学习深广,还有体术,强大的体术总不能也无法修行吧。
虽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暂时是回不去了。
既然暂时回不起,那在这个世界中,他也要让自己变得更强。
因为只有如此,才能在危险来临时,拯救父母,同时也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郑拓这般想着,第二日便开始习武。
果然。
体术在这个世界没有任何阻碍,可以修行。
对此,郑拓更加怀疑,自己在修仙界的经历,是不是都是假的。
体术能够修行,他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不同,实力在增强,且是以一种非常迅猛的速度。
十日后,他已能徒手战群狼,吃狼肉补充身体所需。
三十日后,他已健步如飞,成就一方强者。
在这样修行下去,他很快就能徒手接子弹了。
而随着修行继续,郑拓感受越来越真切。
那就是自己是活生生的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活生生的人。
就在这样的日子中,生活越来越好,一切好像都在向着某些特定的方向前进着。
然后。
问题就这样出现了。
郑拓看着眼前的日历,今日,中午十二点三十一分零二秒,会出大事。
大事便是自己驾车载着父母,然后发生车祸,父母离世。
这也是他生命的转折点。
历史重演,郑拓不会让其发生。
今日。
他没有开车,而是约了父母,去山中游玩。
山中狂野,并无车辆,危险也极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时间已过,并未发生意外。
对此,郑拓保持高度警惕。
他性格已经养成,不会立刻放松警惕。
但是,就在回城的路上。
一辆本不该出现的咔嚓,出现在道路上,结果自然出现。
一车人,除了郑拓,全部丧命。
郑拓从悠悠中醒来。
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怎么会这样?
郑拓难以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啊!
他的不解,并未得到疑惑。
且生活仍在继续。
没有父母的日子一天天过,郑拓仍旧在努力思考着,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年,两年,五年,十年,三十年,六十年……
不知不觉中,郑拓已血脉干枯,变成了一位老者。
他仍旧在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在这几十年的人生中,他走千山,踏万水,试图看破这世界的很想。
但是很遗憾。
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个世界,就好像一个真实的世界。
每一处细节,都是如此真实,让他找不出任何一丝一毫的破绽。
这是他这六十年来的收获。
昆仑。
传说中的圣山,有人说,在昆仑深处,住着神仙,乃是万仙之根。
郑拓在六十岁的年纪,决定独自进入轮回寻找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
这很危险,就算他如今的实力已有金丹期左右
但仍旧十分危险。
这些年下来,他深切的知道,自己若死掉,便会真正的死掉。
昆仑山脉之中,郑拓走在厚厚的冰层之上,感受这古老世界之中那蕴含的力量。
呼……
深深吸上一口气,整个人似有回到那个修仙界,与万千妖孽争锋的时代。
很怀念啊!
在父母离世后,郑拓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
相反。
他对修仙界竟有意思难以割舍的留恋。
在修仙界,他有很多好友,有爱人,有崇拜者……
似乎,在不知不觉中,修仙界比这里,更像是自己的家乡。
郑拓有这种想法,漫步行走在昆仑山中。
他血脉虽然干枯,但仍有余威,在这山脉之中,行走,并无任何问题。
漫步前行,寻找那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
咦!
郑拓走着走着,忽然心中一动。
他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这气息是,灵气?
他竟然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灵气。
在这没有被污染的昆仑山脉中,他竟然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灵气。
顺着感觉前行,来到一块巨大的坚冰前。
那灵气,就是从这坚冰的背后传来。
郑拓握紧五指,猛然挥出一拳。
轰……
整个昆仑山脉震动,而郑拓面前这座主峰的高出,竟有雪崩袭来。
郑拓身形一动,当即进入面前那被轰开的冰冻之中。
随后雪崩袭来,将此地彻底淹没。
冰冻之中,郑拓打开手电,小心前行。
此地漆黑无光,但灵气却是比刚刚浓郁许多。
一个好的兆头。
郑拓继续前行。
走了大概两个小时左右,他来到一处更大的冰洞内。
冰洞内,郑拓看着眼前的七座奇怪平台,露出莫名神色。
那平台仅有几十厘米高,上面任何冰冻痕迹,看上去十分古老。
这竟然是一座传送阵,而那灵气,就是从传送阵上的灵石传播而来。
这里怎么会有一座传送阵。
什么情况!
