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第1076章 戰鬥吧,與先祖一起鑒賞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小說推薦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查尔斯以前看《人与自然》的时候看过非洲大草原上角马迁徙的画面,从空中看去,那角马群无边无际,势不可挡。
城墙外边到几公里外山脚边的空地上全是死灵散发出来黑雾,淡淡的黑雾下亮着一对对惨白的火焰,犹如夜幕星河,那是无数死灵眼眶中燃烧的灵魂之火。
恐怕南边方圆上千公里内还在冬天里活动与冬眠中的动物都被变成了死灵,而且都来到了这里。
现在查尔斯感觉自己就像是站在蹄声隆隆的大草原上,无数的角马朝着自己涌来,下一刻就要将自己踏作春泥更护草。
荣格摸出了一盒雪茄,跟卡内尔瓦等几位上了年纪的酋长分了,他说道:“我经历的战斗不多,但听说过不少,恐怕按面积来作为敌人数量单位这种事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他的战斗经验还是欠缺,莱芙因为呆在这里感到头疼,于是就拿着戴安娜新做的特大号死灵探测器到外面侦察去了。
没了这股强大的力量,让他对接下来的战局有点担心。
卡内尔瓦吸了几口雪茄,然后问道:“您说我们打赢了之后能不能变成故事里的主角?”
“肯定可以啊。”荣格吐了一口烟,渐起的北风瞬间将烟雾吹散在天地之间。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另一边,戴安娜已经拿出了龙魂法杖准备加入战斗。
她一开始还打算找出死灵的头领在哪里然后进行斩首行动,但面前这一大片死灵聚集起来后几乎成为一体,探测器上全线飘红。
“哎……”她用胳膊碰了碰查尔斯,“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查尔斯正在用皮绳把许久未用的大刀在右手上捆牢,他想了想,说道:“等打完了这一仗,我就要回老家过年了。”
要不是这里后来才建的城墙才十来米高,摔不死这货,戴安娜就把他给一脚踢下去了。
死灵的战术有个特点,就是对实力强大的生物情有独钟,他们最喜欢就是猥琐发育一波低级兵种,再靠着数量优势把强大的生物拉下水。
跑到这边的死灵估计等级不高,或者智商底子太薄,战术上没有什么变化。
查尔斯有办法较为轻松地削弱敌人大半的实力,但他不会这么做,他和灵梦之间有了默契。
很明显,这次是灵梦给这些克文人的一次“高考”。
以灵梦的脾气,考过了他们的好处大大的,考不过就没戏,下次考试不知道得等多少年以后了。
如果查尔斯用尽全力在天空之中招出一大片通向火元素界的空间门,炙热的火元素自然可以将大部分死灵给烧得灰飞烟灭,但是那只是他的分数,不是克文人的分数。
一个民族的崛起需要经历血与火的洗礼,查尔斯是这么对自己说的,自己只能施以援手,但不能越厨代庖。
死灵们越来越近了,它们向活着的人散发着对死亡的恐惧。
在空间门,不少意志不坚定的人被这种恐惧所击倒,扔下武器往后逃走。
查尔斯看了看周围,身边的战士们没有受到一丝影响,反而隐隐露出兴奋的表情。
死亡啊,对其他人来说是恐惧,但对雪林里的战士而言却是一种升华。
一阵琴声飘荡在城市上空,米卡坐在城墙的中央,两边是八万名战士。
城市里能拿得起武器的人都站在城墙上,或是在墙后待命。
一头短发的米卡膝盖上放着一把刚做好的木琴,琴上那十根琴弦所用的是她灰色的长发。
这琴的声音很特殊,响铃一般的乐声在整座城市的上空飘荡着,倾诉着,盼望着。
荣格把抽完的雪茄扔下城墙,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严肃。
这琴声中蕴含着他熟悉的神力,而这股力量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卡内尔瓦他们抽完雪茄之后就散了,酋长们回到了各自的部落,部落里的祭司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同一时刻,所有的酋长与祭司随着空中的琴声唱起了古老的歌谣。
一个小节之后,无论是城墙上的战士,还是城里的人,所有人加入了这场前所未有的大合唱之中。
这歌所用的不是通用语,而是一种古老又特别的语言,戴安娜在歌声中感觉到自己犹如身处时间长河之中。
她看向了查尔斯,发现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身上突然开始散发淡淡的白光。
查尔斯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颤抖,在共鸣,一股前所未有,而且无比陌生的能量在灵魂之中出现。