郑拓傻眼,完全没有想到,为何此地会有一座传送阵。
可惜可惜。
郑拓看着眼前的传送阵,无奈摇头。
这传送阵上仅有一块灵石,还缺少四块才能启动。
在这颗星球上,想要找到四块灵石,比找到轮回碑还要困难。
郑拓摇头,整个人显得有些颓废。
操劳一生,仍旧没有找到出去的路,这让他十分沮丧。
摇了摇头,整理心情,寻找其它出去的路。
好消息是,这里出去的路不止一条。
郑拓顺利开来冰洞,出现在一座山峰之上。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放眼望去,一览众山小。
郑拓见此情景,当即盘膝端坐山顶之上。
借助那一块灵石的特殊灵气,他催动了自己学习过,但极少使用的一种神通。
通天。
通天这个术很特别,源自当初鲲鹏祖师棺材板。
其与合道果,鲲鹏翼在一起,乃是一种会被低估的神通大术。
其特点是能够预知未来,算是一种卜算之术。
郑拓对这种大术有修行,但很少使用。
卜算之术这种东西很特别,搞不好会有损自己修为,所以他仅仅只是学了,却很少使用。
如今此刻,他忽然想起这通天之术。
“希望你能给我带来好运。”
郑拓端坐雪山之上,开始催动通天之术,演化天地,寻找那遁去的一。
寒风呼啸,吹过山巅,郑拓所在,很快被风雪掩埋。
一天,两天……
一年,两年……
十年,二十年……
在这昆仑山上,风雪是永恒的主题。
郑拓仍旧端坐山顶。
此刻的他,已化为被寒冰包裹的雪人。
远远看去,被被封此地,好似彻底身死一般。
时间荏苒,亦如白驹过隙。
郑拓已不知道自己端坐此地多久,他的身体已经失去知觉,如今的他,仅剩下神魂存在。
他无法移动,无法感知,唯有神魂,在那通天大术之中,畅游寰宇。
这种感觉很奇妙,郑拓从未有如此体验。
他保持本心,用自己的执着,继续演化通天大术。
又不的过了多久。
这昆仑山似乎从未变过,一切的一切,仍旧如曾经一般。
突然!
在某一天,郑拓所在,嘎嘣脆响出现。
那将郑拓包裹的坚冰裂开,郑拓自其中走出。
“原来如此!”
郑拓抬头,仰望星河。
他以通天大术推演天机,没想到竟真有所获,且完全解开了这个秘密。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并非幻术之中,而是时间长河的某个节点。
没有错。
他如今生活的地方是真实存在的。
只不过这里是过去,时间长河的某个节点之中。
那轮回井的力量,便是能够送他回到某个时间节点。
配合上烛九阴的阵法,将自己送回了自己最不希望回到的地方。
怪不得所以一切是如此真实,怪不得所有一切都无法改变。
就算此刻改变,也会因为某种莫名其妙的原因而失去。
如父母的车祸,该发生的,永远都会发生。
因为这是已经发生之事,时间长河会用自己的方式修修正他。
轮回井,时间长河。
若非郑拓掌控有通天大术,能够推演天地,算出如此手段,他一辈子也不可能想到。
自己竟深处时间长河之中。
关于深处时间长河之中,他并不感觉到不可思议。
因为他见识过那将自己葬在时间长河中的鲲鹏祖师。
那家伙功参造化,将自己葬在了时间长河中。
如今归来的鲲鹏祖师,明显更加强大。
以大王境对战天王境,那应该是自己的剧本才对啊。
郑拓的道心回复许多。
知道了自己身处何地,便有方法寻找突破,离开这里。
他细细品来,若有所思。
轮回井应该只是工具,凭借鲲鹏祖师的实力,难以发挥出全部功效。
所以。
最主要的还是那引导轮回井的阵法。
只要能够破除那阵法,自己就能脱困。
很好。
郑拓庆幸当初告诉自己应该什么都学一些。
也庆幸自己是一名阵法师,且修行极深。
阵法。
郑拓思考,有何破绽。
在那山谷之中,烛九阴用一百零七人布置出的阵法,很显然这里存在有大问题。
一百零七并不是一个圆满之数,应该是一百零八才对。
天罡,地煞,两种阵法。
天罡代表上,上面是星辰。
地煞代表下,下面是山峦。
不对不对。
郑拓摇头。
地煞的下应该代表的都市中的高楼大厦。
因为他是从城中醒来的,阵法不可能在荒郊野外。
如此这般。
他来到天台,仰望星辰,寻找天罡三十六之数。
经过数日观察,郑拓露出笑容。
果然如此。
满天星斗,凡人只会觉得好看,但在郑拓眼中,那就是一枚枚棋子,能够布置成各种阵法的棋子。
天罡寻得,郑拓立刻寻找地煞。
不出意外。
他乘坐直升机,在这钢筋水泥的城市中,竟然寻得七十二处水源。
这水源明显很特别。
天罡地煞,阵法已经寻到,其中,定然有一个是假的。
因为烛九阴缺少一枚棋子,所以这其中有一枚棋子必然是假的。
而那一枚假的棋子,便是出口所在。
郑拓显得很激动,凭借他多年经验与所学,终于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他开始丈量这座城市,走遍大街小巷。
夜晚。
他会从各个角度仰望星空,寻找那星辰的真假。
如此这般,十年后。
他终于确定那唯一的缺口在何处。
这一日。
郑拓看着眼前真的不能在真的家,心中多有惆怅。
他看着照片中父母的样子,心中有说不出的难受。
这一切都是真的,只不过发生在过去,已经无法改变。
但是未来在自己手中。
通过那通天大术他知道,未来是随机的,什么是都可能发生。
任何一个念想,一个动作,都会出现无数的分岔路口。
只要自己选择对了路,就还能与父母团聚。
“老爸老妈,咱们一家人,终究好会在见,我向你们保证。”
郑拓放下照片。
走出房门,锁好。
一切都显得是如此和谐。
某公园,大湖前,扑通。
郑拓以一个非常优美的姿势落入水中。
开始他并未感觉到什么,但随着时间推移,他感觉有水涌入口中。
他呼吸困难,然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在迷迷糊糊之中,郑拓缓缓醒来。
他感觉自己浑身僵硬,似乎被人捆绑的结实。
他缓缓睁开双眼,看向四周。
山谷还是那个鸟不拉屎的山谷。
岩石风化,大风吹起,所有的一切看上去与记忆中一模一样。
郑拓心念一动,自己的力量竟被封印。
只不过这封印对他来说并无作用。
催动至尊之力,将那封印瞬间接触。
封印接触瞬间,有身形当即脚踏虚空出现场中。
烛九阴用一种看鬼的目光看向郑拓,那眼中索要表达的,全是什么鬼。
“你……你怎么做到的?”
烛九阴脑瓜子嗡嗡作响。
竟然有人能从轮回井的时间长河之中归来,这个家伙什么情况,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没什么,过去多久了。”
郑拓询问。
“三天!”
烛九阴本根的回应,随后他感觉不对。
“告诉我,你是怎么回来的。”
烛九阴询问,想要知道真相。
郑拓则是身体一动,将那捆绑自己的岩石外壳挣脱。
“你解开封印了!”
烛九阴的声音高了八个度数。
意外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不用惊讶,有些东西,终究会有意外。”
郑拓抬手,打出两道光。
白麒麟与魔蝎老祖,当即被解禁出来。
二者被解救,状态明显与郑拓不一样。
二者完全处于迷茫之中,眼中一片白光,看来是指望不上了。
抬手一挥,将二者打晕,收入乾坤袋中。
这两个家伙好事打晕好,省的一会儿给自己添麻烦。
“无面,你很有趣!”
烛九阴开始正视郑拓。
他的手段已经很强,但这叫无面的家伙似乎更强。
其如一团迷雾,其中随意露出些东西,都叫人浮想联翩,甚至心生恐惧。
他自然不怕,身为烛龙,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让他害怕的东西。
他只是对郑拓十分重视,将其视为自己的对手,仅此而已。
“烛九**友,你的轮回井很不错。”
郑拓对这轮回井非常喜欢。
这东西运用好能够踏足时间长河。
畅游时间长河,这种事想象都会有巨大收获。
虽然无法改变时间成河中的任何事,但是能够在其中学习。
如鲲鹏祖师一般,将自己葬在其中学习,让自己的修行更加圆满。
“当然,我也觉得我的轮回井很不错。”
烛九阴警惕。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凭你的因果是无法承受轮回井反噬的,返回过去是要付出代价的,那代价,你无法承受。”
烛九阴警告郑拓,不要打轮回井的主意。
“低价,当然,如此神物,有代价很正常,那是什么代价,我倒是想要听听。”
郑拓并不着急。
这轮回井当真是好东西,多多了解,回头抢过来后,自己才好运用。
“什么代价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不要打轮回井的主意便好。”
烛九阴并不傻,他已经预感到郑拓要出手,抢夺轮回井。
但是他也并不担心。
轮回井不是谁都能获得的,或者说镇压的。
这东西只能存在于轮回之海中,根本无法移动,更别说抢走。
“这有些难办啊!”