这股能量真实存在着,但又很飘渺,让他无法抓住。
城市上空的琴声与歌声愈发浑厚,每一个音节都重重地撞击在查尔斯的灵魂上。
那股神秘的力量渐渐增强,它每增强一分,他灵魂的颤抖就愈加激烈。
突然间,查尔斯明白了什么。
在灵魂层面上,他朝着那股力量伸出了手,那股力量的一角变成了一只婴儿的手,最终两只手握在一起。
那只小手很冰冷,但他在查尔斯的大手中渐渐暖和了起来。
这股飘渺的力量随着温度的上升而渐渐升华,与查尔斯的灵魂彻底融为一体。
这一刻,查尔斯明白了,自己不是投胎型的,而是死亡夺舍型的,刚才那一个就是自己这具身体原本主人死去的灵魂。
随着两个灵魂彻底的融合,查尔斯感觉到这个世界在自己的感觉中变得不一样了,好像有些近视却一直没戴眼镜的人突然戴上了合适的眼镜一般,一切都愈加鲜活了。
城市中的气氛已经变得极其沉重,一股沉甸甸的力量压在每个人的心头。
就在某个节点,这气氛突然一变,心头的巨石突然碎裂,人们感觉自己身处充满了喧嚣与愉悦的盛大宴会之中。
空气中好似充满了狂野的笑声,那是战士们在胜利之后发自内心的喜悦。
一个个散发着白色光芒的人影缓缓出现在周围,有男人,有女人,均是身材健硕、能征善战之辈。
这些人影和克文人一样,穿着厚厚的皮毛衣服,拿着粗重的武器,脸上的战纹闪着光芒。
千百年来,无数战斗在雪林里的克文人战士死后灵魂沉眠于这片土地之上。
当生死关头来临,先祖之魂醒来了,与子孙们一同向敌人发出不屈的怒吼。
琴声与歌声变得越来越激昂,战士们身上的战纹亮起,在他们的身边,先祖之魂渐渐凝实。
星光点点的雪白光芒从先祖之魂身上流出,将子孙们笼罩其中。
这光芒愈发浓厚,最后一片散发着白色星光的白色雾气将魂与人笼罩起来,紧紧联系在一起,就像父亲抱着襁褓中的孩子。
但这还不够,米卡身上的战纹全部亮起,拨弄琴弦的手指出现了残影。
琴声犹如暴雨的雨点密密敲击在战士们的灵魂上,战士们感受到身体里的力量越来越强大。
“吼!”
几乎同一时刻,数万战士与无数先祖之魂一同发出震天怒吼。
白色的雾气瞬间爆燃,白色的熊熊烈火散发出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横扫天地之间,让世间无数强者为之心颤。
卡内尔瓦高高举起了手中用魔兽骨骼制成的大酋长权杖,在他的身后,两位先祖之魂相貌和他十分相似。
在父亲与爷爷的灵魂注视下,卡内尔瓦猛地将权杖向前挥出。
对克文人而言,城墙不是用来防守用的,而是进攻的出发点。
数万克文人战士跃下城墙,一时间城墙变成了白色的火焰瀑布。
战士们挥舞着武器,与先祖们一起撞进离墙根不到五十米的死灵之中。
黑色雾气瞬间被白色火焰巨浪吞噬了一大片。
战士手中的武器无可阻挡,任何骷髅挨上一下瞬间炸成骨粉。
先祖之魂所过之处,死灵头骨之中的灵魂火焰像是挨巨石砸中的史莱姆一般瞬间炸裂,点点火星最终湮灭在四周白色火焰之中。
查尔斯也在人群之中,他身上的战纹散发着橙红色的光芒,不停地砍杀着面前的骷髅。
米卡依旧坐在城墙上,琴声已经变了。
手持新式武器的五千战士分成了五组,哪里遇到硬茬子,他们就在米卡琴声的指挥下增援哪里。
除了米卡,荣格也站在城墙之上。他此时已经知道,这是属于克文人自己的战争。
黑雾遇到白焰,就像是黑暗遇到光明,瞬间大片大片的消融在天地之间。
然而死灵的援军无穷无尽,无数的死灵越过高山,奔过峡谷,黑色的潮水涌进了战场。
战线顿时焦灼起来,不知最终是黑潮扑灭白焰,还是白焰蒸发黑潮。
战线顿时僵持了下来,白焰犹如一道巨大的堤坝,将代表着死亡的黑色潮水牢牢挡在那里。
一只只火焰巨龙腾空而起,然后一头撞进了死灵群中,将无数死灵烧成了灰烬。
一个巨大的黑影突然从远处的死灵群中腾空而起,它是一只翼展十多米的巨鹰,漆黑的暗元素组成了它的羽毛。
死灵巨鹰在空中盘旋了一圈,瞄准了人群之中刚释放魔法的戴安娜扑去。
就在此时,后方集结好的持枪战士们将密集的弹雨洒向这个为这片土地带来灾难的罪魁祸首。
当做诱饵的戴安娜亦挥舞龙魂魔杖,魔杖顶端射出一条条火焰锁链试图将它拉到地面。
死灵巨鹰顿时中招,身上被打出一片片骨粉。
但能掌握这么多死灵的巨鹰已不是弱者,只见它瞬间变相加速,不但脱离了伏击圈,更是以音速朝着城墙上的米卡冲去。
米卡临危不乱,她以极快的速度拨动着琴弦,一道道画风不怎么对的神力攻击瞬间布满了身前的空间。
死灵巨鹰见势不妙想向上避开,只是米拉的攻击来得比它预料之中的更快,它向上飞时露出的腹部完全暴露给预判到它飞行路线的米卡。
距离米卡前方五十米的地方顿时出现一条白与黑交织的路径,原本被打得遍体鳞伤的死灵巨鹰在空中化作了天地间的骨粉与碎骨片。
敌酋被斩,战场上顿时有了变化。
有的死灵呆在原地,有的想跑但四周都是同类无路可逃。
白色火焰中顿时爆发出一阵狂吼,战士们朝着依旧无边无际的黑潮发起了冲锋。