郑拓拥有敲打着额头。
“难办就不要办,我可以放你离开,走吧。”
烛九阴让郑拓离开,并不想与郑拓有过多对决。
“放我离开,我并不觉得你有如此好心,我离开的路,恐怕又是陷阱,所以,我决定了。”
郑拓说着,瞬间出手。
鲲鹏法施展天下极速,瞬间杀到烛九阴身前。
烛九阴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环境被郑拓抓住肩膀。
“烛九**友,对不起了。”
郑拓当即出手,一拳轰在烛九阴肚子之上。
嘭……
闷响袭来,烛九阴感觉整个人差点爆炸。
腹部传来一阵举动,差点晕歇过去。
“在来!”
郑拓见烛九阴没有晕过去,继续出手,对其攻杀,是要将其敲晕过去。
“给我滚!”
烛九阴暴怒,全力出手,当即将郑拓震退。
他转眼化为本体,巨大的烛龙出现。
“光明降临!”
烛九阴额头的眼睛散发出阵阵光芒。
那光竟然是光属性灵气。
只不过这光属性灵气,并没有他的纯正。
“你还真是让我意外啊!”
郑拓对烛九阴越加感觉到强大。
光对他无用的,身形一动,杀向烛九阴。
他要对这烛九阴进行搜魂,知道关于此地的一切信息。
只有这样,他才能知道如何将这轮回井取走。
全力出手的郑拓狂暴无匹。
催动鲲鹏法,施展真龙法,双法催动,所向无敌。
打的烛九阴浑身没有一处好地方。
烛九阴傻眼,这货怎么会如此强大,简直没有理由。
我可是烛九阴,龙族中也是能排上号的存在。
怎么遇到这货,竟被打成这个样子。
烛九阴不服,欲要反抗。
但下一秒。
他感觉自己不受控制的瞟了起来。
郑拓双手抓住烛九阴的尾巴,双臂一晃,白万钧之力。
烛九阴当即在郑拓手中宛若一条小蛇,被轮起来狠狠砸在地面之上。
轰……
整个山谷颤了三颤。
这山谷的地面也不知道是什么石头铺衬,竟然坚硬无比。
面对烛九阴这般撞击,愣是一点事儿也没有。
反观烛九阴,浑身鳞片炸裂,跟崩爆米花一样,鲜血流淌,染红大地。
整条龙翻和白眼,差点没挂掉。
“混蛋!”
烛九阴口中咒骂,欲要反抗。
“竟然还没晕过去!”
郑拓见此,当即双手抓住龙尾,继续将烛九阴当成小蛇,猛砸地面。
嘭……
嘭……
嘭……
震耳欲聋的声音不断出来,整儿山谷烟尘四起。
烛九阴被砸的拆弹背过气而去。
纵然如此其竟然一声没有喊叫,坚韧的模样,比白麒麟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无面,你终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烛九阴知道自己打不过郑拓,索性不打。
他咬咬牙,试图自爆,让自己毁灭。
我堂堂龙族烛九阴,就算是自爆,也不受这份儿屈辱。
烛九阴的倔强被郑拓看在眼中,不得不说,龙族的高贵血统,让人尊敬。
就算自爆,也不受辱。
夏茗悠
可惜。
他面对的是郑拓这个传奇。
一个非常特别的家伙。
“我没有让你死,你怎么可以死呢!”
郑拓声音传来。
“禁仙九封。”
烛九阴之感有一股电流瞬间从自己身上穿过,下一秒,他那想要自爆的力量,瞬间封印。
踏踏……
郑拓双脚落在烛九阴硕大的龙头之上。
“烛九**友,你放心,我不会将你斩杀,因为我知道,你刚刚选择自爆,其实是为了唤醒本体。”
“你既然知道,还敢对我如此,就不怕我本体此刻出世,将你斩杀。”
烛九阴回应郑拓,不卑不亢,底气十足。
“当然当然当然……”
郑拓点头,“我当然相信你的本体有实力干掉我,这一点上我从不怀疑。”
“既然如此,你还敢封印我!”
“两码事,你应该知道,有些事,你我就算明明知道有问题,却还要去做,这就是人生,这就是命,对吧。”
郑拓手中乌光弥漫,印在烛九阴硕大的头颅之上。
“我不信命,我只相信我自己,无面,你这般做会给自己带来灾祸,我向你保证。”
“好了好了,你是第一个与我说这种话之人,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这种话郑拓已经听过无数次,可惜还没有一人成功。
“不要反抗,很快的。”
郑拓直接对烛九阴搜魂,下一秒,郑拓面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